第二十五章 烈火之毒

作者:小刀锋利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大符篆师最新章节第二十五章 烈火之毒
热门小说推荐: 我欲封天 莽荒纪 魔天记 玄界之门 符皇 仙碎虚空 仙路争锋 飞天 造化之门 大泼猴 修神外传 大道独行 申公豹传承 少年医仙 山神
眼前应该是一座庄园!

    占地面积巨大,林木葱郁,花草繁盛,远处还有大大小小一片湖泊群,如同泽国一般。

    充满灵气的空气清新到极致,给人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车子停在庄园门前,白?#28872;?#19979;车之后,?#34892;?#22909;奇的打量着这里。

    “这里?#21069;?#33457;城最顶级的住宅区,最小的一套别墅,价格都在三亿以上。”姚谦轻声说道:“这套更是超过了三十亿!”

    白?#28872;壩行?#21643;舌,这种偏僻到爆炸的?#35760;?#31455;然这么贵?

    而且,白?#28872;?#21482;看见这一座庄园,其他的房子在哪?他也没看见。

    这时候,一辆车从庄园里缓缓开出,大门?#36828;?#25171;开,车子开到两人面前。

    从车上下来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老者,穿着一身正装,带着白色的手?#20303;?#22836;发?#34892;?#33457;白,但身材保持的很好,龙行虎步,一双眼非常有神。

    先是对姚谦淡淡点点头,随后目光落在白?#28872;?#36523;上,审视般打量几眼,微微皱了皱眉。

    “是他么?”

    姚谦露出谦逊的笑容:“是的,孙管事,就是他。”

    “符医?有点年轻啊,能画符?”孙管事上下打量着白?#28872;埃?#30524;神中带着质疑。

    如果?#30343;?#23002;谦这些年积累下来的名声和信誉,恐怕孙管事的质疑会更直接。

    “有志不在年高嘛。”姚谦笑着说了一句,然后小声说道:“刚刚城里那场骚乱,帮助城卫军解决掉黑幽灵的人就是他。”

    “哦?”孙管事?#34892;?#24847;外,随即点点头,干脆利落的道:“跟我来吧。”

    白?#28872;?#36319;姚谦上了车,行驶了大约七八?#31181;櫻?#32469;过巨大如同城堡的主体建筑,来到庄园深处湖畔的一栋小别墅前。

    “到了。”孙管事说着便下了车,对着从里面走出来的一个年轻女子微微点头:“小姐,人带来了。”

    刚下车的白?#28872;?#19968;抬头,顿时愣住,跟那年轻女子异口同声道:“是你?”

    “你怎么来了?”孙岳琳眼中?#34892;?#24778;喜,声音瞬间变得柔?#25512;?#26469;:“你是想通了吗?”

    孙管事在一旁微微一怔,眼神狐疑的在两人身上瞟了一眼,心说想通什么?#31354;?#23401;子年龄有点小吧?难道小姐?#19981;?#36825;种类型的?

    白?#28872;?#25671;摇头:“孙校长,我是来给人治病的。”

    “治病?你么?”孙岳琳脸色很精彩,然后看着一旁的孙管事,笑道:“九叔,你从哪把他?#39029;?#26469;的?他会治病?”

    “小姐认识他?”孙管事问了一句。

    “当然认识,一中的高一学生,符篆师班的。”孙岳琳看着白?#28872;?#35828;道:“我想让他来百花艺校培养他做明星,被他给拒绝了。”

    如果?#30343;前啄烈?#38271;得帅,孙岳琳肯定不会这么介绍,绝对会把白?#28872;?#31934;神力只有二十的事情给抖搂出来,然后把他当骗子给赶出去。

    “孙校长您好,我是中介师姚谦,现在?#21069;啄烈?#30340;经纪人。”姚谦开口说道。

    “姚谦?我听说过你,你?#30340;?#26159;他的经纪人?”孙岳琳微微皱了皱眉,看着白?#28872;埃骸?#20320;?#30343;撬的?#19981;想当明星吗?怎么连经纪人?#21152;?#20102;?”

    “只有明星才能拥有经纪人么?”白?#28872;?#22855;怪的看了孙岳琳一眼:“另外,他是我的合伙人。”

    孙岳琳笑起来:“行,白同学,你长得好看,说什么?#32423;浴?#36208;吧,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大符篆师是怎么给老头子治病的。”

    白?#28872;?#20043;前也没问姚谦给他找的病人什么身份,没想到居?#30343;?#23385;校董和孙岳琳的父亲,还真是巧啊,有点小紧张了。

    这栋别墅外面看着不大,但内部空间并不小。

    一进门便是一个挑空的客厅,巨大的水晶灯高悬,古色?#30036;?#30340;祖龙风格装修,奢华中带着一股厚重?#23567;?br/>
    沙发上坐着一个看上去也就三十多岁的青年,留着寸头,双眼特别有神,跟孙?#21307;?#24351;长得很像。

    “爸,人来了。”孙岳琳冲那青年一笑。

    这么年轻?

    白?#28872;般读?#19968;下,再看看孙岳琳,觉得两人年龄好像差不太多。

    完全不像是父女,倒更像是?#32622;謾?br/>
    ?#36824;?#20063;没敢问。

    女人好像?#38405;?#40836;这事很在意,他在大漂亮那吃过很多次这种亏,早就学乖了。

    沙发上的青年打量了一眼白?#28872;埃?#35828;出跟白?#28872;?#19968;样的想法:“这么年轻?”

    姚谦在一旁赶忙说道:“孙先生不也是少年成名?#31354;?#19990;界总会出现天才的呢。”

    “哈哈,我已经老喽。”青年中气十足的笑起来。

    看上去,似乎并?#30343;?#20010;难打交道的人。

    ?#36824;?#19979;一刻,青年的一双眼中,露出两道鹰隼般有若实质的?#20384;?#20809;芒,盯着白?#28872;?#36947;:“小?#19968;錚?#20320;会治病?”

    白?#28872;?#24456;是干脆的摇头:“不会。”

    在其他人?#33618;?#21453;应过来之前,又接着道:“我只会画符。”

    “有点意思,那你可知道,我有什么病?”青年再次问道。

    “爸……”孙岳琳不想吓到白?#28872;埃?#22905;还没完全死?#21738;亍?br/>
    青年没理会孙岳琳,?#30343;?#30447;着白?#28872;?#22312;看。

    白?#28872;壩行?#22855;怪的看着他:“都说了我不会治病,只会画符,有什么病,您得告诉我呀?”

    姚谦在一旁一头冷汗,心里面直打鼓。

    到现在他已经?#34892;?#25343;不准把白?#28872;?#24102;到这里究竟是对是错了。

    这小子胆子真大啊!

    初生牛犊不怕虎,无知者无畏。

    就是不知道他知道了孙先生身份之后,还有没有这种直面孙先生压力的勇气?

    “哈哈哈,你说得对,怪我。”青年一?#21738;?#38376;,爽朗的笑起来,然后说道:“我深受烈火之毒困?#29275;?#24050;经十三年了,你有办法解掉吗?”

    烈火之毒,典型的属性毒素。

    中这种毒的人,基?#20928;?#19981;了太久。

    任谁经脉里有一团去除不掉的火,?#25214;怪?#28900;,也都坚持不住啊。

    而这位孙先生,中毒十三年,看上去竟依然与常人无异?

    这个有点厉害了!

    白?#28872;?#24819;起符篆师宝典上医术篇的那些记载,张口就来。

    “中烈火之毒通常?#20174;?#19977;种可能,第一种,是在跟灵战士的战斗中,中了对方火属性的攻击,受伤之后,烈火元素进入身体;第二种,是攻击型符篆师的火属性符篆;最后一种,是神族的火系神通所导致。”

    有点学问!

    青年眼睛一亮,眼前这帅得不像话的少年,至少是懂点东西的。

    因为就连很多符篆师,都未必能掌握这些信息。

    这就像教体育的不懂数学,不知道也?#30343;?#20040;稀奇的。

    孙岳琳和孙管事也都精神一震。

    这么多年了,以孙家的财力,自然请过大量符篆师,能准确说出烈火之毒来源的倒是不少,但这么年轻的,却是头一个。

    ?#30343;?#24515;中都不敢抱太大希望,失望的?#38382;?#22810;了,就不?#30097;?#27714;什么了。

    姚谦则是松了一口气,站在一旁,心里面踏实一些,至少没在第一关掉链子。

    青年点点头:“都坐下说吧。”

    等到众人坐下之后,青年看着坐在一旁单人沙发上的白?#28872;埃?#38382;道:“那你猜猜,我这烈火之毒,是属于哪种情况?”

    白?#28872;?#21313;分肯定的说道:“第二种或者第三种。”

    “这么肯定?”青年笑眯眯的,眼里却多?#24605;?#20998;认真。

    白?#28872;?#28857;点头:“战士的攻击,由外而内,如果您的伤来自灵战士的火属性武技,那么受伤之后,多半会表现在外伤上。但哪怕是十分强大的灵战士,也很难让自己的属性攻击持续太长的时间。”

    “除非对方是顶级强者,才能让攻击留存在对方身体里很多年,可若是那种……”

    白?#28872;?#30475;着青年,直言不讳的道:“您可能早就死了。”

    ?#20843;?#20197;?#33618;?#26159;后两者,要么是符篆师,要么是火属性的神族人,只有这两种攻击,才是由内而外的。”

    真敢说话啊!

    姚谦脸色瞬间?#22253;住?br/>
    孙管事微微皱眉,他特反感有人把死这个字安在孙先生身上,假设也不?#23567;?br/>
    孙岳琳倒是一脸饶?#34892;?#33268;的观察着白?#28872;啊?br/>
    沙发正中的孙先生,面色不变,笑道:“你说得对,接着说。”

    “呃,还说什么?”白?#28872;?#30475;着孙先生:“您现在?#33618;?#21463;吗?咱们还是先治病吧。”

    “你现在就能治?”孙先生看着白?#28872;埃?#19968;双眼中,第一次露出?#33618;?#28129;淡的情绪。

    十三年啊!

    整整折磨了他十三年的烈火之毒,让他不得不在辉煌时隐退,不得不?#25214;?#25215;受着那种无时不刻的折磨。

    最痛苦的时候,这位性情坚毅的强大灵战?#21487;?#33267;想到过自?#20445;?br/>
    如果?#30343;?#39592;子里那份骄傲和坚?#20572;?#22914;果?#30343;巧?#19981;得一双儿女,如果?#30343;?#36824;有太多未完成的事情,他可能真的早就挺不住了。

    这些年来,孙家发动巨大的财力和人力,就差求医求到另外两个帝国去了!

    但?#19978;?#30340;是,擅长医术的符篆师本身就少,能够治疗他这种体内积累毒素的……更是无?#35748;?#32570;。

    八千多年前那一场大战,打没了太多传?#23567;?br/>
    孙恒更是很清楚,他这种伤,就算是在远古时代,那个符篆师辉煌灿烂的年代,也?#33618;?#20040;好治!

    眼前这少年学识真的很不错!

    但孙?#24867;园啄烈?#26159;否能够治疗自己,几乎是没报什么希望的。

    紫云星专攻医术的大宗师级符医都束手无策的难题,?#19978;?#26143;上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解决?

    “我手头的?#29287;?#19981;行,来之前也不知道您的具体情况,所以我只画了一张净化符……但刚才还给用了。”白?#28872;?#35748;真说道。

    ?#36824;?#22312;场的几个人,脸色瞬间都垮下来。

    包括姚谦。

    净化符?

    用没用都无所谓,它不算最普通的符篆,但也没有多神奇。

    专破控制、诅咒、剧毒一类的符篆。

    问题是,净化符能治病?能治烈火之毒?

    要是孙恒身上的烈火之毒可以用净化符解除,那他何必受这十三年折磨?

    早就治好了!

    “唉……”孙恒叹了口气,意?#27515;?#29642;的摆摆手:“?#28909;荒?#36319;小女认识,那就让她带你到处转转,一会在这?#36828;?#39277;再走吧。”

    孙管事看了一眼自家老爷,他平日里可没这么好的脾气。

    看来他还是挺?#19981;?#36825;少年的。

    ?#30343;?#23569;年人不知天高地厚,居然以为用净化符可以解决掉老爷身上的问题?

    简直太天真了!

    姚谦叹了口气,看样子孙家人不会追究白?#28872;?#30340;冒失,?#36824;?#22833;望也是在所难免的。

    白?#28872;?#30475;着孙恒,认真的道:“您?#30343;?#35797;吗?我的净化符很好用的。”

    孙恒?#35835;?#19968;下,露出?#33618;?#33510;笑,摆摆手:?#20843;?#20102;,还是?#30343;?#20102;吧。”

    孙岳琳已经有点不忍心听下去了,一方面心疼父亲这些年受的折磨,另一方面,也有点担心白?#28872;?#32487;续不知天高地厚下去会激怒父?#20303;?br/>
    站起身道:“小白,走吧,我带你出去转转。”

    白?#28872;?#19968;脸真诚的看着孙岳琳:“您家有画符的工具吗?我可以现在画一张。我的符跟别人的不太一样。”

    “够了。”孙管事沉声说道:“就这样吧。”
热门小说推荐: 道命 西游之最强祖师爷 修真法师行 大侠逍遥行 寻梦修真记 极品大散仙 仙帝狂宠:重生校花不好惹 诸天归来之剑起葵花 我修仙会加点 沧漓剑歌 天河修仙传 我?#30343;?#21073;魔 武侠之这个男人有点坏 穿越之乱世侠侣 吞仙童子
英超直播吧360
棋牌开发什么赚钱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值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澳客网 陕西快乐十分预测号码 安徽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卖码报 江苏时时彩走势图表 澳洲幸运10现场开奖 湖北11选5前直选遗漏 福彩3d跨度走势图2019 双色球特码诗 彩票投注手机平台 让分胜负负2 北京28官方开奖 围棋厚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