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5章 将军 不要冲动

作者:恶鬼福多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帝国之鹰最新章节第775章 将军 不要冲动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23383;?#22825;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隋末我为王
嘴炮先行,大炮在后,是陈道的一贯作风。

    通过“德国之声”广播电台里的职业嘴炮高手们,陈道?#23472;?#24049;和弗拉索夫中将的名义,向斯大林进行一连串的挑逗、嘲讽与辱骂,最典型的例子便是陈道亲?#23472;?#31295;,弗拉索夫中将说出的那句名言。

    “斯大林那个格鲁吉亚屠夫每多活一天,都是对空气的严重污染。”

    通过嘴炮拉满仇恨值,陈道开始思考下一步行动,决定赶到前线,就近指挥部队的行动。

    毕竟在卡利特瓦河附近,?#23567;?#33635;誉犹太人”步兵军、德国空军第一伞兵军、“帝国元帅”装甲师和101特种空勤团等部队,需要一个人来统一指挥这些部队。

    苏军反攻的当天凌晨,天还没亮,陈道在一个装?#23383;?#24377;兵排的护卫下,经过近三个小时的行军,?#25191;?#37096;队在战场上的枢纽地区,马尔基夫卡村。

    陈道?#25191;?#39532;尔基夫卡村时,这个村庄已经成为一座大兵营,南方赶来的荣誉犹太人步兵军的部队匆匆穿过村庄,向北方开进。

    村庄西北方的机场,二十四小时不间断有飞机起落,运送来成群的伞兵和各种军用物资。

    村庄内外更是高射炮林立,修筑有各种防卫工事。

    马尔基夫卡村与北面的卡利特瓦河防线直线距离约八十公里,陈道作为最高指挥官,视察过村内的守备情况后,决定赶往前线就近指挥。

    俄国人能听到“德国之声”广播电台,自己的部队当然也能听到。

    ?#28909;?#33258;己已经放出狠话,说自己就在卡利特瓦河边,还一脚踢爆铁木辛哥元帅的指挥部,总得去卡利特瓦河边露个面,哪怕是战斗结束后慰问下伤兵,也能鼓舞鼓舞士气,顺带为下一轮嘴炮提供素材。

    临近中午,正准备从马尔基夫卡村出发前往卡利特瓦河边与舒马赫少将会合,陈道接到“荣誉犹太人”步兵军军部的报告,大批来自博古恰尔方向的苏军装甲部队,正在对该军下属第一步兵师防御的?#27493;?#31859;罗夫卡一线发动攻击,攻势很猛烈。

    陈道赶往前线,最近的一条路恰好要从?#27493;?#31859;罗夫卡附近经过。

    为了安全,陈道被迫推迟出发时间。

    陈道的车队里,自带一辆无线电通讯车,装备有大功率电台和特制的天线。

    与舒马赫少将一系列沟通后,陈道得知,“帝国元帅”装甲师已经基本掌握卡利特瓦河防线战斗的主动权,正在发动反攻。

    了解到这个情况,陈道停止在马尔基夫卡村村头的等待,果断决定出发。

    在马尔基夫卡村村头,陈道并不是无所事事,为了消磨时间而等待。

    “帝国元帅”装甲师跨过顿涅茨河,深入敌后一路北上,在“俄罗斯式的烂路”上急行军超过二百公里,也遇到装甲部队公路行军必然会遇到的难题,那就是装甲车辆的故障问题,尤其是吨位比较大的坦克。

    一路急行军,一路上有坦克因为各种故障停车掉队。

    占领马尔基夫卡村后,舒马赫少将?#36873;?#24093;国元帅”装甲师的维修工厂留在这里。

    维修工厂连夜开工,用拖车把沿途掉队的坦克拉回马尔基夫卡村进行修复。

    因为要中途经过战场,陈道和副官们都觉得一个排的兵力太过薄弱,无法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立刻将主意打到村头的战地维修工厂上。

    一行?#24605;?#20307;坐在村头,一边给维修工们打气,一边就地征集部队。

    满怀真情的等待时,陈道很是感慨。

    别人是蹲在墙头等红杏,我是蹲在村头等坦克,一点都不浪漫。

    陈道?#28909;?#22312;村头蹲了有两个小时,抓到四辆刚刚维修好的坦克。

    两辆E-40型“黑豹”坦克,一辆四号H型坦克,以及一辆“东风”自行防空炮。

    不顾副官们的阻拦,陈道不再等待,带着这支由一个排的装?#23383;?#24377;兵,以及四辆坦克组成的卫队北上赶往前线。

    马尔基夫卡村距离?#27493;?#31859;罗夫卡城?#25381;?#19981;到四十公里,车队不到一个小时便赶到战场。

    ?#25381;?#36827;入激战中的?#27493;?#31859;罗夫卡城,陈道指挥车队早早离开公路,沿着一条乡间土路开到战场西侧“荣誉犹太人”第一步兵师的师部,

    在第一步兵师的师部,陈道了解到敌人的主攻地带是位于北侧的祖拉夫卡村,立刻率领车队再次启程。

    车队奔驰在乡间土路上,从战线后方的安全地带,绕到祖拉夫卡村西北?#24688;?br/>
    陈道坐在SD  KFZ  251型装甲车改装成的无线电通讯?#36947;錚挥?#20351;用密码,直?#20323;宰?#30005;台的话筒喊道:“我是海因茨·冯·罗森,我已经?#25191;?#25112;场,你听听前面俄国人的炮声,他们正在?#38431;?#25105;的到来。”

    说完,陈道伸手将话筒伸出车外,停留近十秒钟才缩回来。

    “我要冲锋了,你们什么时候到达战场?你们这群飞在空中的?#19968;錚?#31455;然比我这个用轮子在地上跑的人速度还慢,我白给你们搞来那么多直升机了。”

    听筒里传来洪亮的声音,还有明显的飞机引擎发出的噪音。

    “将军,我们已经到了,正在接近目标,你等等我们,不要冲动。”

    陈道?#23472;?#35805;筒喊道:“俄国人正在屠杀我们的?#20540;埽?#25105;能不冲动吗?给你一?#31181;?#26102;间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亲自带队冲锋。”

    “我们已经看到村庄,马上下来,我们来了,就是现在。”

    陈道站起身抬头看向南面的天空,就看到101特种空勤团黑铁大队下属两个连的部队,乘坐直升机,从马尔基夫卡村的机场飞抵战场上空。

    近六十架FI-382型“黑鹰”直升机掠过陈道的车队头顶,从西北方向划出一道弧线,分成两队,直扑祖拉夫卡村外的苏军。

    第一队近三十架“黑鹰”直升机绕到地面上苏军步坦集群身后,大部分将机身?#20063;嘍宰?#25932;人,机舱里的MG42机枪上,子弹链穿过枪身,子弹射出枪口,泼水般洒向地面上苏军的步兵。

    站位比较靠后的?#28982;?#28846;手和加农炮手首先遭殃,他们先是被直升机群忽然冲进战场所震慑,察觉到直升机群的来意后已经晚了,暴露在旷野下根本?#25381;?#21150;法躲避来自空中的打击。

    脆弱的血肉之躯被子弹穿?#31119;?#21363;使是卧倒也无济于事,只会被从天而降的子弹射穿身体,钉死在大地上。

    部分苏军步兵将手里的冲锋枪和轻机枪指向天空,与游走在天空中的直升机对射。

    大部分子弹落空,少部分子弹被机身?#32844;?#25377;住。

    德军直升机上射出的子弹,苏军步兵却只能用血肉之躯硬抗。

    武装型FI-382“黑鹰”直升机,将机头正对苏军坦克群暴露的后背,从天空向下看去,跟在T-34型坦克后面猥琐黑枪的SU-122自行火炮也暴露无遗。

    因为站位比较靠后,这些SU-122自行火炮反而成为包抄过来的直升机的首选目标。

    R-4M火箭弹拖着黑烟射出,对苏军坦?#39034;滴舱?#24320;“**”式攻击,破甲弹头击中车体,在?#32844;?#19978;留下致命的弹?#20303;?br/>
    在直升机面前,刚才还耀武扬威驰骋战场的苏军坦克成为一个个活靶子,被击毁在战场上。

    另一队“黑鹰”直升机?#19978;?#21271;方,机枪猛烈开火,沿途扫荡一切活动的目标。

    随着飞在队列右翼的一架直升飞机的呼唤,直升机编队紧急右转,直扑一个正在开火中的苏军122毫米榴弹炮阵地。

    看到从天空中直冲过来的直升机群,不到一?#31181;?#30340;时间,榴弹炮阵地上的榴弹炮兵顿时陷入混乱,炮手们惊慌失措,各自寻找武器对天射击。

    机身?#20063;?#23545;敌,直升机编队绕?#25490;?#20853;阵地盘旋飞舞,子弹落到地面掀起一溜溜?#23601;粒?#25171;到榴弹炮身上叮当作响,穿过炮手身体发出恐怖的嗤嗤声,每个炮位后面都留下喷血的尸体。

    炮兵阵地附近的防空武器疯狂开火,试?#30002;?#25318;直升机编队的行动。

    一辆四联装自行防空机?#21476;?#23556;天空,密集的子弹瞬间将一架“黑鹰”直升机?#20063;?#26426;身和飞机腹部打出无数弹孔,摇晃着坠落大地。

    一转眼,两枚R4M火箭弹飞来,正中防空机枪车头后部和机枪枪身上,猛烈的爆炸声中,防空机枪手的尸体飞出车厢,车体被爆炸震动?#27627;选?br/>
    硝烟散去,只留下?#25381;?#36710;头的卡车,散架的机枪和染血的车厢。

    “黑铁大队”两个直升机连肆虐战场北部,陈道却?#25381;?#32784;心观看。

    ?#23472;?#22823;功率电台上的话筒,陈道直接喊道:?#23433;?#23572;曼上校,布尔曼上校,你听到马上回话,听到马上回话······”

    一连呼叫?#22797;?#20043;后,听筒里传出一个声音。

    “将军,温斯特·布尔曼向您报道。”

    “你的部队走到哪了?我已经?#25191;?#25112;场,马上就要向俄国人发动冲锋,你尽快赶到战场,我们战场上见。”

    “将军,你不要冲动,我已经看到我们的直升机编队,五?#31181;?#20043;内就会和敌人交火,你千万别冲动。”

    “最多给你五?#31181;櫻?#20116;?#31181;?#20869;我见不到你的部队,以后部队营房军官宿舍的厕所全由你打扫。”

    陈道说完,放下话筒,让车队在祖拉夫卡村西面?#19994;?#29255;灌木丛隐蔽。

    陈道刚才呼叫的,是“帝国元帅”装甲师下属第二装?#23383;?#24377;兵团团长布尔曼上校。

    这个团被舒马赫少将放在防线东部做预备队,同时密切关注荣誉犹太人第一步兵师的阵地。

    陈道在路上已经和布尔曼上校取得联系,让他们配合101特种空勤团一同对苏军装甲部队发动反突击。

    第二装?#23383;?#24377;兵团快速南下,?#25381;?#20174;西北面,而是从正北方向,直插苏军步坦集群身后。

    比坦克先一步到达的是炮弹,团属炮兵营的12辆“黄蜂”自行榴弹炮率先开火,105毫米高爆弹飞过德军坦克和装甲车头顶,打响反攻的第一炮。

    地面上四号H型坦克营冲在最前面,装?#23383;?#24377;兵们乘坐SD  KFZ  251型装甲车在后面,背后拖着无边的黄色烟尘。

    正被来自空中的火力打的焦?#38450;枚睿?#22235;号坦克群的突然出现,一举击溃混乱中的苏军部队。

    侧翼和后方?#25381;蠺-34型坦克掩护,脆弱的SU-122自行火炮直接暴露在四号H型坦克的视野中,脆弱的车身根本无力提供足够的保护,75毫米穿甲弹飞来,穿透车身装甲,将SU-122自行火炮击毁。

    第一轮齐射,幸存的六辆SU-122自行火炮先后被击中,化为战场上的废旧钢铁,四号坦克群随即将目标转向幸存的苏军坦克和步兵。

    前方是三号突击炮拦路,后面是四号H型坦克包抄,头顶还有直升机编队扫射,?#35805;?#22260;的苏军步坦集群陷入一边倒的屠?#34180;?br/>
    步兵一片片倒下,无论是T-34型坦克还是KV-85重型坦克,先后被穿甲弹围攻,车体上遍布弹孔,冒着黑烟成为金属棺材。

    战场?#34892;模?#31062;拉夫卡村内,拉宾上尉察觉到直升机部队的到来,却?#25381;?#26102;间高兴。

    冲进村内的苏军步兵和坦克追着溃逃的部队,一路向村庄纵深冲来,他只能带着部?#24405;?#32493;撤退。

    一直败?#35828;?#26449;庄中部,村庄里房屋角落和灌木丛中,20毫米炮弹和机枪子弹一串串飞出,打的苏军步兵身上血肉横飞,才拦住追踪而来的步兵。

    T-34型坦克撞倒断墙,掩护着步兵继续发动冲锋,却?#25381;?#38754;飞来的75毫米穿甲弹击毁。

    拉宾上尉将伤员交给一个卫生兵,自己重返火线。

    和一个机枪组躲在一栋被掀翻屋顶的民宅里,拉宾上尉手里的突击步枪接连打出几个点射,击毙房屋外面街道上冲来的两个苏军步兵,正寻找新的目标,一个庞然大物忽然闯入他的视线。

    KV坦克,它们竟然也进村了。

    拉宾上尉惊?#20540;?#30475;到那辆KV-85重型坦?#35828;?#36716;炮塔,指向自己所在的房屋。

    来不及多想,他转身跑向房屋侧面,一纵身从侧面的断墙翻了出去,滚落到街道上。

    落地时,拉宾上尉的腰部撞到块砖头上,剧痛?#21451;?#37096;传来,他痛得眼前一黑,几乎要晕过去。

    “轰”地一声巨响从他之前呆过的房屋里传来,一顶钢盔飞上天空,?#39029;?#21644;黑烟立刻冲出房屋,冲到拉宾上尉身上。

    “啊······?#27604;?#21463;着剧痛,拉宾上尉捂着腰部,艰难地爬起身,将身体靠向残破的建筑,然后向西面挪动。

    眼角的余光,他看到那辆KV-85重型坦克摧毁房屋内的火力点后,继续沿着街道,向自己的所在的方位开来。

    拖着剧痛的腰部,拉宾上尉挪到墙壁的?#25112;?#22788;,恰好避开KV-85重型坦克射来的机枪子弹。

    摸出一枚M24手榴弹握在手里,拉宾上?#23601;?#27490;移动,用不了30秒钟,坦克会开过这里,坦克身后的步兵?#19981;?#21457;现自己,自己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逃?#36873;?br/>
    俄国人的作风一向?#30452;?#32477;对不能活着落到他们手里,拉响手榴弹和他们同归于尽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握着手榴弹,拉宾上尉小心翼翼地探头看向街道上的KV-85坦克,却发现那辆坦?#36865;?#22312;街道上,炮口指向西面再次开火。

    “该死,又有人被它盯上了。”拉宾上尉下意识地转头看向KV-85坦克指着的方向,却看到街道的另一面,停着一辆高大威猛的坦克。

    E-40,是E-40,我们什么时候有这种武器的。

    没等拉宾上尉想通这辆E-40型坦克是什么时候进村的,E-40型坦克炮口喷射出火光。

    拉宾上尉再?#24944;?#21521;KV-85重型坦克,就看到那辆坦?#39034;?#20307;前装甲上多出一个黑洞,第二枚88毫米穿甲弹飞来,再次在坦克的前装甲留下一个滚圆的弹?#20303;?br/>
    看到E-40坦克沿着街道向自己开来,后面还跟着十几名步兵,拉宾上尉很是激动。

    这些是援军吗?#20811;?#20204;什么时候来的?

    祖拉夫卡村西部,陈道看到四辆坦克和装?#23383;?#24377;兵们冲进村庄,配合守军发动反冲锋,才扔掉手里夹着的香烟。

    张嘴吐出一口浓烟,他扭头对巴赫少校说道:“集中优势兵力围歼敌人,才是在战场上?#29575;?#30340;秘诀。你们一个个的都劝我不要冲动,我?#25512;?#24618;了,我什么时候冲动过?你们自己看看,我们的部队正在对俄国人发动冲锋,?#25381;?#22235;辆坦克又能怎么样,俄国人能拦得住他们吗?”

    巴赫少校?#28909;苏?#26395;远处的战场,竟无言以对,他们的视线中,自己?#25381;?#22235;辆坦克和一个排的部队正在发动冲锋,俄国人的部队全面溃败,这是铁的事实。

    只是,总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貌似俄国人的溃败和这四辆坦克的冲锋,?#25381;?#20160;么必然联系。

    ?#20540;?#20102;大约二十?#31181;櫻?#38472;道才下达命令。

    “行了,枪炮声向东面转移了,我们现在可以冲锋了。”

    陈道乘坐的装甲车,和无线电通讯车一前一后开进祖拉夫卡村,陈道趴在装甲车车头机?#21476;浴?br/>
    一名步兵搀扶着走路一瘸一拐的拉宾上尉,走在街道边,看到迎面开来两辆装甲车,拉宾上尉抬头看向装甲车车头,恰?#27599;?#21040;陈道也低头看向他。

    认出陈道,拉宾上尉急忙抬起右手敬礼,陈道微笑着点点头,右手搭到?#36941;?#19978;轻轻一挥算是回礼,两个人擦身而过。

    “您在向谁敬礼?”

    拉宾上尉说道:“是罗森将军,没想到竟然是他亲自带着部队赶来救援我们。刚才,我真的以为自己要完了。”

    。搜狗
热门小说推荐: 一江春水误卿卿 大唐神级驸马 重生大唐当奶爸 南涟生北墨逆 马过江河 今朝有喜 明草 你的大明我做主 大唐龙牙 浮生为?#37117;?#20309; 抱?#31119;?#21016;备是我杀的 妻主在上:夫郎乖乖侍寝 抗日之浴血战神 冷傲王爷的痞王妃 步步?#22235;保?#33145;黑王爷,来战!
英超直播吧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