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都是天下父母心

作者:夹袄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三界好公仆最新章节第327章 都是天下父母心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五道口的女生宿舍是四?#24605;洌?#19978;床下桌,每人还配备了一个超大的储物柜。

    床头上都贴着名字。宁无双的床位在左侧靠窗位置。

    两名学生干部径直把?#27597;?#34892;李箱拉到宁无双床前,拍拍手回头看向刚进门的李秘书,这波儿表现算是功德圆满了吧?

    宁无双拉着一个行李箱,背着一个双肩包,溜溜达达地跟了进来,碰见人就微笑点头打招呼。

    看来另外三名舍友早到了,房间里还站了?#27597;鮒心?#30007;女,是两个舍友的?#39029;ぁ?br/>
    二十余平的房间其实不算小,设计也很合理。床宽?#23478;?#31859;,桌宽约半米,床梯呈弧形向上扩展,整个跟吊铺似的。效果就是床面还在普通人头顶上,地面空间显得特别宽敞。

    再宽敞的地方,人多了也挤。

    好在空调开得大。宁无双站在床边上,打量着家具陈设,心底下还是?#34892;?#20852;奋的。

    新生活开始了哦!

    “你就是宁无双同学吧,你好你好!阿姨跟你商量个事儿,我家宁宁睡觉轻,想跟你换个床位,你看可以吗?希望你们相处得愉快,同学之间要搞好团结哦。”一个烫了波浪头的?#24515;?#22919;女走向宁无双,脸上堆起了笑容,语气却是居高临下,?#32622;?#26159;我屈尊纡贵跟你说话,你要搞搞清楚,别给脸不要?#22330;?br/>
    “妈妈!”她家宁宁一声娇嗔,貌似嫌其母多事,或者是手段简单?#30452;?#20102;些。却也没有追过来拉走其母,或者直接明确拒绝。想来换到靠窗的位置,趴在床上低头看窗外,心情应该是不错的。

    “阿姨好!”宁无双很有礼貌地回应,睡觉轻跟靠门还是靠窗有关?#24503;穡?br/>
    转身打量了一下坐在同侧隔桌前的宁宁,?#32422;?#22905;的父亲,一个短袖白衬衣,深蓝色西裤,笑容谦逊又矜持的?#24515;?#30007;人。

    宁无双不由得想起了飞机上遇到的赵?#22659;ぃ?#34429;然这位没有大背头,裤腰带也没扎得那么高。

    对过靠窗的床边上,也站着一对?#24515;?#30007;女,比这边的一对?#38405;?#38271;些,就算是中老年吧。中老年男人就让宁无双想起了钱老板,虽然他身边没带着小蜜,这个珠光宝气的中老年妇女脸上写了原配。

    中老年男人呵呵呵笑得豪爽,中老年妇女则隐约地翻了个白眼。

    他们那儿不也是靠窗的床位吗?

    宁无双不清楚此前发生过什么,或者是宁宁的母亲已经被拒绝了一回,或者是她没敢轻举妄动。

    如果我拒绝换床,这位男?#39029;?#24212;该是乐见其成的,女?#39029;?#21017;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或者是商不与官斗?

    我是被两个志愿者学长学姐送过来的啊,没有?#39029;?#38506;同,好欺负呗。

    另一个没有?#39029;?#38506;同的舍友,一直低头坐在对过靠门的桌前玩手机,匹夫无罪。

    宁无双突然想了起来,这位舍友的双肩包上卡着一只粉红色卡通小马,她的拉着两个行李箱背着大背包穿着领口显黄的圆领汗衫的父亲呢?

    还真是巧啊,当时宁无双正坐在加长豪华轿?#36947;錚?#36824;略微感慨了一番。

    结论是自家?#31995;?#24212;?#27809;嵐言?#39046;汗?#32769;?#24178;净些。

    ?#35805;言?#39046;汗?#32769;?#24178;净的父亲,把女儿送过来就离开了吧。不知道是送到了楼下,还是送进了宿舍里。

    或者还会找个隐蔽的地方?#23545;?#22320;观察吧,天下谁知父母心?

    总是把最好的留给孩子,不肯给孩子造成一丁点儿坏的影响。

    这位低头刷手机的舍友,自卑想必是难免的,也完全可以理解。

    心性如何就有待于考证。

    贫穷未必良善,富?#24418;?#24517;有德,刷手机耽误不了听话音……

    “谢谢学长!谢谢学姐!”宁无双对两个学生干部表示了?#34892;唬?#32780;后笑眯眯地?#26469;?#21521;三个舍友点头打招呼,“大家好,我?#24515;?#26080;双,来?#22278;?#28023;,见到你们很高兴!”

    对过靠窗的女生热情回应,“你好,我叫胡雅娴,来自湘?#24076; ?br/>
    对过靠门的女生迟疑了一下,终于小声说道,“我?#24615;?#34174;,来自桂西,很高兴认识你……们!”

    旁边靠门的女生懒洋洋地回应,“我是原宁,苏湖人。”

    “宁无双同学?”原宁的母亲又往前走了两步,这是个压迫性的距离,很明显她需要一个答案,不容搪塞,不容拒绝。笑容更假了,气势还在上升。

    “还真是巧啊!”宁无双乖巧地赔笑。

    “啊,巧吗?哦,我家宁宁?#36213;?#24179;原的原。你也经常被称作宁宁的?#23458;?#22788;一室是缘分,你们要搞好团结哦!”原母觉得有门了,这小姑娘好像还算懂事的。

    换床是客观需要,其实也是帮着宁宁立威。

    从幼儿园到高?#26657;?#23425;宁一直读最好的学校,原母的手?#25105;?#19968;直卓有成效。

    “啊不,我是说我睡觉也轻。”宁无双把双肩包脱下来,轻巧地放在桌上,脸上笑容不变。

    原母的笑容却僵在了脸上,终于嘟嘟囔囔地后退?#24605;?#27493;,突然就凶了起来,?#34948;显?#20320;不是有两个同学在五道口当处长吗?联系一下,给宁宁换个床位,要不就换个宿舍,睡不好觉可怎么行!”

    被称作?#26174;?#30340;?#24515;?#30007;子顿了顿,“本来是想安顿好了再请他们吃个饭的。”

    “这么点儿小事都办不好,你好歹也是一局长吧!”原母咆哮。

    ?#26696;?#30340;啊。”原局长?#34892;?#25034;恼,却也没有发作,“这也叫个事儿吗?”

    这是事儿呢,还是找事儿呢?

    “我说上老?#30001;?#21543;,你非要上五道口!干死了,污?#23621;?#37325;,全是灰!在苏湖什么事儿不成,偏要跑这儿遭罪!学财经有什?#24202;?#22909;,偏要学什么生物……”原母指着原局长的?#20146;印?br/>
    “是宁宁?#32422;?#35201;上五道口的,也是她?#32422;合?#23398;生物的。”原局长后退了两步,躲一躲唾沫?#20146;櫻?#24182;且摸匀。

    “要是宁宁被人欺负了,我就跟你拼了!”原母终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气咻咻地?#30830;紜?br/>
    室内的气氛一度极其尴尬。

    包括宁宁在内的诸人,全都该干嘛干嘛,啥也没干的人也找点儿事干干,没准儿也有偷着乐的。

    宁无双则是明着乐,乖巧又有礼貌,自始至终都没有变过?#22330;?br/>
    原局长终于叹息着摸出了手机,莫把首都当苏湖啊!

    “您好,有什么事情请跟我说吧。”一直没告辞离开的李秘书微笑着转向原局长。

    “哦?您是……”原局长面带微笑转过来。这个年轻人有点意思啊,进门后一直笑眯眯地没说话,不动如山的样子。

    倒是让?#24605;?#30475;笑话了。

    “这位是李主任!郝校长的秘书。”学生会男干部第一时间上前介绍。

    “郝校长安排李主任带我们来帮宁无双同学办理报到事宜。”学生会女干部被人抢了先,当然也不?#20107;?#21518;,介绍得更详细些。

    争执起来以后,两个学生干部?#22836;?#24320;了,男干部站在宁无双旁边,女干部站在李秘书旁边,两人都睥睨着原母。

    “原来是李主任,?#19968;嶁一幔 ?#21407;局长当即热情伸手,好像刚才的尴尬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你们财务处的张处长是我的大学同学。”

    “这么巧啊!财务处归郝校长分管,我跟张处也是很熟的。”李秘书同样是热情握手。

    一如多年未见的老友在外地偶然相遇。

    原母浑身僵硬地站了起来,我做错什么了吗?

    啥主任都无所谓,秘书就很有所谓。

    五道口校长安排秘书帮一个学生办理报到手续?

    这个名?#24515;?#26080;双的女生,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34948;?#20027;任,?#19968;嶁一幔?#25105;叫胡传魁,?#32422;?#20570;点儿小生意。”那边胡雅娴的父亲胡老板也热情上前,给李主任递上了名片。

    “胡总,?#19968;幔 ?#26446;主任接过胡传魁的名片看了看,“您这生意可真不小!胡总,我没有名片,要不我给您留个电话吧。”

    “哦,哈哈,太有面子了!”胡传魁很珍惜地把纸条收了起来,然后又递名片给原局长,“原局,缘分呐,孩子是舍友,可能是一辈子的朋友,我们多联系!”

    “胡总,多联系!”原局长是带了名片的,?#30452;?#36882;给两人,当然也收到了李主任的纸条。

    李主?#20301;?#35748;真地看了看,“苏湖市?#26222;?#23616;?#26412;?#38271;啊,怪不得跟张处是同学呢。”

    “嗨,大学毕业后也是少见,?#36824;?#19978;回一起参加了部里的培训,又同了一回学。你们基建处的刘处,是我党校进修时的同学。”原局长也是个识做的,一时间相?#24178;?#27965;。

    期间,何青柏扛了一个大包进来。刚才他去找舍管阿姨?#37085;?#32479;一订制的床上用品,耽误了些时间。

    白浮云则没有跟着?#19979;ィ?#20141;亭玉立地站在楼门前的树荫里,或者在想?#32422;?#26159;不是也上个大学。

    倒是惹得众多新老男生探头探脑地多次路过。

    倒是没有敢上前搭讪的。

    五道口的猥琐?#26657;?#20063;是猥琐?#26657;?#21364;是聪明的猥琐?#26657;?#24046;距太大了?#22278;研位?#21834;!

    何青柏对新生报到情况很熟悉,进屋后没有搭理热情交谈的?#39029;?#20204;,直接把大包扔到了宁无双的床上,而后就脱了鞋子,熟门熟路地拽着床梯跃上去,开始叠被铺床。

    原母又震惊了一下,这是个什么情况,上大学还带了人伺候着?

    “相请不如?#21152;觶 ?#32993;传魁是做惯了大生意的人,虽然不至于见官第一头,却也不愿浪费跟官员熟悉的机会,没准儿啥时候就能用上了,“大家来自五湖四海,都是为了孩子!中午这顿我请怎么样,?#27597;?#23401;子也都带上,让她们互相熟悉一下!李主任熟悉周边的情况,要不您给个建议?”

    ?#26696;?#22825;吧胡总,郝校那边还有事情呢,我来时他正在洽谈一?#31034;枳手?#25945;。”李主任微笑拒绝,却也表达了谢意。

    “哦?”胡传魁当然也不强求,倒是对后面的信息挺?#34892;?#36259;的,毕竟官员嘴里没废话,“捐?#25163;?#25945;又是怎么回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宁无双同学的父亲,要给五道口捐一?#26159;?#24403;然,这跟宁无双同学的入学没有关系。宁无双同学是鲁东省理科状元,招生组好容易才抢来的。”李主任笑吟吟地介绍,说什么话都给人一种推心置腹?#27597;?#35273;。

    原局长对此深有?#24418;潁?#26524;然是大领导身边的大秘,说话密不透风。

    “哦!”胡传魁也是恍然大悟,“捐?#25163;?#25945;是好事啊!不知道捐了多少钱,居然要郝校长亲自去谈。”

    “其实是石仲悟院士联系的,我就听了个尾巴,好像是三五个亿吧?”李主任笑道。

    “哦!”胡传魁再?#20301;?#28982;大悟,却是没有后音了。

    谁不想给孩子创造最好的环境呢,三五个亿的话,貌似有点儿小贵了,刚才还觉?#31859;约?#36130;大气粗呢……

    原母就觉得今天身体很僵硬,硬得都喘?#36824;?#27668;来了。

    这么牛逼的学生,住什么学生宿舍啊,诚?#27597;?#20154;添乱的吗?

    五道口学子,果然都是牛?#38138;?#27888;的。

    ?#35828;?#26159;,不到首都不知道官小。

    市?#26222;?#23616;?#26412;?#38271;,在苏湖何事不成,何处不是高高在上。

    放在五道口,却是完全?#36824;?#30475;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只?#36824;?#26159;想给孩子创造个好的环境啊,我做错什么了我?

    明明是大富大贵?#24605;?#30340;孩子,装什么平头百姓啊,扮猪吃老虎就那么好玩的吗?

    你爱玩就玩呗,凭什么玩老娘我啊……

    Ps:“胡雅娴”、“yuelei146”、“原宁”,随手从粉丝榜上拉来的,冒犯勿怪。如有异议,可改。
热门小说推荐: 巨富女婿 魔都幻想 我家女友是巨星 ?#24605;?#19981;值得但你很值得 神秘生物图鉴 姜沫沫的七零穿书日常 香港1968 重生校园:死神少女,不好惹 宠婚99次:总裁大人请节制 我的日本文艺生活 我真的奶凶奶凶的 我是猫大王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霸宠豪门妖女 都市之六界裁决者
英超直播吧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