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纠缠(6000)

作者:吾乃九千岁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六零军嫂有空间最新章节第424章 纠缠(6000)
热门小说推荐: 星战风暴 站在食物链顶端的男人 我的女友是丧尸 死亡名单 超级机器人分身 神级反派 关于世界的一己之见 从默示录开始 罪恶成神 随身带着星际争霸 无限英灵神座 美漫里的穿梭能力者 超级书?#19978;?#32479; 星河贵族 超次元掠夺
?    此时的李秀兰才算是彻底放下了她的骄傲,在夏爱党面前变得楚楚可怜起来。

    李秀兰本?#32479;?#24471;好看,此时红着眼圈,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素白着一张小脸儿,看着颇为惹人怜爱。

    夏爱党?#27425;战?#20102;拳头,努力装作镇定道,“李秀兰同志,我想我已经说的够清楚了,我们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

    “爱党,你别这样对我,我知?#26469;?#20102;,以前都是我不对。”李秀?#21152;?#27668;楚楚可怜,“我以后再也不那样了,你再给我一个机会?”

    周围不少人看李秀兰的目光都带着一抹嫌弃,这年代还比较保守,一个女人死死纠缠一个男人,在很多人眼中就有些死皮赖脸,自甘?#24405;?br/>
    可李秀兰已经顾不得许多了,她现在只想挽回夏爱党的心,只要夏爱党能够继续跟她在一块,别人的议论她不在乎。

    夏爱党有些烦躁的站起身,端起自己的饭盒,目光?#39556;?#30340;看着泫然欲泣的李秀兰道,“这不可能,李秀兰同志,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夏爱党说完,端着自己的饭盒,转身离开了食堂。

    在食堂吃饭的人,看到这一幕,男人还好,虽然心里对李秀兰的?#20848;?#24050;经降低了许多,但却不好意思笑话一个女孩子,一些女人则毫无?#24605;?#30340;低声嗤笑起来。

    李秀兰再也忍不住,哭?#25490;?#20986;了食堂,她?#24187;?#30333;,她已经那样低三下四了,夏爱党为什么还是不肯原谅她?

    李秀兰下午下工后,又去了夏爱党的办公室,没想到夏爱党已经先一步离开了。

    孟大姐看着来找夏爱党的李秀兰,嗤笑道,“现在知道后悔了?#23458;?#20102;,爱党那样好的小伙子,想嫁他的姑娘多了去了。”

    “以前不知道珍惜,现在你后悔都来不及。”孟大姐说完,轻哼一声,扭头就走了。

    李秀?#24049;?#24680;的瞪了眼孟大姐的背影,然后就走出工厂,没想到在工厂门口碰到了,正在等着他的郭?#20445;?#37101;槐看到李秀兰就笑着迎上来,“秀兰,咱们一块回家吧,我送你。”

    李秀兰不?#22836;?#36947;,“你走开,我才不用你送呢。”

    说完想到今天受到的侮辱,又恨恨的?#19978;?#37101;?#20445;?#37117;是因为你,爱党才会不理我,你这人真是讨厌死了。”

    李秀兰说完,就大踏步的离开,只留下郭槐阴沉着一张脸,紧紧盯着李秀兰离开的背影,心里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李秀兰回到家后,正在扫院子的李秀兰的妈妈吴彩凤,见到李秀兰回来,忙迎上前问道,“秀兰啊,你可回来了,钱要到了吗?”

    李秀兰情绪低落,听了吴彩凤的话,有片刻的愣神,下意识的反问道,“妈,要什么钱?”

    吴彩凤瞪了李秀兰一眼,没好气儿道,“当然是那个夏干事的钱了。”

    “你不是说过,那个夏干事以后每个?#36335;?#30340;工资大部分都给你,给你不就相当于给妈了吗,快拿来,过两天呀,我就托媒人给你大哥说?#24187;?#23219;妇。”

    听了吴彩风的话,李秀兰一时间有些哑然,吴彩凤见李秀兰不说话,立刻不高兴的皱眉道,?#38712;?#20040;啦,不舍得?”

    李秀兰忙摇了摇头道,“不是。”

    吴彩凤叹口气道,“秀兰,你可不要忘了,你这个工作是怎么来的?”

    “你这工作是你大哥给你的,没有你大哥给你这个工作,你现在就是一个农村?#23601;罰?#20320;什么都不是,你可千万不能忘了你大哥的恩情啊。”

    吴彩凤一边说,一边拍着大腿,“你现在攀了高枝儿了,以后嫁给那个夏干事以后,肯定有你的好日子,可你也不能忘了你大哥呀。”

    “你大哥可是家里的顶梁柱,我和你爸可都指望着你大哥给我们养?#22799;兀?#29616;在你大哥都这么大了,连个媳妇都没有,跟他同岁的孩子都有了,你不?#20445;?#25105;这个当妈的急呀。”

    李秀兰被说的面红耳赤,忙道,“妈,我没忘。”

    吴彩凤这才满意了,一摊手,“?#28909;幻?#24536;,那就赶紧把钱给我。”

    李秀兰自己的工资一共才十几块钱,刚发工资那天,就给了吴彩凤十块钱,剩下的几块钱就是她那一个月的伙食?#36873;?br/>
    所以李秀兰穷的只能吃杂粮馒?#25918;?#21688;菜,吃别的她也吃不起,不然还等不到月底,她就能饿死,可李秀兰现在身上只有那几块钱,她哪里有钱给吴彩凤啊。

    吴彩凤见李秀兰还是愣着不动,就有些生气道,“大?#23601;罰?#20320;还认不认我这个妈?”

    李秀兰见吴彩凤生气了,急道,“妈,你说这是啥话,我咋能不?#22799;?#21602;?”

    “?#28909;?#20320;认我是你妈,就赶紧把钱给我。”

    李秀兰?#27088;?#30340;没办法,只能无奈道,“妈,我没钱给你。”

    “没钱?”吴彩凤不信,“大?#23601;罰?#20320;可是说过的,只要那个夏干?#36335;?#20102;工资,他就把大半的工资给你,那夏干事难道是骗你的?”

    吴彩凤说完,又做了皱眉道,“不对呀,那个夏干事上个月不就给你钱了吗?#31354;?#20010;月咋没给?”

    吴彩凤一定要刨根问底,李秀兰只好道,“我跟他散了,他当然不会把钱给我。”

    “什么?”吴彩凤一声惊呼,用看?#24213;?#19968;样的目光看着李秀兰道,“你刚才说什么?你跟那个夏干事散了?”

    李秀兰点了点头。

    吴彩凤刚想破口大骂,又忍住了,?#20219;?#36947;,“是那个夏干事先要跟你散的?他是不是嫌弃你出身不好,觉得你是个乡下?#23601;罰?#37197;不上他?”

    李秀兰摇了摇头道,“不是,是我先冷落他,他才跟我散的。”

    ?#21543;叮俊?#21556;彩凤一听,差点没气晕过去。

    伸出手指头,狠狠戳了一下李秀兰的脑门,恨铁不成钢道,“你疯了吧,条件那么好的男人你都看不上,你这?#23601;?#21040;底想干什么?你难道想在村里找个?#21988;?#23376;不成?”

    吴彩凤气的胸口剧烈起伏,一只手捂着胸口,一只手指着李秀兰骂道,“大?#23601;罰?#20320;也就上过几年学,?#31995;眉?#20010;字,?#24605;?#24037;厂招工要的可是高中生,若不是因为你大哥,你以为你能得到那份好工作?”

    “夏干事?#24605;?#21487;是坐办公室的高干子弟,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还要挑三拣四不成?”

    李秀兰见他妈伸手就要打她,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妈,我已经后悔了,可是已经晚了。”

    “你个傻?#23601;?#21834;。”吴彩凤紧紧抓着李秀兰的肩膀,与李秀兰的目光对视,语气发狠道,“那个夏干事以前?#38405;?#37027;么好,他心里肯定还是?#19981;?#20320;的,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跟他重归于好,否则我就不?#22799;?#20102;。”

    李秀兰也是一脸苦恼,“妈,我已经找过他了,还低三下四的求他,可他说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让我以后不要再去找他,妈,你说我该怎么办呀?”

    ?“哎哟,我真的要被你给气死了。”

    “这多好的姻缘呀,就被你自己给作没了,你咋这么不争气呢?”

    吴彩凤一边使劲捶了两下李秀兰的后背出气,一边儿道,“男人嘛,爱面子,你冷落了他,他心里有气,你多去求求他,不就行了。”

    李秀兰咬了咬唇,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吴彩凤又瞪了李秀兰一眼,道,“你呀,就是小姐的性子,丫鬟的命。”

    吴彩凤说完,扭头气呼呼的回了屋。

    晚上,李秀兰的父亲李国强得知李秀?#24049;?#22799;爱?#25104;?#20102;,也是一脸不高兴。

    要知道上个月,李秀兰可是从夏爱党那里要了20多块钱给了吴彩凤,若是每个月都能从夏爱党那里要20多块钱,他家大儿子何愁找不?#36739;?#22919;儿啊?

    就算以后李秀?#24049;?#22799;爱党结了婚,夏爱党可是高干子弟,有个当大官的爸爸,那以后肯定能拿更多的钱回娘家,多好的事儿啊,都被李秀兰给毁了。

    李秀兰面对家里所有人的指责,更是抬不起头来。

    第二天,夏爱党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李秀兰。

    夏爱党皱了皱眉,想转身就走,可上班时间已经快到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李秀兰看到夏爱党,眼睛一亮,立刻惊喜道,“爱党,你来啦。”

    李秀兰说完,噔噔噔的跑到夏爱党身边,一双眼含情脉脉的看着夏爱党,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两个鸡蛋,一脸娇羞的对夏爱党道,“爱党,我知道你每天工作肯定很辛苦,我给你带了两个鸡蛋吃,你尝尝,可好?#38405;亍!?br/>
    李秀兰说着,就要去拉夏爱党的手,把两个鸡蛋塞到夏爱党手里。

    夏爱党连忙后退一步,面容严肃道,“李秀兰同志,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之间没有关系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26032;穡俊?br/>
    “让别人看到,?#38405;?#23545;我都不好,你难道想要别人每天在背后议论你吗?”

    “爱党,”李秀兰眼圈一下子红了,委委屈屈道,“以前是我娇蛮任性,伤了你的心,我以后会改的,你就原谅我吧。”

    ?#30333;?#20174;和你分开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议论我,我心里难过死了,你以前那么?#19981;?#25105;,现在你难道忍?#30446;?#25105;难过?”

    若是以前,李秀兰露出这幅楚楚动人之色,夏爱党会非常心疼,恨不得把李秀兰搂在怀里,好好安慰。

    ?#19978;?#22312;,夏爱党只觉得有点烦,他和李秀兰已经说的够清楚了,可李秀兰还是纠缠不清。

    突然夏爱党看到正往这边儿来的孟大姐,眼睛一亮,忙挥手道,“孟大姐。”

    孟大姐看到夏爱党,也对着夏爱党笑了笑,目光落在了站在夏爱党旁边的李秀兰身上,眉头一蹙,随即大踏步的走到夏爱党身边。

    夏爱党看到孟大姐,就跟看到了救星一样,对孟大姐道,“孟大姐,你帮我劝劝李秀兰同志吧,我已经跟她说过了,我跟她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希望她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

    孟大姐听了,挺了挺胸膛,对夏爱党保证道,“爱党啊,这件事情交给我,你放心。”

    然后孟大姐让夏爱党离开,去办公室。

    李秀兰见夏爱党要走,想追,孟大姐一下子就挡在了李秀兰面前,挑了挑眉毛道,“李秀兰同志,你知不知道你最近在场子里很有名啊?”

    夏爱党走了,李秀兰就没必要继续装了,她也知道,这个孟大姐也没少在夏爱党面前说自己的坏话。

    面对孟大姐李秀兰,也没多少客气,直接道,“还不是你们这些长舌妇在背后议论我。”

    孟大姐听了,冷笑一声,“我们在背后议论你不假,可这不是你自找的吗?”

    “以前爱党?#38405;?#22810;好啊,你却总想着?#26082;思?#20415;宜。”

    “你跟?#24605;?#29233;党没订婚没结婚,就让?#24605;?#25226;大半的工资给你,这还不够,还想让?#24605;?#20174;家里?#20204;?#22635;补你家的那个大窟窿,你脸皮咋那么厚呢?”

    李秀兰?#24187;?#22823;姐戳中要害,心中?#24352;?#30828;着头皮道,“关你什么事儿啊?你管什么闲事?”

    孟大姐却理直气壮道,“大家都是一个厂子里的工人,你这么欺负?#24605;?#32769;实人,真是不地道,幸亏爱党早早的就跟你散了,我们这些人呀,都拍手叫好。”

    “?#28909;蝗思?#37117;跟你散了,你还纠缠?#24605;?#24178;什么?你一个姑娘家整天整天的缠着?#24605;遙?#20002;不丢人哪?”

    李秀兰嘴硬道,“爱党以前那么?#19981;?#25105;,他之所以跟我散了,只是跟我怄气罢了,他还是?#19981;?#25105;的,这是我跟爱党之间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孟大姐是厂子里的老人了,闻言叫道,“李秀兰同志,我警告你,你以后若是再来纠缠夏干事,那么我就只能去?#39029;?#38271;了,到时候...”

    孟大姐这话威胁意味十足,李秀兰一下子白了脸,孟大姐看着李秀兰的模样,又加了句,“你可别忘了,你现在还只是临时工呢。”

    李秀兰双手紧紧攥着衣角,不甘道,“?#26143;?#30340;事情,厂长不会管的,现在都倡导恋爱自由。”

    “现在倡导恋爱自由不假。”孟大姐嗤笑道,“可?#24605;?#22799;干事不想和你谈对象,你就是在纠缠骚扰?#24605;遙?#25026;吗?”

    李秀兰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红着眼睛,狠狠瞪了眼孟大姐,转身就跑了。

    孟大姐见李秀兰跑了,顿?#26412;?#20687;个打了胜仗的将军似的,抬头挺胸的进了办公室。

    夏爱党看到孟大姐进来了,忙站起身道,“孟大姐,给您添麻烦了。”

    孟大姐摆手道,“小事儿,小事儿,我和那个李秀兰说了,她以后应该不会再纠缠你了。”

    夏爱党松了口气道,“孟大姐,真是太?#34892;?#24744;了。”

    或许是孟大姐的话起到了效果,之后两天,李秀兰真的没有再来纠缠夏爱党,夏爱党也松了口气。

    这天中午,李秀兰来到食堂吃饭,又买了个杂粮馒头,一碟咸菜,味同爵蜡般吃着。

    郭槐正好也来食堂吃饭,一眼就看到了李秀兰,眼前一亮,一屁股坐到了李秀兰旁边,看到李秀兰竟然在吃杂粮馒头和咸菜,脸上当即露出心疼之色。

    “秀兰,你咋能吃这个呢?”

    李秀兰看道郭?#20445;?#27809;好气儿的白了郭槐一眼,没说话,不想搭理他。

    郭槐当即站起身道,“我去给你买猪肉馅饺子,你等着。”

    李秀兰听了,吃咸菜的动作一顿,也没反驳。

    郭槐当即就去给李秀兰买了碗猪肉馅饺子,?#35828;?#20102;李秀兰面前。

    李秀兰看着面前白嫩嫩,像元宝一样的猪肉馅饺子,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

    郭槐在一旁看的差点流口水,却只能强忍着,把李秀兰吃剩下的一半杂粮馒头,拿了过来,也不嫌弃,塞进嘴里就大口吃起来,就着那点儿咸菜,吃了个精光。

    吃完一大碗猪肉馅饺子,李秀兰才感觉自己重新活了过来,看向郭槐时眼神也柔和了不少,还低低说了声“谢谢。”

    郭槐见了,激动的高?#35828;潰?#31168;兰哪,你看是不是只有我?#38405;?#26368;好?只要你答应跟我谈对象,嫁给我,我以后天天都给你吃猪肉馅饺子。”

    李秀兰白了眼郭?#20445;?#31449;起身,拿着自己的饭盒离开了食堂。

    之后几天,郭槐又开始叫李秀兰一起去食堂吃饭了,李秀兰也没拒绝,于是场子里又开始流传,李秀?#24049;?#37101;槐开始谈对象了。

    夏爱党知道这个消息后,什么都没说,心里似乎还松了口气,可是李秀兰的爸妈不乐意了。

    李秀兰的妈妈吴彩凤去邻村走亲戚的时候,听人说自家女儿跟邻村那个叫郭槐的臭小子搞对象,气得脸?#24049;?#20102;。

    等李秀兰回到家,吴彩凤劈头盖脸,就骂道,“你个不省心的臭?#23601;罰?#25105;让你去跟夏干事和好,没想到你竟然跟郭槐那个穷小子搞对象,你要气死我呀?”

    李秀兰立刻反驳道,“妈,我什么时候跟郭槐搞对象了?”

    吴彩凤见李秀兰也是一幅惊讶的模样,不像是在说谎,就道,?#20658;?#26449;人都这么说的。”

    李秀兰一听,就知道应该是郭槐说出去的,顿时?#24352;?#36947;,“妈,你放心吧,我才看不上郭槐那个臭小子呢,就是郭槐他这几天请?#39029;粵思?#39039;饭,然后就有人在背后嚼舌根,你可别当真,我看不上他的。”

    吴彩凤听了,这才长舒口气,然后道,“秀兰哪,妈知道郭槐那个穷小子?#19981;?#20320;,他请你吃几顿饭不要紧,但你千万记住,郭槐那个穷小子不能嫁。”

    李秀兰忙点头认同道,“妈,你放心,我心里明白。”

    吴彩凤这才点了点头。

    紧接着,吴彩凤又开始就旧话重提,“秀兰啊,别怪妈妈多嘴,你还是尽快和那个夏干事和好吧。”

    李秀兰听了,就苦笑道,“妈,你当我不愿意呀,是夏爱党他不想和我和好,我能有什么办法?”

    吴彩凤瞪了眼这个不开窍的女儿,说道,“你个傻?#23601;罰?#22899;追男隔层纱,只要你主动一点,热情一点,夏爱党他也就是个毛头小子,还能逃出你的手掌心?”

    第二天,夏爱党上班时又遇到了李秀兰。

    正好孟大姐也在旁边,孟大姐当即就要上前,却没想到李秀兰绕过孟大姐,走到夏爱党身边,仰着头,红着眼圈,倔强的看了眼夏爱党,语气略?#32536;统粒?#26174;得很难过,道,“今天下午下班后,小树林见,你若不去,我就一直等着你。”

    李秀兰说完,不等夏爱党回应,就跑了。

    孟大姐听到了,对夏爱党道,?#21543;?#23567;子,你可千万不能去呀,这?#23601;?#24515;眼儿多着呢。”

    夏爱党叹了口气,心里虽然有些闷,但他还是对孟大姐道,“大姐,你放心,我不会去的,您下了班儿,让人给她说句话吧,就说我不会去的。”

    孟大姐满意的点了点头。

    李秀兰来找夏爱党,许多人都看到了,李秀兰说的那句话,许多人也都听到了,场子又不大,不大功夫就传开了。

    下午下班后,很多人又有意无意的盯着夏爱党和李秀兰。

    夏爱党被看得浑身不自在,骑上自行车,就回家了,连宿舍都没回。

    孟大姐找人给李秀兰捎话,告诉她:夏爱党不会去的,可李秀兰下了班后,还是去了小树林。

    李秀兰来到小树林,依靠在一棵树上,一颗心,始?#25307;?#30528;...

    小树林儿里很安静,李秀兰心中焦?#20445;?#22312;小树林走来走去,直到天黑,都不见夏爱党的?#30333;櫻?#26446;秀兰一颗心渐渐凉了,知道她与夏爱党再无可能,可她还是不甘心,咬着?#20848;?#25345;在小树林又等了半个小时。

    天已经完全黑了,只能隐约看到厂子大门口,那盏大灯还?#32769;?#20142;着。

    就在李秀兰决定放弃的时候,没想到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李秀兰目光一下子亮了起来,惊喜转身,就看到一道身影朝她扑了过来。

    还没等李秀兰做出什么反应,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砸在了她的脑门儿上,李秀兰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热门小说推荐: 执掌豪门 无限?#21482;兀?#26469;啊,互相伤害! 深渊女帝本轻狂 金粉 天命女相师 末世修真之我欲?#19978;?/strong> 宠妃的佛系生活 珠?#25105;?#20107; 我靠与基友?#21727;?#25104;为龙傲天?! 重生1988:做个女商家 快穿:攻略星际少将 无敌从来到地球开始 ?#38469;?#20043;无上仙尊 宠爆!男友来自宇宙 ?#38469;?#22855;谈之黑皮书
英超直播吧360
上海快3彩票结果 北京赛车pk10公式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官网 重庆快乐10分技巧 pk10最牛稳赚模式8码 2011迅盈网球比分 顶呱刮国宝 吉林快吉林快三 当彩票托真实经历 11选五 内蒙古快三第49期 广东11选5精准一中一 湖南幸运赛车追号计划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时时彩出号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