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动心

作者:猪脚命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楚王的金牌宠妃最新章节第三百零九章 动心
热门小说推荐: 天域苍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绝世唐门 雪鹰领主 不败战神 黑铁之堡 白银之轮 灵域 武炼巅峰 武极天下 重生之围棋梦 裁决 电影世界逍遥行 深渊主宰
?    四下很安静,所以元正清没觉得多丢人,而且男女之间你情我愿,他还不至于如此小气。

    不过原因他还是有点想知道:“为?#35009;矗俊?br/>
    花生轻嗤一声:“也许事到如今你都不觉得自己有?#35009;?#19981;对,毕竟当初你一直都在遵从先?#25163;?#24847;办事。”

    元正清倒?#21069;?#23481;的笑了:“那倒不是,我不过是选择了自己想要选择的人而?#36873;!?br/>
    听他这么明白,显然是知道当初逼宫的事情不对:“?#19978;?#20320;还是背弃了自己的信义教条。”

    执金吾应该只遵从皇上没错,其实他要是在越王把持朝政之时,宣告百里珏的继承分位,楚王可能就失了先机,即便是有传召,?#35009;?#20102;机会。

    ?#19978;?#37027;会儿百里珏不肯直面越王百里瑶,以至于事情一?#26174;?#25302;,反倒是让百里御?#32972;?#37325;围,抢得机会。

    百里御成了皇上之后,前去战场鼓舞士气,保卫国家的时候,这些人却选择趁机逼宫,为难秦若白这么一个后宫女子。

    这种行为,令花生视为下作,不过她今?#25112;?#36825;人过来,可不是为了羞辱对方这么简单。

    “其?#30340;?#20250;求娶我,原因我也是知道几分。”花生面上没有分毫波动,似乎在谈论着别人的事情。

    “哦!怎么说?#20426;?#20803;正清敛目低头,令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你们元?#39029;?#23490;下去,很需要一个借口向皇上低头,而我正好合适,今?#25112;心?#36807;来,也是想着让你不要以这种方式博取机会。”

    花生自己?#35828;?#20303;,可不代表娘娘身边的其他人就?#35828;?#20303;,怎么说元正清也是个极为端正的男子,总会让一些把持不住的女子被撩拨的主动贴上去。

    除了她要嫁人之外,娘娘身边另外两人也不例外,到时候这?#19968;?#22312;她这里失利,转而将目光放在另外二人身上,保不住还真的能够成功。

    想必经过这一年来的时间,元家人也清楚皇上对皇后的偏爱,已经到了不守旧礼的地步,这种方式还真有可能?#27809;?#19978;的态度有所转变。

    元正清脸上笑意变味嘲讽,他测了?#21988;罰?#30446;光灼灼的盯着她:“若是不听,姑娘又想怎么做?#20426;?br/>
    花生却笑了,双眼却没有一点温度:“若是你不听,尽管放手来,杀个背叛者我还是可?#23472;?#21040;的。”

    简而言之,她也许不能对元?#20197;?#20040;样,但是被诱惑的背叛者,她却绝对会在婚前直接杀了。

    即便那人可能是的酥糖和芝麻,也不会例外,对于花生而言,存在的私心很少,作为一个按照死忠培养的暗卫,她不觉得这样的想法有?#35009;?#19981;对。

    而元正清却理解了这种行为,作为家中的嫡长子,他同样也有习惯性牺牲自我的想法。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更想将你迎娶回家了,?#28909;?#19981;让我娶别人,倒不如直接你嫁给我好了。”

    元正清笑眯眯的说道,似乎觉得这个想法不错。

    ?#19978;У人?#30340;目光看向花生的时候,却忽?#24187;?#20102;?#37221;攏?#23545;方没有一点儿被调侃到了羞涩,就那么沉静的看着他,好像他是个跳梁小丑。

    “说完了?#20426;?#33457;生问。

    元正清生出一种尴尬的窘迫,僵硬道:“嗯,说完了。”

    俊男靓女站在一起,话题却是这般的……奇特。

    元正清尴尬到?#24605;?#33268;,最后就板着一张脸告辞了,从未被一个女子整得这般无地自容。

    被人看破想法,拉过来警告一番,好在对方安排妥当,选了一个四下无人的地方与他说这件事。

    难道他还要?#34892;?#22905;的体贴?

    花生甚为友好的目送对方离去,完美的忽略对方急切逃离的背影。

    作为一个不择手段的人,自然不会笑话不择手段的其他人,大家也莫要笑贫不笑娼,其实差别不大。

    这件事就这么被花生干脆利落的搅黄了,秦若白没问原因,竟然黄了肯定就是不适合,这点小事她还是不会多问的。

    花生却将此事告诉了皇上。

    百里御没做?#35009;?#35780;价,元家依旧如同原来那样,不好不坏,尴尬的杵在一个位置上,不得前进也不能后退。

    秦若白一整天打发时间的事情倒是很多,她给花生找对象的同时?#35009;?#24536;了另外二人。

    五个月过去,秦若白父亲秦筑找到了接替者梁科,当初从常瑾侯手中接替过来的势力,如今重新送给了好友的儿子。

    梁科是常瑾侯的老来子,所以秦筑与常瑾侯年纪中间相隔正好?#19988;?#20010;梁科,没想到他竟然成了这父子二人中间的过度。

    梁科虽然年轻,大将军之位不可能直接交给他,可?#34892;?#20301;置即便空悬着,也不会随便交托出去。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个位置已经就是替梁科留着,毕竟如今他手中处理的事物,已经与大将军无异。

    可即便发生了这么一件大事,花生的婚事依旧没个着落,芝麻和酥糖都相继嫁了出去,花生却还在教导顶替那二人的宫女。

    “你倒好,便是为了改名,也?#38376;?#21147;一把才是,找个人怎么就这么难!”

    秦若白身边优秀的人不少,可竟?#24187;?#19968;个会是个花生,真是见鬼了一样。

    酥糖嫁给了青远侯府的管家二子,也就是秦若白娘家那边,对了她父亲辞退了大将军的职位,却还是免不了封侯,毕竟他劳苦功高,这是他应得的。

    芝麻则是嫁给了花生她兄长,这位始终没有名字的暗卫终于有了一个名字——梅林。

    这会儿秦若白才知道这对?#32622;?#30340;姓氏,秦若白说精明,其实大多数时候都很心大,花生没说的事情,她?#35009;?#24819;过特意去问。

    “您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上次我听见你和小鱼说要叫我梅良心来着。”花生一边替秦若白端上一盅安胎药,一边检查了一下屋内所有的角角落落。

    是的,秦若?#23383;?#20110;怀孕了,简直普天同庆,众位替皇上考虑来思虑去的大臣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秦若白听到花生的打趣,开心的纠正道:“这话不对,看来你是没有听完全,除了梅良心,还有好几个来着。”

    花生:“……”

    不过这找对象真的不是很容易,再加上如今她怎么也不放心将娘娘交给新开的几个宫女。

    秦若白这一胎,说不准就是未来的太子殿下,自然会?#24515;?#20123;心气不平的人看不过去秦若白的独宠。

    花生每天坚持不懈的检测也是为了周全,让她忧心的是,许多药物普通人吃了没事,孕妇吃了却是会出大事的。

    更别提这方面的手段层出不穷,只有意想不到,没有预料之?#23567;?br/>
    秦若白心大的很,毕竟她是百毒不侵,就是有毒药也毒不死她,喝了安胎药之后,秦若白用清水漱口之后,?#25512;?#36523;逛?#30333;?#21435;了。

    外头景致处处透着精雕细琢的美感,不像外头的世界,伸展都是自由的味道。

    “文钦真的?#24613;?#20170;年就参加科考吗?#20426;?#31206;若白忍不住问起苏文钦的事情。

    花生顿了顿,想起了那位目光坚毅的少年,嘴角扬起一道笑意:“他说他有?#25191;紓?#21363;便是失败了,也不会气馁。”

    秦若白沉默了一瞬,叹息:“他就从来没有不懂事过。”

    一个事事听话的少年,却更加让人放心不下,生怕有一天他便是撑不下去了,却还是死命撑着,然后转头却对她说没事。

    “他若是不想去?#35009;?#20107;。”秦若白有点后悔当初说的决定,明明是想让他今年体会学堂生活,好让他多和同龄人接触。

    结果他倒好,直接报了科考去了,学堂也有去,只不过却是直接进了速修班。

    这是科考学子都?#19981;?#30340;一个班级,里?#26041;?#35838;的皆是名门大儒,可要是没有基础,进去了就是?#35009;?#37117;听不懂。

    偏偏苏文钦别的可能不算擅长,读书越是读的不少,那会儿每一本书她都让他吃的透透的,才会将书本归纳进可售卖的行?#23567;?br/>
    她有点怕这小子会被京城的?#34987;?#36855;了眼,更怕他会在他人的?#25918;?#20013;失了心,变得看不清自己。

    “娘娘不用担心,?#24515;?#20808;生在,想来是不会有事的。”花生明白秦若白担心的是?#35009;矗?#20415;开口劝慰道。

    秦若白诧异的看了花生一眼:“你这是怎么回事,竟然会觉得穆长云可靠?#20426;?br/>
    花生以前很忧心的说过穆长云,此人眼中过于不羁不可控,不该让他担任苏文钦的老师。

    苏文钦若?#19988;?#21442;加科考,就不能学的太过放荡不羁爱自由,否则没了秩序,进了官场?#19981;?#26497;度不适应。

    这世间有才之人很多,但是能够留在官场的人却很少。

    花生目光闪了闪,显然有一瞬的涩然,尽管她?#20174;?#24456;快的解释:“?#31449;?#35265;人心,尽管穆先生本身随性,可是他还是有原则的。”

    本来?#30343;且?#20010;打趣,没想到花生竟然还少有的解释了,更别提?#19988;簧炼?#36893;的惊慌,?#32622;?#23601;是小心思被触碰到的惊异。

    秦若白抿了抿嘴,心下其实不希望花生?#19981;?#31302;长云,但是她若是直接说出来,肯定会?#27809;?#29983;觉得很难堪。

    “这倒是,他这人是经历过事的,为逝去的爱人报仇,可以隐忍多年,本性上就是有情有义之人。”

    秦若白?#27492;?#22840;赞穆长云,实则是将此人的一些信息侧面告知。
热门小说推荐: 1717之新美洲帝国 虎视何雄哉 幻之章 诘问道门 萌娃招父:娘亲是鬼医 都市最强皇帝?#20302;?/strong> 囚天传 田园小医妃 绝世剑魔 乌龙魔君 灰戈 光明王 地球来的修真者 幻想抽卡?#20302;?/strong> 幻术之道
英超直播吧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