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 弄巧成拙(8000+)

作者:吾乃九千岁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六零军嫂有空间最新章节第421章 弄巧成拙(8000+)
热门小说推荐: 星战风暴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24039;?#23608; 死亡名单 超级机器人分身 神级反派 关于世界的一己之见 从默示录开始 罪恶成神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无限英灵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级书?#19978;?#32479; 星河贵族 超次元掠夺
?    孟大姐的话?#23391;?#29233;党思虑了很久,可少年人的初恋来的炙热、刻骨铭心,又怎会轻?#25305;?#25918;弃?

    夏爱党是真心喜欢李秀兰,中午吃饭的时候,夏爱党还是忍不住去了纺织间,想要见李秀兰。?随?梦?.lā

    ?#38405;?#23068;刚出纺织间,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夏爱党,?#38405;?#23068;眼珠子转了转,满脸笑容朝夏爱党走过去,见夏爱党正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

    ?#38405;?#23068;就上前拍了一下夏爱党的肩膀,“夏干事你怎么在这站着?是不是在等秀兰?#20426;?br/>
    夏爱党猛的抬头就看到了?#38405;?#37027;张笑靥如花的脸,?#38405;饒人?#28982;长得不如李秀?#24049;?#30475;,但毕竟也是十岁的少女,青春正茂,自然不会难看到哪里去。

    夏爱党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红着脸点了点头。

    ?#38405;?#23068;看着面前,年轻英俊的夏爱党,心中不禁嫉妒起李秀兰来,甚至觉?#32654;?#31168;兰不知?#20040;酰?#20294;还是笑道,“你等着,我去给你把人叫来。”

    夏爱党连忙道,“谢谢!”

    ?#38405;?#23068;摆了摆手,又进了纺织间,见李秀兰已经放下手中的活,正在整理?#36335;?#35201;去吃午饭,

    就忙凑到了李秀兰身旁,说道,“秀兰,夏爱党正在门外等你呢,你赶紧出去吧。”

    李秀兰一听?#38405;?#23068;说夏爱党来了,?#25104;?#20808;是露出一抹惊喜,刚踏出一步,脚步却是一顿,随即,面色转冷,高高扬起头,冷哼一声,对?#38405;?#23068;道:“你出去告诉他,我不想见到他,让他给我走。”

    ?#38405;?#23068;?#35835;?#19968;下,随即好言劝道,“秀兰,差?#27426;?#24471;了,那个夏爱党,?#38405;?#26159;真不错,?#24605;?#23478;庭条件那么好,人长得又英俊,?#38405;?#23478;的条件,他能看上你,你该知足了。”

    听到?#38405;饒忍?#21040;自己的家庭情况,李秀兰不满的嗔怪了一眼?#38405;?#23068;,不满道,“说什么呢?我家庭情况怎么了?我家八辈贫农,成分好着呢。”

    ?#38405;?#23068;闻言,心中不屑,八辈贫农?

    说着好听,但家里太穷,谁又看得起呢?

    ?#38405;?#23068;见李秀兰摆谱,也有些不高兴,直接道:“?#28909;?#20320;不想见他,那我?#32479;?#21435;跟他说一声。”

    李秀兰仰着头不说话,?#38405;?#23068;撇撇嘴,朝外走。

    夏爱党正焦急的朝这边望,见?#38405;?#23068;独自一人出来,连忙上前问,“秀兰呢?#20426;?#36824;朝?#38405;?#23068;身后不停的张望。

    ?#38405;饒让?#22909;气儿道:“秀兰不想见你,让你赶紧走。”

    夏爱党一听,?#25104;喜?#31105;露出受伤之色,?#38405;?#23068;见夏爱党难过,也忍不住劝道,“你别难过呀,你?#28982;?#21435;,过两天再来,说?#27426;?#37027;个时候秀兰就不生你的气了,你再哄哄她,她肯定能跟你和好。”

    夏爱党闻言点了点头,失落的对?#38405;?#23068;道,“多谢了,那我先走了。”

    张娜娜点点头,看着夏爱党,慢慢走远,当夏爱党背影消失,?#38405;?#23068;回头看了眼纺织间,心中嗤笑一声,转身去了食堂。

    李秀兰早上就没吃饭,早就饿了,整理好自己的?#36335;?#20043;后,李秀兰也出了纺织间,来到外面。

    李秀兰先是左顾右看,没看到夏爱党影子,轻轻哼了一声,面色不愉的向食堂走去,可还没走两步,突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

    “李秀兰同志李秀兰同志,等一下”

    李秀兰转身一看,就看到一个肌肤黝黑的男人,朝自己跑来,这个男人叫郭槐,是李秀兰的爱慕者,曾经对李秀兰表达过好?#23567;?br/>
    只是李秀兰看不上他,这郭槐家里也是农村的,跟李秀兰家是邻村。

    郭槐的舅舅曾经是这厂子里的工人,他舅舅玩儿无女,退休后,就由郭槐接了班。

    郭槐是仓库里的装卸工,主要工作就?#21069;?#36816;东西,所以练了一身的好力气。

    以李秀兰的高眼光,怎么会看上郭槐呢?

    李秀兰见到郭槐,不悦的抿了抿唇,不想搭理郭槐,只?#36824;?#22905;刚转身,忽然就想到了夏爱党,

    李秀兰觉?#23391;?#29233;党,自从跟自己搞对象之后,就没有以前那么听自己的话了,?#28909;?#22914;此,她就?#23391;?#29233;党看看,喜?#31471;?#26446;秀兰的人多了去了。

    于是,李秀兰难得的对郭槐露出一个笑容,问道,“郭槐同志,有事吗?#20426;?br/>
    郭槐已经习惯了,李秀?#32423;?#20182;冷言冷语,不料,今天却能得一个笑脸,郭槐激动的语无伦次,急急开口道,“李李秀兰同志,俺没啥事儿,俺就是看到你要去食堂,就想着,请你吃个饭。”

    李秀兰听郭槐说要请自己吃饭,心中就是一喜,觉得,这顿中午?#39592;?#21448;省了。

    于是,李秀兰也不客气道,“你打算请?#39029;?#20160;么?#20426;?br/>
    郭槐见李秀兰答应了自己的邀请,立刻高?#35828;潰骸?#31168;兰同志喜欢吃什么,?#32479;?#20160;么!”

    李秀兰高兴的捂嘴而笑,那灿烂的笑容,让郭槐着迷,看得目不转睛。

    李秀兰见郭槐满眼爱慕的盯着自己,心中得意,?#25104;?#20063;补禁露出几分骄傲之色,道:“那?#32479;?#39290;子吧,”说完又加了一句,“我要吃猪肉馅儿的。”

    郭槐听了,眼中闪过一抹心疼,这猪肉饺子,可算是食堂最贵的饭了。

    ?#36824;?#26446;秀兰同志难?#20040;?#24212;他的邀请,郭槐也就忍痛答应了。

    两人有说有笑,一起朝食堂走去。

    纺织厂不大,到处都能遇到熟人,李秀?#24049;?#37101;槐有说有笑,去食堂吃饭的这一幕,很快就被人传开了。

    毕竟,李秀兰是厂子里最漂亮的几个女孩儿之一,她的一举一动还是颇受关注的。

    再说了,李秀?#24049;?#22352;办公室的夏干事,在搞对象,今天?#20174;?#31361;然见李秀?#24049;?#37101;槐去吃饭?

    众人都不禁八卦了起来。

    夏爱党离开纺织车间后,直接就回了办公室,他心里难受,不想吃饭,脑子里一直想着大姐和孟大姐说的话。

    夏爱党虽然觉得大姐和孟大姐说的话比较在理,可是,他还是很喜欢李秀兰,觉得,李秀兰没有她们说的那么糟。

    而且李秀兰也非常喜欢自己,应该也会愿意为自己做出改变吧?

    夏爱党?#21507;?#30340;坐在椅子上,就在这时,已经下班离开办公室的孟大姐,突然又匆匆忙忙的跑了回来,看到夏爱党正坐在办公室里,孟大姐喘了口气,开口道,“爱党啊大姐终于找到你了。”

    夏爱党见孟大姐气喘吁吁,忙站起身,问道,“孟大姐什么事儿啊,这么急?#20426;?br/>
    孟大姐看了眼夏爱党,先是喘了口气儿,随即一脸气愤道,“刚才大姐去食堂吃饭,你知?#26469;?#22992;看到了什么?#20426;?br/>
    夏爱党一脸不解,“您看到了什么?#20426;?br/>
    孟大姐一拍大腿,“我看到了李秀兰。”

    夏爱党不解得眨了眨眼,说道,“您看到秀兰不是很正常吗?她中午下班,也会去食堂吃饭,这有什么好奇怪的?#20426;?br/>
    “不是,”孟大姐没好气的瞪了眼夏爱党,才道:“我看到那个李秀兰,和仓库那边儿一个叫郭槐的坐在一块儿吃饭,两人有说有笑,别提多亲密了。”

    夏爱党听了,?#25104;?#19968;变,孟大姐继续道,“李秀兰今天中午吃的还是饺子,据说就是那个郭槐给她买的,两个人无亲无故的,?#24605;?#20973;什么给她买那么贵的饺子吃啊?#20426;?br/>
    夏爱党?#25104;希?#38378;过一抹难以置信之色,喃喃道:“这可能是可能是”

    夏爱党可能了半天,也没,?#39029;?#19968;个比较合理的理由来。

    孟大姐见了,眼中闪过一抹心疼,指着夏爱党的脑门道,?#21543;?#23567;子你醒醒吧,孟大姐跟你说过,那个李秀兰不简单,那?#23601;?#31934;着呢,你这傻小子,被天给吃的死死的。”

    夏爱党?#25104;下?#20986;一抹难过,他毕竟只是一个8岁大的少年,心智又单纯,李秀兰是他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又是初恋,?#26143;?#26368;为真挚,?#30475;猓?#20182;从未把李秀兰想象的那么坏。

    孟大姐见夏爱党情绪低落,也不禁替夏爱党难过,气愤道,“爱党啊,你就听孟大姐的话,跟那个李秀?#32423;?#20102;吧,大姐保证给你找个更好的,那个李秀兰啊配不上你。”

    夏爱党的心里?#31449;?#26159;喜欢李秀兰的,闻言就道:“孟大姐多谢你安慰我,?#36824;?#25105;还是想去亲自看看。”

    夏爱党说完就跑出了办公室,孟大姐看着夏爱党跑远的背影,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夏爱党一路疾跑到了食堂,在食堂门口正好遇到了刚吃完饭,要离开食堂的李秀兰。

    而李秀兰旁边,则站着郭槐,两人有说有笑,看着确实亲密,特别是郭槐看李秀兰的眼神,偷?#25490;?#27987;的爱慕,更是?#23391;?#29233;党觉?#20040;?#30524;。

    夏爱党喘了口气,抿了抿唇,张口喊道,“秀兰!”

    李秀兰正跟郭槐说笑,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抬头一瞧竟然是夏爱党,此时夏爱党看李秀兰的眼神,?#32654;?#31168;兰感觉到了一丝的?#21543;?#37027;眼中透露出的复杂神色和不敢置信的失望,?#32654;?#31168;兰有些无法直视,竟有了片刻的?#30007;椋?br/>
    可随即,李秀兰想到夏爱党对自己的小气,连几个肉包子都舍不得给自己买,又理直气壮的抬头,冷声问道,“干什么?#20426;?br/>
    夏爱党目光落在了郭槐身上,问道,“他是谁?#20426;?br/>
    夏爱党打量郭槐的时候,郭槐也在上下打量着夏爱党。

    郭槐倒是听说:李秀兰谈了个对象,是坐办公室的,应该就是面前这个小白脸儿。

    郭槐看夏爱党的眼神,就隐隐就带?#24605;?#20998;敌意。

    听到夏爱党的问话,李秀兰当即就道:“他是谁,关你什么事儿啊?你管得着吗?#20426;?br/>
    夏爱党面色难看,语调略显?#32479;粒?#21971;音沙哑道,“我们不是在谈对象吗?#20426;?br/>
    李秀兰听了,却浑不在意道,“那又怎么样?#20426;?br/>
    看到夏爱党?#25104;?#30340;痛苦,李秀兰竟然?#26377;?#24213;,涌出一?#27801;?#24555;之感,于是说出的话,更是难听,语气冷厉道:“我爱跟谁在一块儿,就跟谁在一块,你管不着。”

    李秀兰说完,对身边的郭槐,道:?#38712;?#20204;走。”

    郭?#32972;?#30528;夏爱党露出得意的一笑,然后,就跟着李秀兰慢慢走?#35835;恕?br/>
    周围来回走动的人,不时打量三人,见李秀兰跟郭槐走了,独留下夏爱党一人,许多人不禁低头耳语,议论纷?#20303;?br/>
    在回纺织间的路上,李秀兰,?#25104;?#30340;得意渐渐隐去,一抹怒色浮现在?#25104;希?#36523;边的郭槐则兴奋的和李秀兰说:“秀兰,你和那个小白脸分了吧,咱俩搞对象,我保证以后会?#38405;?#22909;的。”

    李秀兰听到郭槐的话,先是一愣,随即,眼?#26032;?#20986;几分嘲弄之色,她之所以搭理郭槐,就是为了利用郭槐,来气夏爱党罢了,她心里根本就看不上国槐。

    李秀?#32423;?#30528;满脸希冀之色的郭槐看?#24605;?#30524;,嗤笑一声,道,“你想得美,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你觉得你配得上我吗?#20426;?br/>
    李秀兰说完,就轻蔑的瞟了眼郭槐,转身回了纺织间。

    而郭槐则被李秀兰的话,气得面红耳赤,双拳紧?#30504;?#30524;眸中的爱慕瞬间变成了愤怒,盯着李秀兰的眼神,恨不得把李秀兰给吃了。

    郭槐目光阴狠的盯了李秀兰几眼,而后才转身离去。

    李秀兰回到纺织间后,?#38405;?#23068;看到她,连忙凑了过来,问道:“秀兰,你跟那个郭槐是怎么回事儿啊?你不是看不上他吗?今天中午怎么跟他一块儿吃的饭啊?#20426;?br/>
    “?#21069;。?#31168;兰,你不是跟夏干事搞对象吗?#20426;?br/>
    “就算那个夏干事惹你生气了,你也不能跟郭槐在一块儿啊!”

    “我去吃饭的时候,看到夏干?#24405;?#20320;跟郭槐在一块吃饭,可伤心啦。”

    “秀兰哪,夏干事那么好的男人你都不要,你这眼光也太高了吧?#20426;?br/>
    李秀兰听着周围人的话,?#25104;喜?#31105;浮出几分自得,开口道,“郭槐算什么东西?我怎么可能看得上他?#20426;?br/>
    停顿了一下,李秀兰继续道:“是郭槐主动提出中午要请?#39029;?#39277;,我这才勉为其难跟他去吃了顿饺子。”

    ?#38405;饒忍?#20102;,忍不住道:“秀兰,?#24605;?#37101;槐请你吃饭,是想跟你搞对象,你?#28909;?#30475;不上?#24605;遙?#21448;怎能去吃?#24605;?#30340;饭呢?#20426;?br/>
    周围人听了,看李秀兰的眼神,也偷着鄙夷“?#21069;。?#19968;顿饺子多贵呀?#31185;?#24120;谁舍得吃啊?#20426;?br/>
    李秀兰听了,却不以为意道:“吃他顿饺子怎么啦?我能跟他一块儿吃饭是他的荣幸。”

    周围人听了,不少都暗中撇嘴,目露不屑。

    ?#38405;?#23068;,?#35835;?#25199;嘴角,问道,“那夏干事呢?你这样做,夏干事要?#24039;?#27668;了可怎么办?#20426;?br/>
    “?#21069;。?#19975;一夏干事要跟你散了,你怎么办?#20426;?br/>
    李秀兰颇为自信道,“你们放心吧,他舍不得跟我散的,我就是找郭槐气气他,让他以后多听我的话。”

    众人听了,看李秀兰的眼神都跟看傻子似的,却没一个人想要提醒她。

    八卦够了,上班的时间也到了,众人纷纷散了,继续去工作。

    夏爱党失魂落魄的回到办公室,孟大姐看到了,就叹口气道:“爱党啊,天下的?#38376;?#20154;多的是,你这么好的条件,以后铁定能遇到更好的,就别伤心了。”

    夏爱党知道孟大姐是关心自己,?#32479;读?#25199;嘴角,挤出了一丝笑道,“我知道了,孟大姐。”

    夏爱党在办公室里想了一下午,终于下定决心,要跟李秀?#32423;?#20102;!

    李秀兰自从那天,跟郭槐吃过饭后,之后几天,郭槐每次请李秀兰吃饭,李秀兰就应邀而去,每次吃的都是饺,李秀兰也吃不腻。

    郭槐虽然心疼,但也随她了。

    慢慢的一个星期过去了,李秀兰开始急了。

    因为这一个星期,夏爱党就没找过她,李秀兰虽然整天跟郭槐待在一块,吃着郭槐请的饭,但是她并不喜欢郭槐,毕竟,郭槐无论是家世还是长相,?#24613;?#22799;爱党差?#35835;恕?br/>
    李秀兰之所以跟郭槐在一块儿,就是为了气夏爱党,?#23391;?#29233;党有一种危机感,能?#23391;?#29233;党更听她的话,可李秀兰没想到夏爱党,竟然一个星期没去找他,这还了得?

    李秀兰心中焦急,这天中午,郭槐再次来找李秀兰吃饭,李秀?#21152;?#27668;不耐道,“不去,你自己去吧。”

    郭?#26412;?#35766;道,“秀兰你怎么啦?你不是喜欢吃饺子吗?今天中午,我?#39592;?#20320;吃饺子,去的晚了,一会儿都该没了。”

    李秀兰瞪了眼,喋喋不休的郭槐一眼,?#24352;?#36947;,“你给我滚,别在这碍我的眼,我不想看到你,赶紧走。”

    郭槐见李秀兰竟然?#34915;?#20182;,?#25104;?#30340;笑立刻阴沉了下来,忍着心中的怒气,语气尽?#31185;?#21644;道:“秀兰,你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了?#20426;?br/>
    李秀兰不耐的瞪了眼郭槐,气道:“问那么多干什么?我现在不想看到你,赶紧给我滚。”

    郭槐危险的眯了眯眼,冷冷的盯着神色?#35805;?#30340;李秀兰看了会儿,这才,气冲冲的转身离开了。

    一旁的?#38405;?#23068;见了,等郭槐离开后,忍不住凑到李秀兰身边问道,“秀兰你怎么啦?郭槐也是好意请你吃饭,你怎么能骂他呢?#20426;?br/>
    李秀兰皱眉道:?#21834;?#25105;就是看他不顺眼。”

    ?#38405;?#23068;心中嗤笑,面上却不显,转身就要离开,不料,李秀兰却开口道,“娜娜你等一下”

    ?#38405;?#23068;疑惑不解的回头道,?#38712;?#20040;了?有事吗?#20426;?br/>
    李秀兰?#25104;仙?#36807;一抹难堪忸怩之态,眼睛左瞧右看,不敢与?#38405;?#23068;对视,过了一会儿,才小声道,“你这几天见过夏爱党吗?#20426;?br/>
    ?#38405;?#23068;一听李秀兰的问话,心下了然,?#23391;?#35857;的目光打量李秀兰,直看的李秀兰浑身不自在,心里更是?#24352;从?#19981;得不忍耐下来。

    ?#38405;?#23068;可是知道,这一个星期来,夏爱党没找过李秀兰,所以?#38405;?#23068;心中明白,夏爱党应该是想要和李秀兰散了,不然的话,夏爱党早就该找李秀兰来道歉了。

    而看样子,李秀?#21152;?#35813;是慌了,?#38405;?#23068;不禁想到,之前几天,李秀兰信誓旦旦,自信满满的说:夏爱党一定会向她妥协之类的话,真是好笑啊!

    李秀兰真是错的离谱,夏爱党那样的,自尊?#30446;?#26159;很强的,李秀兰这回可算?#21069;?#36215;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38405;?#23068;心中明白,面儿上却没有表露出来,而是道,“我倒是在食堂见过夏干?#24405;?#22238;。”

    李秀兰一听,眼睛不由一亮,急急问道,“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什么?#20426;?br/>
    ?#38405;?#23068;故意问道,“说什么?#20426;?br/>
    李秀兰低着头小声道,“有没有向你打听过我?#20426;?br/>
    ?#38405;?#23068;见李秀兰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心下好笑,面上却摇摇头道,“没有。”

    “什么?#20426;?#26446;秀兰咬了咬唇,眼中闪过不甘?#22836;?#24594;。

    ?#38405;?#23068;见了,心里不由得觉得解气,而后道,“你要是没什么事儿,我就去吃饭了。”

    李秀兰见?#38405;?#23068;要走,终于忍不住道,“娜娜,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20426;?br/>
    ?#38405;?#23068;问道,“帮什么忙?#20426;?br/>
    李秀兰轻咳两声,?#25104;仙?#36807;一抹不自然,而后道,“帮我向夏爱党带个话。”

    ?#38405;?#23068;心中不屑,知道李秀兰这是向夏爱党妥协了,面儿上却不露声色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咱们是?#38376;?#21451;,你有?#34385;?#38656;要帮忙,我肯定帮你。”

    李秀兰见?#38405;饒热?#27492;说,心下松了口气,语气中带?#24605;?#20998;不甘心,对?#38405;?#23068;道,“你跟夏爱党说:就说我不生他的气了,让他今天下午下了班之后,去厂子大门口旁边的小树林等我,我要见他。”

    ?#38405;饒忍?#20102;,点点头道,“行,我会告诉他的。”

    李秀兰?#25104;下?#20986;笑,“娜娜,你真好。”

    ?#38405;?#23068;也笑得灿烂,?#38712;?#20204;是?#38376;?#21451;嘛。”

    夏爱党自从决心要跟李秀?#32423;?#20102;之后,?#25104;?#30340;笑容就比以前少了许多,人也看着成熟了不少,虽然心里难受,但夏爱党还是坚持着没去找李秀兰。

    不料,这天中午去吃饭的时候,遇到了李秀兰的?#38376;?#21451;?#38405;?#23068;。

    ?#38405;?#23068;看着面前面容?#25305;?#33521;俊的夏爱党,笑容灿烂道,“夏干事,秀兰让我帮她带句话。”

    夏爱?#25104;?#24773;一愣,他以为以后和李秀兰再无交集,没想到李秀兰竟然让?#38405;?#23068;帮她向自己带话,夏爱党眼眸中闪过一抹挣扎。

    还未等夏爱党说话,?#38405;?#23068;就自顾自道,“秀兰说让你下午下班之后,去厂子大门口旁边的小树林?#20154;?#22905;要见你。”

    那个小树林儿,夏爱党和李秀兰之前搞对象的时候倒是去过好几次,没想到李秀兰会突然提出要在小树林儿见他。

    夏爱党?#25112;?#20102;双手,在?#38405;?#23068;转身离开时,忽然道,“抱歉,你告诉李秀兰,我不想见她。”

    夏爱党说完,脚步匆匆,背影略显狼狈,更是扭头,连饭也不吃了,直接转身离开了食堂。

    ?#38405;饒忍?#20102;夏爱党的话,眼神中闪过一抹意外,最后不禁?#35785;?#31505;出声儿来,嘴里喃喃念叨着,“李秀兰啊李秀兰,我看这?#25991;?#24597;是要伤?#20035;?#20102;,?#36824;?#21834;,这一?#21368;?#26159;你自找的,活该!”

    “什么?#20426;?#26446;秀兰嗓门拔高,不敢置信的看着?#38405;?#23068;,追问道,“夏爱党说他不想见我?#20426;?br/>
    ?#38405;?#23068;一脸抱歉的点了点头,李秀兰眼圈一红,嘴里喃喃着,“这不可能,他那么喜欢我,怎么可能会不想见我?#20426;?br/>
    ?#38405;?#23068;见李秀兰一幅失魂落魄的样子,心里暗爽,嘴里却道,“秀兰,你也不要太伤心,就算夏干事不理你了,你不是还有郭槐吗?#20426;?br/>
    周围人听到后,眼中齐齐闪过嘲弄之色,?#27426;?#22768;色的对视了一下眼神,然后道,“?#21069;ⅲ?#31168;兰,夏干事就算不想跟你搞对象了,你还有郭槐呀。”

    “就是,郭槐?#38405;愣嗪猛郟刻?#20013;午都给你买肉饺子吃,呵呵”

    “秀兰哪,虽?#36824;?#27088;比不上夏干事,但那小伙子长得也不差,你跟郭槐凑合凑合也成。”

    听着周围人的话,李秀兰面容一阵扭曲,气的胸口上下起伏,却死死咬着嘴唇,没敢反驳。

    下午下了班之后,李秀兰还是不甘心,独自去了小树林,见夏爱党果?#24187;?#26377;在小树林里等着她,眼中不由闪过一抹失望,眼圈一红,眼泪就掉了下来。

    嘴里还骂着,“夏爱党,你这个大骗子,你说过你最喜欢我了,我不就是跟你怄气嘛,你怎么能不理我呢?你这个大骗子,我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

    “吱呀。”一根枯木断裂的声音,惊醒了李秀兰,听着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李秀兰面色一喜,忙转过身,嘴里叫着,“你终于来了”

    可是看到后面来的人,李秀兰?#25104;?#30340;高兴之色顿去,一抹愤怒浮上脸庞,指着来人骂道,“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了?你来干什么?你这个人怎么那么讨厌啊,给我滚。”

    郭槐忍?#25490;?#27668;,面色?#39556;?#30340;站在李秀兰面前,心里?#24352;?#38754;上却安慰道,“秀兰,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帮你教训他。”

    李秀兰抹了把眼泪,没好气儿道,“没人欺负我,不关你的事儿。”

    郭槐上前一步,语气越发温柔,“秀兰,我?#38405;?#30340;?#26143;椋?#20320;不是不知道,我恨不得把我的心挖出来给你看。”

    “秀兰,我知道你一定是在为那个小白脸而伤心,那个小白脸儿家里有钱有势,不要你了,没关系,你还有我,我郭槐”

    没等郭槐说完,李秀兰就怒声打?#31995;潰八?#35828;他不要我了,是我不要他了。”

    李秀兰心中因夏爱党没来?#38712;跡?#26412;就?#24352;?#38750;常,现在又见郭槐说夏爱党不要她了,心中的自尊心,使得她开始口不择言起来。

    “夏爱党有什么了不起的?#21683;?#19981;是他有个当大官的父亲,我李秀兰能看得上他?我不是看他家有钱,我怎么可能跟他搞对象?#20426;?br/>
    “喜欢我李秀兰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他夏爱党一个,若不是我家里穷,想着找个条件好的,将来能帮衬我家里,我怎么可能会看得上夏爱党?#20426;?br/>
    “夏爱党就是一个小白脸儿,他算个屁呀!”

    李秀兰把这几天对夏爱党的不满,在这一刻全都发泄了出来,指天骂地,好不畅快。

    李秀兰越说兴?#30053;?#39640;,“夏爱党他爸是大官又能怎么样?他儿子还不是求着我,想跟我搞对象。”

    “我能看上夏爱党,那是他的福气,他敢惹我不高兴,我立刻就跟他散,他算什么玩意儿啊,他”

    李秀兰这句话还没说完,眼角余光忽然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李秀兰仔细一看,嘴里的话戛?#27426;?#27490;,眼睛瞳?#23383;?#28982;放大,微微颤抖,指着那一抹熟悉的身影,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怎么会在这儿?#20426;?br/>
    原来那熟悉的人影正是夏爱党。

    夏爱党心里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与李秀?#32423;?#20102;,可他这几天心里时常想到以前跟李秀兰在一起的点点滴?#21361;?#24184;福的日子,心中越发难过。

    特别是今天中午,听到?#38405;?#23068;说李秀兰想见他,夏爱党当时虽然拒绝了,可是他心底又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去吧,去见她最后一面,跟她说清楚

    夏爱党魂不守舍的犹豫了半?#21361;?#32456;于还是忍不住,来到了这个小树林儿,却没想到,他刚走到小树林儿,就听到了李秀兰之前的那一番话。

    夏爱党眼中的希冀一点点消散,心底的那一抹挣扎犹豫,终于完全淡去,眼神变得十分冷漠,看着面前神情略带几分疯狂,满脸刻薄,言语尖锐的女人,夏爱党?#24187;?#30333;,自己当初是怎么看上她的?

    夏爱党心中不禁有几分自嘲和庆幸,嘲笑自己的无知,庆幸身边的人给自己作出提醒,早早的发现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没有?#36739;?#36234;深。

    夏爱党看着李秀兰惊慌失措的模样,淡淡开口道,“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放心吧,我以后不会?#21862;?#20320;的,从今以后,我们再无关系。”

    夏爱党说完,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要离开。

    李秀兰看着夏爱党的背影,心里慌的厉害,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能让他走,如果就这么?#23391;?#29233;党离开,那么他们两人真的再没有了任何关系了。

    李秀兰终于放下了她的自尊,骄傲和矜持,哽咽开口道,“爱党你别走,我错了,对不起,我刚才的话都是骗你的,是我说错话了求求你,别走!”

    【题外话:】

    【作者为什么你的书那么贵?#20426;?br/>
    【因为章节字数多,网站?#20945;?#23383;数收费!】

    【作者,为什么你更新那么少?#20426;?br/>
    【因为几章合成了一章,一章顶别的作者好几章!】

    【不想在正文说这些话,可小九因为这件?#34385;?#24635;挨骂,真的想对大家说清楚!】
热门小说推荐: ?#20945;?#35946;门 无限轮回:来啊,互相伤害! 深渊女帝本轻狂 金粉 天命女相师 末世修真之我欲成仙 宠妃的佛系生活 珠?#25105;?#20107; 我靠与基友接触成为龙傲天?! 重生1988:做个女商家 快穿:攻略星际少将 无敌从来到地球开始 ?#38469;?#20043;无上仙尊 宠爆!男友来自宇宙 ?#38469;?#22855;谈之黑皮书
英超直播吧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