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调戏了

作者:?#20102;?#26579;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狂傲傻妃最新章节被调戏了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23383;?#22825;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隋末我为王
?    “据说在筹办什么宴会,很忙,那些上得了台面的人都被调到另一个厨房去了,咱们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也就只能跑跑腿什么的。?#34987;?#23376;叹息的说道,话语间有着淡淡的羡慕。

    宴会吗?

    什么宴会?

    “哦。”夙柳柳不再多问,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即接着向前走去。

    不用担心找不着路,这进府的第一天就被上了一堂课,关于这庭院的大致位置都细细的教导了一遍,?#28909;?#21738;里能去,哪里不能去,又?#28909;紓?#35813;注意什么,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21152;?#25152;交代。

    兰苑里面,住的是谁,夙柳柳不知道,她们到了门前,就被里面的大丫鬟接过了手中的罐子,看那丫鬟一脸嫌弃的驱赶她们的样子,夙柳柳表示无语。

    你那么嫌弃,还接我们手上的汤罐做什么,更不要说,等下你们里面的主子还要吃,你这嫌弃的有意思么。

    “木子,别发呆,我们快回去。?#34987;?#23376;看着夙柳柳呆呆的站在原地,忍不住伸手拉了一下。

    “哦。”夙柳柳应了一声,只是离去前,一根银针射向了刚刚那个趾高气昂的大丫鬟,随即,银针又随着银丝回到了夙柳柳的手?#23567;?br/>
    满是麻子的脸上勾起了一个笑容,很是诡异。

    对她大呼小叫是要付出代价的,?#20204;?#23601;让你长个三天的疹子吧。

    花子拉着夙柳柳按照来时的路往回走,刚走到拐弯处,就被前方的一个大力给撞了后退了几步。

    因为夙柳柳反应快,拉的及时,所以花子才没有摔落在地。

    “谁,谁不长眼睛,撞本小姐。”

    刚扶好花子,夙柳柳就听见一声极其?#32654;?#30340;叫喊声。

    “你们两个死老婆子,不但害的本小姐差点要摔倒,还弄脏了本小姐的?#36335;?#25226;你们卖了都赔不起。”随着一声谩骂,一道凌厉的鞭风就迎头而下。

    夙柳柳扶着花子的手一颤,两个人同时向一边摔去,看似被吓得,实则正因为这样的姿势,硬生生的躲过了那迎头而来的一鞭。

    “对不起,小姐,我们不是有意的,小姐息怒。?#34987;?#23376;一看这仗势就知道自己闯祸了,立马跪在了地上,连声道歉。

    夙柳柳则不痛不痒瘫坐在一边,?#30171;?#30528;头,那垂下的些许发?#31354;?#20303;了她那闪着寒光的眸子。

    月大小姐,真是冤家路窄啊,这大街上差点用马?#20154;?#22905;,这会子,又见面了,还以这样的一个场面,她们可真是犯冲啊。

    月凌?#21497;?#36215;鞭子?#25214;?#25381;出去,就被一只手给抓住了。

    ?#20658;?#28895;,你这脾气必须得改改,多大点事,至于你挥鞭相向吗?更何况这里是什么地方,你难道不知道吗,这里是你胡乱发脾气的地方吗?#20426;?#35757;斥的话语带着淡淡的怒意。

    “哥哥···”月凌烟?#23472;?#26376;无尘跺了跺脚。

    “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如玉不是你能纠缠的,你偏不听,要是再有下一次,我都不一定保得了你。”月无?#20928;?#35821;间皆透露着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我哪里不好了,那个傻子有什么好,不就是长得漂亮一点吗,整个一个草包加花痴,如玉哥哥为什么对她那么好,就是不愿意看我一眼,我哪里不好了,人聪明,又漂亮,还有一个很好的家世,我哪里就配不上他了,为什么就不?#19981;?#25105;,为什么连我?#30340;?#20010;傻子一句坏话都不允许,这是为什么,如玉哥哥从来没有那么凶过我,都是因为那个傻子,那个傻子,要是让我遇到那个傻子,我一定要杀了她,杀了她···?#36125;丝?#30340;月凌烟可谓是毫无形象,甚至带着点点的狼狈,一声声的怒吼,夹杂着委屈,但更多的是愤恨和杀意。

    “闭嘴,这些话你能胡乱说吗,你不要命了。”月无尘一把捂住月凌烟嘴巴。

    “唔,唔···”被捂住嘴的月凌烟挥舞着手臂,捶打着月无尘。

    杀她吗?

    坐在一边听到此话的夙柳柳忍不住勾起了嘴角,这?#24405;?#22823;小姐的志向可真是远大啊。

    自?#25490;说?#19981;到男人的爱,通常都不?#23835;?#24680;男人,只会恨那个阻碍了她的女人,真是奇怪的逻辑啊。

    还有,这个?#24405;?#22823;小姐是不是脑残,她哪只眼睛看见温叔叔?#19981;?#33258;己了,就算是?#19981;叮?#20063;是一种长辈对晚辈的关爱好不好,和她?#19981;?#28201;叔叔的那种男女之爱是不一样的,啊,果真是极品大小姐。

    不过,这大小姐看上去似乎是刚刚才受的气,这是不是就说明,温叔叔也在这个庭院里?

    温叔叔来做什么?

    因为金凤而来吗?

    是来找自己的吗?

    “把你们刚刚听到的看到的全?#23458;?#25481;,否则,我保证你们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一声修罗般的声音迎面而来,直接打断了夙柳柳的思绪。

    “是,是,公子,奴婢什么也没有听到,什么也没有看到。?#34987;?#23376;彷徨的跪在地上,连声保证。

    原来这看似仙人的人也会威胁人啊!

    刚刚听到的,她听到了什么,不就是一个争风吃醋的女人的愤恨不平么,这有什么好八卦的,刚刚看到的,她看到了什么,不就是一个泼妇骂街的小姐吗,有什么还宣传的!

    夙柳柳依旧坐在原地没有动。

    月无尘只当夙柳柳是吓傻了,也不再去问,只是拉扯着怀中不安分的妹妹向他们所住的小院走去,这一次住进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的,不是来让这个妹妹争风吃醋,撒娇打滑的,真是,都被爹和娘给宠坏了。

    冷眼看着离去的两个身影,夙柳柳冷哼了一声,随即扶起了一边的花子。“花子姐,人走了,我们快回去,那个女的好?#30528;叮?#30495;是吓死我了,还是厨房安全。”

    “对,对,还是厨房安全。?#34987;?#23376;姐点了点头,扯着夙柳柳的衣衫,两人相持着向厨房走去。

    是夜,华灯初上,半空中挂着皎洁的弯月,一丝丝银光从那弯月上撒下,给整个庭院蒙上了一层银纱。

    结束了一天的劳动,夙柳柳回到了睡觉的宿舍?#23567;?br/>
    梳洗了一番,夙柳柳半靠在?#21150;?#19978;看着?#24052;餑前?#31354;中的皎月,心中一片烦乱。

    她知道,温叔叔就在这个庭院的不远处,只要自己顺着白日里的方向找,很快就可以找到,但是,自己应该去找吗?

    感觉到近在咫尺的人,突然间?#34892;?#21364;步。

    她不知道自己对温如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不过,她知道,她?#19981;?#20182;身上的那股子温暖,那股子独独对她的温暖。

    可是,经过那夜之后,那份温暖还?#30475;?#21527;,她还能坦然的接受吗?

    那是他对别人的承?#25285;?#26159;对她的施舍,突然之间,她觉得自己好?#38378;闪?#21040;乞求那卑微的温暖。

    她想念他那温暖的怀抱,和那温暖的独属于她的笑容。

    ?#21507;?#30340;抓了抓头发,她发现自己换了一具身体,就连?#23472;?#20063;变笨了,总是想些有的没有的。

    算了,就算给彼此一个机会吧,她要去问清楚,问清楚了,心里就不会再留恋。

    可是,她这样突然出现会不会太奇怪了点,哎呀,真是烦死了。

    ?#21507;?#30340;一夜就这样悄然无息的揭了过去。

    夙柳柳最终还是没有去找温如玉,毕竟这里面乱的很,她又是金凤携带者,还是小心点好,毕?#24618;絞前?#19981;住火的,谁又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一天,她突然?#32479;?#20026;了众之妖妖呢。

    今日,特别的忙。

    据说,庭院里晚上要开一场宴会,宴请这庭院中住着的所有的人,至于干嘛,这都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不就是为了那只金凤的传说么。

    当夜色悄然来袭之时,夙柳柳等一群大婶级别的人物被叫到了另一个大厨房帮忙,她们只能在厨房里活动,谁叫她们长得抱歉呢。

    人多也就意味着有空隙可?#23472;輟?br/>
    夙柳柳直接闪身到黑夜里,再出现之时,?#20011;?#30001;一个满脸麻子的乡村大婶变成了一个清秀的侍女。

    理了理衣摆,拨弄了一下头发,摇着身姿找了一个空子钻进了上菜的队伍里。

    还好这侍女的发式简单不难弄,要不然,光这发式就够她为难的。

    端着琳琅满目的菜式,夙柳柳走进了宴会的会场,也就是一处很空旷的广场,在广场的一边是种着各色花卉的花圃,另一边则是一条流动的河流,不知是通往何处。

    一双凤目在人群中不停的乱转,搜寻着?#23472;?#24049;有用的信息。

    侍女很多,所以,菜很快就上完了。

    紧接着,侍女一字型的排开,分别站在两边桌子后方的位置上,等待着客?#35828;?#26469;,好为之服务。

    大概过了一?#21335;?#20043;后,人渐渐的开始出现。

    夙柳柳看似目不斜视,实则一个不漏的将出现的?#24605;?#22312;了?#23472;?#37324;。

    当看到那个谈笑风生的带着点阴翳霸气的男子出现的时候,夙柳柳的瞳孔紧了紧,她看见了谁,耶律璟,居然让她看见了这厮,她差点就忘了有这么一个仇人。

    眸光往一边转去,与耶律璟谈笑的那个人,没有见过,长得还挺俊美,只是却很是阴柔,第一眼,夙柳柳就对此人没有好感,他给她的感觉就像一条?#26087;擼?#27491;在伺机待发,随时都会咬人。

    当夙柳柳将眸光偏了偏,看见站在那个阴柔的男人身后的那个人的时候,一口银牙差点咬碎,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伤她之人居然会出现在这里,哈,她还没有抽出功夫来找他,他倒是?#35753;?#20986;来了。

    她说过,他的样子她不会忘记,再次相见,一定要他还她那倒钩箭矢之痛。

    看来,这人就是和耶律璟勾结之人,他们之间到?#23376;?#20160;么阴?#20445;?#26412;来她不想参与这些纷争,但是伤她者,必须付出代价。

    不动声色的将这口气吞了下去,算账的日子,来日方长,她不会这么鲁莽。

    断?#38386;?#32493;的又走进了一些人,都是夙柳柳不认识的。

    然而,当那抹蓝色的身影出现的时候,夙柳柳的心颤了颤,看着那带着疏离的温润笑容,夙柳柳心中感慨道:叔叔,你依旧是那个样子。

    跟在温叔叔身边的是那?#24405;倚置茫丝蹋?#37027;月凌烟如同一只被拔了牙的老虎一般,很是温?#24120;?#19981;过很?#19978;В?#35265;过她?#32654;?#27169;样的夙柳柳看着她装的那么温柔的模样,真的连隔夜的饭都要吐出来。

    当夙柳柳看到温如玉另一边站着的人之时,又目瞪了一下,那不是她哥哥吗?她说人怎么跑没有了,原来他也来了,还跟温叔叔在一起,那就是知道自己失踪了···

    一个接一个的人出现,断?#38386;?#32493;,当那入口处不再有人群走动之时,夙柳柳依旧没有看到那抹熟悉的?#20185;?#36523;?#21834;?br/>
    淡如烟雾的凤目里闪过一丝失望,他不是说来吗,怎么不来,难道不想要他的金凤,不想要他的天下了?

    她真的不想承认,有那么一点点想他,虽然仅是想看看他而已,看看就好,那样的男人,她要不起,也不敢要,尽管她承认自己?#19981;?#20182;,但是她永远不会当着他的面说···

    温如玉与夙骏驰坐的那张桌子在夙柳柳的正对面,也就是说,只要他们一抬头,就可以看见她。

    夙柳柳?#34892;?#24515;虚的?#30171;?#19979;了眼睑,默默的调整了一下情绪,随即目不斜视的站在那里。

    “哈哈···各位远道而来,沈某有失远迎啊···”一?#21335;?#36807;后,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响彻在广场之上,如那被敲响的古钟一般,震动着众人的耳膜。

    是谁?

    夙柳柳扇着蝶翼般的睫毛,向声音的源?#25151;?#21435;。

    一个?#24515;昝来?#21460;出现在了夙柳柳的眼帘之内。

    “副城主,别来无恙啊···”

    紧接着,是一声接一声的招呼声,?#24515;昝来?#21460;也一一打了招呼。

    当然也有一些人依旧坐着没有动,夙柳柳估摸着大概是四国皇室的那些人吧。

    可是,为什么出现的是副城主,那城主呢···

    要是城主故意不出现,那夙柳柳就要夸他一声牛了,绝对的有胆识,明知道四国的皇室都来了,还这样生生的将别人给晾在一边,佩服。

    瞟了一眼对面,唔,温叔叔和哥哥都很淡定的坐在那里,不愧是她的叔叔和哥哥,有魄力。

    接下来都是一些什么杂七杂八的客套话,然后就是在中间的空地上上演了一些歌舞,众人随意的吃?#38498;群齲?#30475;的夙柳柳差一点就要打哈气了,更悲催的是,在这样的一个让人睡意连连的场景下,她还要端茶倒水跑腿什么的,真是不爽。

    迷蒙着眼睛,夙柳柳给身边的这位客?#35828;?#20102;一杯酒。

    刚准备退下去,大腿上传来的那粗糙的触感,引起了夙柳柳的反感,本能的,夙柳柳一个反手折了过去,下一秒就听见一声杀猪般的声音响彻广场,直盖过那歌舞之声。

    顿时,广场上一片寂静,歌舞停了下来,谈笑声也停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夙柳柳这边。

    听到那声?#21307;校?#22809;柳柳就后悔了,然而那些都是本能的发应,如?#25991;?#24618;她,事情?#20011;?#21457;生,只好想办法弥补了。

    半垂着眸?#21451;?#21435;眸中的冷意,最好让她安全过关,要不然,她铁定会将这个猪手乱伸的?#19968;?#32473;大卸?#19997;椋?#23621;然对她起了心思。

    ?#21307;?#30340;男子旁边那位?#24515;?#30007;子见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里,立马站起来赔笑道:“不好意思,惊扰各位,犬子没见过世面,初次跟?#38386;?#20986;来,失态了,失态了,各位莫要介意,请继续,继续,?#38386;嘧苑?#19977;杯,表示歉意,见笑了。”说着,三杯酒下了肚。

    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能进这里的人,都不是一般的人,不过就是一声大叫,众人笑呵呵的揭了过去,而那些自持身份很高的人,根本就不在乎这样的事情。

    所以,这一声意外的?#21307;校?#23601;这样不了了之,但是却还是被几个?#34892;娜说?#35760;上了。

    大家都不傻,每个人都看见了那人身边站了一个侍女,这侍女是城主府的侍女,究竟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很值得深究,但是现在不是追?#31354;?#20010;的时候,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

    姚鸿勇脸色不佳的低声呵斥着自己的儿子,?#25300;安?#24590;么回事。”

    “爹,她,她把我的手折断了。”姚?#23433;?#21741;丧着一张脸,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右手,?#23472;?#23002;鸿勇哭诉道。

    “一个丫鬟,也该对?#25103;?#30340;儿子动手,你是不是活腻了。”看儿子的样子也不像是作假,虽然姚?#23433;?#19968;无是处,是个纨绔子弟,但是姚鸿勇生了八个女儿,才生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怎么能容许别人对他儿子不利,当下就发了火,只不过,声音却明显的压低了,毕竟这里是一个他惹不起的人的地盘。

    “你看到我对他动手了吗,再说了,我?#36864;?#26080;冤无仇,我为什么要对他动手。”夙柳柳微抬起眸子,勾着嘴角?#34892;?#22066;讽的说道。

    不是她不想息事宁人,而是,这个时候?#20011;?#39569;虎难下,她不露出点狠色,说不定当场就能被这对父子给刮了。

    ?#26114;茫戏?#29616;在不跟你?#24179;希?#20294;是你要知道,你只是一个丫鬟,城主府是不会护着你的,你给?#25103;?#31561;着。”姚鸿?#36335;?#20102;一句狠话,现在不是解决这件事的时候,她的样子他记住了,这仇,等下再报。

    夙柳柳没有说话,而是退后了几步,站到了一边,等着吗?她不去找他算账就?#20011;?#26159;他的万幸了,居然还来挑战她,简?#26412;?#26159;自寻死路。

    姚鸿?#24405;?#22809;柳柳没有说话,以为她怕了自己,就不再理会,连忙哄着自己的儿子,直到承诺儿子等宴会散了之后将那个女人给他捉去,任由他处置的时候,才安抚了儿子的情绪。

    这件事情只是宴会中的一个小插曲,真正的高?#27604;?#26159;在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才出现。

    在宴会快要结束的时候,不知是谁大喝了一声,“副城主,城主怎么没有出现,是不是背着大家去寻宝去了···”
热门小说推荐: 世?#34892;?#22839;花,折枝为君嫁 玉谋 执手 改变 日?#20081;?#24191;孝 军工科技 名剑侠隐 超时空联盟 都市之绝世强兵 血儒生 ?#20658;?#29378;兵 猎谍 重生之全能小王妃 策史 骑着毛驴戏秦皇
英超直播吧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