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不知我者谓我去球

作者:夹袄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三界好公仆最新章节第188章 不知我者谓我去球
热门小说推荐: 权力巅峰 宝鉴 官道无疆 校花的贴身高手 大鉴定师 神藏 都市藏真 道藏美利坚 天下珍玩 美利坚牧场 绝品天医 农家仙田 斗破之无上之境 文艺时代 极品小农场
“哎呦呦!我不活了!警察,我报警,他们打人,欺负我这农村妇女啊!”

    村长夫人一直躺在门口很安静,这时才连滚带爬地跑了过来,指着于乐唾沫星子狂喷,“我要告他们,勾结黑涩会,来了一面包车人,看把我儿子打的!”

    期间夹杂着各种污言秽语,?#30340;?#34255;马山恶毒下流俚语之集大成者。

    张大吉眉头紧锁,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报案人说的不是孤寡老人死亡吗,怎么还牵扯到混混儿了?

    在藏马镇,张大吉不大不小也算是个人物,不见得谁都怕他,总归是客客气气的。

    比他位高权重的?#35828;比?#20063;有不少,张大吉却也只是客客气气的。

    要说打心眼里就认为惹不起,甚至下意识地想躲避的人,那就只有于乐了。

    没承想,这事儿居然跟于乐有关?

    张大吉倒是相信,这位爷要想找几个街头混混儿利用一下,实在是再简单不过。

    至于藏马镇的黑涩会?

    我呸!

    于乐就无谓地笑笑,“警察同志,现场有七八十位目击者呢,都看得很清楚,你们?#30452;?#35843;查一下,多简单的事情。”

    “嗯,好!”张大吉果然知道怎么做事了。

    心底下甚至还暗含感激,您老这么理直气壮的,实在是太好了……

    一直暗中观察的云逸倒是觉得?#34892;?#21476;怪。

    事实一,张所长与于乐相熟。

    事实二,张所长畏惧于乐。

    推论一,于乐抓着张所长什么把柄,或者是救过,啊不,应该是饶过张所长的命。

    推论二,藏马山啊好风光……

    “你闭嘴!不要干涉警察办案!”张大吉指着村长夫人的鼻?#21451;?#26021;。

    “警察包庇坏人啦!你凭什么不让我说话,我说话犯了哪条王法……”村长夫人骂得更加来劲了,各种器官以及器官的深度融合喷涌而出,云逸今天可是长了大见识。

    白浮云刚才那一脚,力道掌握得出神入化。

    菠萝哥及其手下,其实也不爱狠打女人。

    再加上村长夫人皮糙肉厚的,此时已经满血复活,嘴里的痰?#25165;ǎ?#21520;在地上一大滩。

    “再骂我就把你儿子抓起来!”张大吉一声爆喝。

    村长夫人:?#21834;?br/>
    几个辅警分散开来,各自找了有代表性的目击者进行讯问。

    云逸也走进人群,随便找?#24605;?#20010;妇女了解情况。

    于乐一直矗立在人群垓心,脸上挂了悲天悯人的微笑,有如菩萨低眉,又如暖阳当空。

    百姓一如羊群。

    怯弱,盲从,认命,腹诽。

    如果在私下里都不敢说实话,那才是真的没救了。

    王易祥一家人,只是人渣罢了,他们代表不了父老乡亲。

    吊诡的是,现如今村官实行民主直选,绝对的一人一票,真民主,***。

    王易祥就是河西村数千村民选举出来的村委会主任,习惯称村长。

    而就于乐所知,七八成的村长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真的一选就灵吗?

    民主包治百病吗?

    “会不会很累……”姜晚轻轻地依偎在于乐身上。

    “任重道远啊……”于乐挠头苦笑。

    藏马镇人不如藏马山人那么亲,藏马山人不如皂户屯人那么亲,但终归都是我的父老乡亲。

    社会主义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任重道远。

    所以于乐才很有耐心地待在这里虚与委蛇。

    王易祥不值得教育,堂堂神祇在此,还不如降个?#30528;?#20102;他全家。

    河西村人却需要引导……

    现场百余各色?#35828;齲?#20063;只有姜晚了解于乐,理解于乐。

    甚至有一?#25351;?#35273;,这些人在于乐心?#26657;?#23601;如子侄一般。

    知我者谓我心?#29301;?#19981;知我者谓我去球。

    于乐轻轻地拍打着姜晚的后?#22330;?br/>
    那边,云逸从人群中返回,蹲在小媛的身边,握住了她那脏兮兮的小手,温柔地问道,“小朋友,你能听懂阿姨说话吗?#20426;?br/>
    一身挺括的警服,在小朋友面前还是好使的。

    小媛迟疑着点了点头,另一只手继续吃面包。

    “你以前见过这个阿姨吗?不是今天,是以前。”云逸指着白浮云问道。

    小媛摇头。

    云逸又指向姜晚,重复提问后又指向牛犇,小媛全是摇头。

    指向于乐时,小媛终于点头了,缓慢而坚定。

    于乐就慈眉善目地傻笑。

    小媛好像是个哑巴?

    “你看见这个叔叔时,你爷爷在家里吗?#20426;?#20113;逸问道。

    小媛摇头。

    “你看见这个叔叔时,是好些天以前吗?#20426;?#20113;逸又问。

    小媛点头。

    “你看见这个叔叔时,你爷爷还好好的吗?#20426;?#20113;逸又问。

    小媛点头。

    “你爷爷不在了,你愿意跟这个叔叔走吗?#20426;?#20113;逸问道。

    小媛迟疑了一下,轻轻地点头。

    “好宝?#30679; ?#20110;乐嘻嘻哈哈地走过来,一把抱起了小媛,“你爷爷没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爸爸!”

    小媛乖乖地依偎在于乐怀里,只是转头看向了拴在铁链子上的土狗。

    “放心!它也跟你一起走!”于乐瞧着这条癞皮狗都亲?#23567;?br/>
    分散调查的警察陆续回到了张大吉身边报告,事实很清楚,彼此能对证。

    只是民间纠纷而已,连程序都不用走,记录和签字摁手印也无须。

    村长夫人早?#21822;?#26071;息鼓,跑去照顾躺在地上的儿子去了,万一再让徇私枉法的警察给抓走了呢?

    满院子村民,没一个好东西!

    吃里扒外的,忘恩负义的,狼心狗肺的,恩将仇报的……

    “张所,我村村民王俊凯亡故了,死亡原因可以等警方调查。但小媛是未成年人,王俊凯也没有近亲属,按规定,村委会就是小媛的监护人。我现在代表村委会表态,不同意他把小媛带走!”村长王易祥恨恨地盯着于乐。

    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我领养她!”

    张大吉偷瞥了于乐一眼,于乐却忙着逗小媛开心。

    这事儿不好办啊,村委会也是一?#36466;?#32455;。

    姜晚从坤包中取出了收条,云逸接过去仔细地看过,“王千禧是你儿子吧,警方有证据证明他涉嫌贩卖儿童。我现在要?#20113;?#25191;行刑事拘留。根据《刑法》第240条之规定,?#31456;?#22919;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具体刑罚?#32676;?#27861;院判决。”

    “就算王千禧卖儿童犯罪,他可是买儿童的!”王易祥毕竟是村长,不是吓大的。他已经看出来了,这里面有猫腻!

    “按照《刑法》第241条之规定,?#31456;?#20799;童最高可处三年有期徒刑。不过该条第6款规定,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20113;?#36827;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你听明白了吗?#20426;?#20113;逸不愠不火。

    “法律是你家定的啊,说有罪就有罪,说没罪就没罪,还有没有天理了!”王易祥跳脚了,买卖儿童应该同罪吧?

    没?#26032;潁?#21738;来的卖!

    “法律不是我家定的,更不是你家定的。”云逸说得不紧不慢,眼睛却是眯了起来,可谓俏脸含霜、

    随后却又略微提高了些声音,铿锵有力,斩钉截铁,“藏马山不是法外之地!任何人都大不过法律去!”

    这话说得太好了,太解气了,太公明廉威了!

    可是,你这是在教训王易祥父子呢吧,眼风朝我这儿甩是几个意思?

    于乐无辜地摸了摸后脑?#20303;?br/>
    张大吉越来越觉得这个新调来的见习警员非同寻常了。

    县?#32456;?#27835;处主任亲自送来上任的呢,派出所还临时搞了个欢迎仪式,就在出警之前。

    这才耽误了一点儿时间,反正孤寡老人早死了,事情也不怎么急。

    本来还以为,这是哪家公主下基层镀金的呢,内勤当上一年半载的,然后调回城里加官进爵。

    基层派出所倒?#19981;?#36814;这种镀金。

    就算她啥活都不干吧,天天?#36824;?#35980;美如花,那也改善工作环境不是?

    没准儿还能帮着要点装?#24178;?#30340;呢,所里的破警?#36947;吓課选?br/>
    没承想,云逸同志放下行李就跟过来了,一副扑下身子办案的积极态度。

    法律条文还?#36710;?#36825;么溜……

    “你俩!把嫌犯铐起来!”张大吉知道该怎么做了,丝毫没觉?#30473;?#20064;警员挑战了副所长的权威,转身就厉声命令两个协警。

    两个协警猛冲过去,捞起浑身脚印的王千禧,利索地上了背拷,押进了警车。

    门口传来了村长夫人的怒骂,接着就是协警的警告。

    围观村民众多,却没一个上前帮忙的。

    村长夫人一屁?#21242;?#22312;地上,?#31229;?#22320;哭丧起来。

    王易祥懵掉了,事情怎么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就算我儿子被抓了,我也不同意他带走孩子!我代表一?#36466;?#32455;!我不同意!”王易祥恶向胆边生,如果不是打不过他!

    更重要的是,带走孩子可以,要把我孩子还给我啊,大家都是孩子对不对……

    “你这一?#36466;?#32455;挺大啊!”

    就在这时,两辆小车停在了门口,四五个官?#24199;?#36143;而入。

    说话的官员头发花白,五六十岁的样子,很有点不怒而威。

    王易祥回头看时,满脸的错愕,“花书?#29301;俊?br/>
    花书记却没有理他,径直?#21606;?#20102;牛犇,热情地伸出双手,“牛总辛苦了!”

    满院子的人,也就是牛犇最有派头,港商没跑了。

    牛犇迟疑地握了手,转眼看向第三个走进来的高小米,刚才他打了高小米的手机。

    高小米微笑着上前,热情有度地介绍,“牛总,这位就是藏马镇镇委书?#29301;?#33457;书?#29301;?#36825;位就是藏马镇镇长,王镇长!两位领导紧急中断了重要会议,联袂赶来!”

    王镇长看上去三十出头,?#22766;?#34915;西裤黑皮鞋,连忙上前一步伸出双手,“牛总,还好没有来迟!”

    牛犇放开花书记的手,又握了握王镇长,随后两手负后,四十五度角仰天一声叹息。

    “唉,藏马镇的?#36466;?#29615;境,比我想象得还要复杂一些啊!”10
热门小说推荐: 巨富女婿 魔都幻想 我家女友是巨星 ?#24605;?#19981;值得但你很值得 神秘生物图鉴 姜沫沫的七零穿书日常 香港1968 重生校园:死神少女,不好惹 宠婚99次:总裁大人请节制 我的日本文艺生活 我真的奶凶奶凶的 我是猫大王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霸宠豪门妖女 都市之六界裁决者
英超直播吧360
11选5免费计划软件 足彩任选9场开奖 广东快乐十分全部下载 2009大乐透走势图 江西快3走势图昨天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dx大星彩票走势图 浙江体彩什么时候开奖 二分彩官网app下载 欢乐升级怎么加qq好友 数字3分析家 新澳博娱乐城怎么赢 最准特马网站免费2019 一句中特曾道人网 彩票稳赚包赔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