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一章 刀剑争辉

作者:逢不识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山海横流最新章节第三一一章 刀剑争辉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23383;?#22825;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隋末我为王
面对龙鹄宮?#28909;?#30340;目光,朱璃恍若未见。

    被盖?#21830;?#25318;下之后,他的眼中,似乎有那么一瞬间,倏然腾起了一抹茫然。

    若是有人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茫然之后,他那天真懵懂的眼神,突然就变得犀利、清明了很多。

    无启之木,被山海经淬炼后,立刻就将第一波生气精华,反馈给了他;类似滋补之类的灵物,第一次服用的效果最佳,生气之精也不例外。

    朱璃的身体,吸收了这波生命精华,立刻?#25512;?#21040;了立竿见影的效果。

    他的心智,在短短的一瞬间,从原本相当于两、三岁幼子的心智,瞬间?#32479;?#38271;了起来,现在他的心智,已经相当于六、七岁孩子的心智了,眼神自然就清明了很多。

    无启之木,确实不愧神物;传说,无启国的国民数量,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生过变化,国民人数几乎恒定,这诡异的现象,就连后世的很多学者,都苦思不解。

    无启之木,乃是无启国特有的神木,国内百姓,每当即将大去时,只要手持无启之木,就会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情,垂垂老矣的生命,立刻就如枯木逢春一样,幡然一新,返老还童,?#20323;?#24471;以继续存活下去。

    山海经收纳无启之木,淬炼出生命精气,反馈给朱璃,让朱璃的心智,一瞬间,?#32479;?#38271;?#21073;?#30456;当于六、七岁孩子的心智了。

    六、七岁的孩子,已经?#22312;?#20154;事了,对于外人的目光,也有了自己的辨识。

    面?#23472;?#40857;鹄宫这些人的目光,尤其是后来的六位,他们看向朱璃的眼神,让他十分不舒服。

    “你就是朱璃,怀化大将军朱璃?”盖?#21830;位?#30520;一瞪,抱刀上前,神情狐疑地望向朱璃,直接?#23454;馈?br/>
    只是不待朱璃回应,四下里,无数的鬼卫,就突然扬起手中的袖弩,一言不发地就?#23472;?#20102;,龙鹄宮的所有人。

    这些鬼卫,受命前来保护朱璃,任何有可能带给朱璃伤害的人,他们都会视为威胁。

    不仅是簇拥着朱璃的鬼卫,用袖弩瞄准了龙鹄宮八人,那些隐在暗中,房檐上、旮旯处的鬼卫,同一时间,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

    盖?#21830;位?#38899;未落,龙鹄宮八人,立刻就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危机,那种如芒在背的威胁,几乎无处?#36745;凇?br/>
    感受到了这一切,李天府眉头紧皱,心中暗忖道,身为北疆霸主,朱璃怎么可能是一个傻乎乎的青年呢?

    文?#24049;?#38451;光刚刚提到朱璃时,他们还真以为这个青年就是朱璃,无论是对方的年纪和样貌,还是他身边的护卫阵仗,无不说明这个青年,身份显赫,必非常人。

    可是接触到对方的眼神,以及听了文?#24049;?#38451;光,在一旁,叽叽喳喳地向两位师姐,讲述了整个事情经过,李天府?#28909;耍种?#28176;怀疑了起来。

    一旦有了怀疑,作为龙鹄宮的大师兄,李天府就不得不审时度势了。

    守卫朱璃的人手绝对不少,无论是在明处,还是在暗处。

    一旦他们对朱璃动手,必然?#23835;?#23545;?#21073;?#19981;顾一切的?#22836;?#24361;箭,乱箭之下,李天府也不能保证,自己师?#32622;?#20843;人,人人都能全身而退。

    在不确定朱璃身份真假的

    情况下,师命固然难违,但是让师?#32622;?#20960;人,全都处于危险之中,也绝非智者所为。

    一念至此,李天府已经有了隐退之心;可就在这个时候,朱璃却突然扬起头来,寸步不让地望向盖?#21830;危?#38143;然道:“是又怎么样,想打架吗?”

    初生牛犊不畏虎,怕字怎么写,他现在恐怕,还不知道吧;盖?#21830;?#38712;气凛然,在他六、七岁的心智中,是决?#36745;?#35768;自己被人吓毛的。

    现在的情况,就相当于一个倔强的乡间小子,为了彰?#23472;?#24049;的坚强,根本?#36745;?#35768;自?#28023;?#34987;被别人吓倒。

    可不要忘记,朱璃的身体,可是一名十八、九岁的青年了,再加上他竟敢顶撞盖?#21830;危?#30475;在这位四师兄的眼中,就让他十分?#36745;?#36215;来。

    盖?#21830;危?#19968;柄霸刀闯江湖,生死几度、罹难几何,在如今的大唐天下,他竟能悍然地闯出了,云隐霸刀的威名,可见其人绝对不凡。

    可是,如此不凡的人物,却在一个边疆小镇,被一个傻小子给顶撞了,他心中岂能自在。

    “小子,对待前辈客气点;虽然你的属下很多,看起来也挺唬人,可若是动起手来,像你这样的野小子,信不?#29275;?#25105;一巴掌就能?#20035;?#21313;几个。”盖?#21830;?#30511;着眼睛,冷眼望着朱璃,稍显郁闷地教训?#39304;?br/>
    “放肆。”面对盖?#21830;?#30340;训斥,朱璃尚未回应,一旁的荆铭倒是火了。

    以朱璃往日的武道造诣,即便放在整个大唐天下,胆敢狂言一巴掌?#20035;?#26417;璃的,就连天下五仙那样的人物,也不敢吧。

    “你是何?#28909;宋錚?#20063;敢大言不惭,我家郎君,若不是遭受重创,?#25512;?#20320;,给我家郎君提鞋都不配。?#26412;?#38125;冷睨着盖?#21830;危?#20919;然犀利的反诘?#39304;?br/>
    循着声音,盖?#21830;?#26395;向了荆铭,一双虎目之中,隐有狂暴的怒焰,在不?#38505;?#33150;。

    荆铭给予盖?#21830;?#30340;感觉,就像一条隐藏在漆夜中的毒蛇似的,不但阴森、可怖,还隐有狠毒、悍不畏死之感,这样的人,一般都不是善茬。

    盖?#21830;?#26080;意招惹对?#21073;?#21487;不代表他怕对?#21073;热?#23545;方找上了他,而?#19968;?#26159;如此不客气,他又岂能不怒。

    只见他针锋相对地怒?#24188;?#33606;铭,冷然道:“你又是哪位,刚才的话是你说的吗?哼,我给这傻子提鞋都不配,那你不妨过来?#20801;裕?#25105;盖?#21830;?#21040;?#30528;?#19981;配。”

    荆铭闻言,毫不迟疑,立刻就走到了朱璃的身前,将他挡在了身后,双眸同样虚眯起来,针锋相对地逼?#24188;?#30422;?#21830;危?#20919;漠道:?#25300;一?#30495;想?#20801;裕?#20320;这蠢货,到?#23376;?#20960;斤几?#21073;?#31455;?#24050;?#26021;我家郎君。”

    荆铭一言未尽,双方之间的?#38382;疲?#26356;加紧?#29275;?#21073;拔弩?#29275;?#22823;有风雨欲来之态。

    盖?#21830;?#20398;辱了朱璃,荆铭身为朱璃的臣子,他岂能坐视,他要光明正大地击溃对?#21073;?#20026;朱璃?#19968;?#22330;子。

    面对荆铭的不屑、怒斥,盖?#21830;卫?#20919;地看了对方眼,?#36745;?#22810;言,高手证明自?#28023;?#20174;来?#36745;?#21475;角之争,手底?#24405;?#30495;章,才是最直接的方式。

    二人对?#29275;?#21183;在必行,一刀、一剑,必然齐鸣。

    剑乃百兵之君;刀乃百兵之霸。

    荆铭用剑,盖?#21830;?#29992;刀,君、霸相争,刀剑未鸣,气势已轰

    。

    一时之间,奕记烧烤店前的空地上,风,似乎更加狂猛了起来;狂风之下,地上的落叶、枯枝,瑟瑟而动,似有碎石瓦砾,也跟着震颤不停。

    突然,盖?#21830;位?#30520;一凝,大喝一声:“刀乃勇者之兵,刀出无回、刀出无悔。”

    言未尽,众人突然感觉一道?#27627;?#22825;地的银光,倏然飙射而出。

    银光极亮,好似黎明前,那分开天地、分开昼夜的曦芒,一刀极尽耀眼,放眼天地一片银白。

    刀出一瞬间,天地之间,?#36335;?#38500;了那一抹,明亮到极处的银芒之外,万物不存,时间凝滞。

    刀光极耀,挥刀极快,快到刀身脱离刀鞘的一瞬间,就已来到了荆铭的头顶上方。

    简单的一式拔刀斩,显露出来的威势,盖?#21830;?#23601;不愧霸刀之名。

    毫无疑问,盖?#21830;?#30340;刀道修为,已经达到了一个极尽的高度,放眼整个天下,能?#36745;?#20992;道的造诣上,和他相提并论的,恐怕还真没有几个。

    可是他快,荆铭也不慢。

    曾记否,富平城中,有一壮士割肉喂母,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荆铭。

    也正是因为如此,朱璃一直对他信任有加,至孝之人,即便坏,也绝对坏不到哪里去。

    在朱璃得到七杀剑的第一时间,就直接交给了荆铭。

    这四、五年来,为了回馈朱璃的信任,荆铭一直勤练不辍,现如今,七杀剑早已被他修炼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了。

    几乎就在盖?#21830;危?#19968;刀出鞘的刹那,荆铭的长剑,也悍然挥出。

    剑出如水,好似一泓清澈生潋的秋水,秋水落天,水幕天华。

    刀光耀眼,长剑肃?#20445;?#24102;动着周围的气温,都突然下降了十来度。

    七杀剑,乃是杀剑,剑出必杀、不杀不归。

    “当”

    刀若极光、剑若惊鸿,刀剑相击,脆响有声。

    湍急的气流,尚未来得?#20843;?#34384;而出,二人就已一触即走。

    观战的众人,长发激荡、衣袂乱舞;杨正见、李文旖二人,还突然抬起玉手,按在了自己的面纱上,防止面纱,被这骤然激起的狂风,给掀飞了。

    风更?#20445;?#24433;繁芜。

    在那繁芜的身影中,长刀呼啸、利剑横空,只见二人身影如龙、刀剑如梭,围观之人,鲜有人能够看清他们的招式。

    “当、当、当......”

    密集的碰撞声,鼓荡得人耳酥麻。

    二人从平地上打到房顶上,继而?#25191;?#25151;顶打到了半空?#23567;?br/>
    ?#21830;?#22914;刀、荆铭如剑,刀剑争辉,龙争虎斗;不说他们出招的威力有多大,光是二人展示的身法、速度,都让九成九的人,望尘莫及。

    围观的众人,能够凝神细看的,只有有限几人,但在这有限的几人中,朱璃赫然就是其中一个。

    他虽?#24653;?#26234;不全,可是他的眼力还在。

    胸口重创,让他遗忘了很多事情,就连武悼教给他的刀法、矛法,也都被他忘得一干二净;可经年对武艺的锤炼,?#20323;?#24418;成的武道本能还在,那高人一等的眼力、以?#38712;?#32463;参悟心?#33579;?#20063;早已化作他天赋的一部分。
热门小说推荐: 京都贵女手册 我的帝国 逆袭三界 龙回汉末 盛唐之帝国崛起 三国之?#24179;?#31995;统 三国之太古九鼎 谋定江山 带着三国宝物闯水浒 乱世宏图 老胡同 氪金开挂就是爽 三国之绝世?#32972;?/strong> 云螭命 倾?#38808;?#31070;呆萌妃
英超直播吧360
广东26选5开奖信息 广西快乐十分投 东方6+1玩的人少 江西老时时彩开奖直播 贵州快3爱乐彩 神算天师单双中特 吉林11选5最新玩法 25选7有多少种 贵州11选5前三基本走势图 福彩3d乐彩网 516棋牌游戏 快乐双彩40期开奖结果 25选7一等奖多少钱 双色球2019027 500彩票网概念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