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不是看上我四弟了

作者:?#20102;?#26579;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狂傲傻妃最新章节莫不是看上我四弟了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23383;?#22825;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百炼飞升录
?    “凤天瑞,天瑞,瑞···”没有理会风澜清的话,夙柳柳径自的呢喃着。

    听着这呢喃声,坐在一边的温如玉闭了闭眸子,掩去了眸中的情绪,那握在袖中的手更是不自觉的握在了一起,由此可见,他正在极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

    “叔叔···”突地,夙柳柳转身拉住了温如玉的手,抬眸很是执着的看向温如玉,道:“叔叔,我要去西域。”

    温如玉没有立刻回答夙柳柳,而是静默的看着眼前的那双满是认真的盈盈回眸,片刻之后,薄唇轻启道:“好。”没有多问,只一个字。

    “我要一个人去。”外戚,政权,小皇帝,凤天瑞,瑞儿,这些被她忽视的东西,在这一刻全?#30475;?#32852;在了一起,凤玄冥,明凰,相似的性格,乖张的脾气,莫名的神秘,他们会是同一个人吗?就像她一样,一个人有两个身份,她不知道,她的这个突发奇想对不对,但她知道,她要去证实一下,哪怕只有一丝的可能,都要证实一下,如果是真的,她倒要问问他,他离开她就是为了和另一个女人成亲吗,这就是他对她的爱吗?如果不是真的,那么就算他走运,逃过了她的一次追捕。

    此刻的她是矛盾的,?#35748;?#26395;是他,又希望不是···不管是不是,她都不要叔叔跟着一起去冒险,不要···

    “好。”依旧是一个字,然而就只是这一个个简单的字,却包含了无数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叔叔,你最好了,我们先吃饭吧,我知道叔叔?#19981;?#21507;什么,我帮叔叔先点菜···”说着,夙柳柳就大声的叫了小二开始点菜,此刻的她?#21482;?#22797;刚刚从温府出来的那个模样,仿似刚刚的那个?#34892;?#20005;肃的她不是她?#35805;悖?#20223;似刚刚那个说要一个人勇闯西域的人不是她?#35805;恪?br/>
    看着这一对看上去?#34892;?#22855;怪的叔侄,风澜清垂下了眸子,掩去了眸中的情绪,继续摇着扇子,不温不火的等着夙柳柳点菜···

    清风城,虽然是山中之城,但是它却很是?#30343;?#21407;因无他,只因它是通往四国的要道,确切一点说,是近道,清风城有是四个城门,分别通向四国。进城不需要缴纳银税,但是出城,不管你是出哪个门,都必须缴纳银税,来来往往,自然就?#30343;?#20102;起来。

    并不是没有其他的路去别国,只是比起绕道,从这里缴纳一些银税比较合算。

    穿过西城门,入眼的是一条宽阔的大道和道路两?#38405;?#25104;排的枯树。

    城门前的不远处,此刻正停着一辆马车,马车前站着一对璧人儿。

    修长的手?#23500;?#36807;那娇嫩的脸庞,“好好照顾自己,要是不开心了,?#31361;?#26469;找叔叔,叔叔会一直在这里等着你。”

    纤纤素指附上那修长的手指,“叔叔,我不是小孩子,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好好照顾自己。”

    “好。”一个字,一个微笑,一切尽在不言?#23567;?br/>
    “叔叔再见。”笑着道了声别,倾身上前,在那温润的脸庞上印下了一吻,随即毅然转身跨上了身边的那辆马车。

    站在?#24403;?#30340;千霖?#23472;?#28201;如玉弯了弯腰,随即一个跃身坐上马车,扬起鞭子猛的一下抽打在?#22235;?#39532;儿的身上,顿时,刚刚还悠闲的四处张望的马儿立刻扬起了马蹄向那望不见尽头的远处奔跑而去。

    空气中扬起了阵阵烟雾,待那烟雾散尽,宽阔的大道上只剩下一抹站立远望的蓝色身影。

    冥王大婚是在两个月之后,所以夙柳柳并没有很着急的赶路,而是一路游玩一路观望的向前而行,大?#24222;?#20102;一个半月的时间,她才到达西域的都城京都。而她之所以带着千霖,一方面是为了让叔叔放?#27169;?#21478;一方面则是她不认识路,有人带路,何乐而不为?

    此刻已是深冬,天气很是寒冷,虽然有内力护身,但是夙柳柳还是习惯性的抱着一个暖炉,她?#19981;?#37027;从手中传来的淡淡暖意,那样感觉真实。

    一袭白衣,一抹白纱,站在人群中是那样的平凡,却又是那样的独特。

    平凡的让人以为是哪?#39029;?#26469;游玩的大家小姐,独特的却是那身上所散发的超然脱俗的那种悠然气?#21097;?#35753;人不忍亵渎。

    刚下马车,还没有走几步,就被人给拦住了去路。

    “不知,这位是哪家的小姐,?#25191;?#21738;里来,在下是否有这个荣幸可以请小姐一起喝个茶。”声音很是悦耳,只是那调调却不怎么和谐,显得?#34892;?#26080;赖。

    站定脚步,轻轻一个抬眸,本来只是想淡定的看上一眼是哪个混蛋如此的胆子拦了她的去路,却不想,那入眼的容貌却显得?#34892;?#29087;悉。

    不待夙柳柳说话,又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三哥,你收敛一点,这里不是?#20381;鎩!?#36825;个带着淡淡责备的声音很是沉稳,但听在夙柳柳的耳中,却是犹如重磅?#35805;恪?br/>
    错愕的转过眸子,看向那声源,她说这个?#34892;?#26080;赖的男人怎么?#34892;?#29087;悉,原来是和他?#34892;?#30456;似。

    他叫这个男子三哥,是不是就说,他们是兄弟呢?

    荀郝煜看着眼前这个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的女子,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似乎?#34892;?#21388;烦,但是在发现对方的目光并不是?#35805;?#22899;子的痴迷,而是一抹淡淡的探究和错愕之时,又忍不住升起一股疑惑,这双眸子,为何看着?#34892;?#29087;悉?

    “咦,小姐你这般看着我四弟,莫不是你看上我四弟了?可是不应?#20882;。?#22899;子不是都该?#19981;?#25105;这一类型的吗,怎么会看上我这个?#34892;?#38754;瘫的弟弟呢?#20426;?#35828;着,荀郝磊很是自恋的拨了拨额前的发丝,另一只这是很骚包的摇了摇手中的折扇。

    看了一眼那摇摆的折扇,夙柳柳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能不能不要到哪里都让她遇到这么骚包的男人。

    收回看向对面那兄弟二人的眸光,夙柳柳往左侧偏了偏,抬脚无视那两人的向前走去,不管煜为何出现在这里,以她现在的身份,他们不适合相认,而这冥王大婚,更是和那不知?#26469;?#21738;里跑出来的东湾公主的大婚,定会引起四国的关注,京都,西域的都城,本就是鱼龙混杂之地,再加上这令人关注的消息,更是混杂不堪,她还是淡定一点比较好。

    “莫不是我魅力下降了,怎么都吸引不了姑娘了。”看着绕过自己的夙柳柳,荀郝磊更加卖力的摇起了扇子。

    “小姐。”放好马?#20498;?#26469;的千霖刚刚好看到夙柳柳被两个?#21543;?#30007;子拦住去路的场面,不过,还不待他走到身前,就见她径直的向前走去,但他依旧?#34892;?#19981;放心的叫唤了一声,这一声中带着淡淡的询问,仿似只要夙柳柳说一声,他就会立刻去处理这两个男子?#35805;恪?br/>
    “无碍。”随意的摆了摆手,夙柳柳没有停下那前进的脚步。对于千霖,这个从最初看不起自己这个傻子到最后变成?#27425;?#33258;己的少年,夙柳柳有种吾家有郎初养?#20667;?#24863;觉,瞧这孩子,被自己搞的···

    不消片刻,夙柳柳和千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荀家兄弟的眼帘里。

    “哎,真是出师不利,怎么初到这京?#21152;?#19978;个不知容貌的美人,却被人给藐视了,难道真的是我最近魅力下降了···”荀郝磊摇着扇子,再一次的感叹了一下,转首,刚想向自己的弟弟探讨一下有关于自己魅力的问题,就见自己的弟弟很是认真的看着刚刚那女子消失的方向,“呀,四弟,莫不是你春心萌动了,要是你真看上那姑娘了,哥哥立刻帮你说媒去,虽然哥哥少了一个美人可以?#37070;停?#20294;是只要弟弟你别每日只?#23472;乓话呀#?#21733;哥很是乐意。”

    听着荀郝磊那?#34892;?#25103;谑的话语,荀郝煜转眸不咸不淡的看了荀郝磊一眼,随即抬脚转身向大路对面的客栈走去,那是他们的下榻客栈。

    “哎,哎,弟弟,你别走啊,你还没有告诉哥哥你是不是真的看上那个姑娘?#22235;亍!?#33600;郝磊不死心的摇着扇子追了上去。

    而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某家客栈的一间雅间内,有一双如蛇?#35805;?#38452;翳的眸子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只见他?#23472;?#36523;后之人说道:“去,查查那位被我那个好弟弟关注的女子到底是谁,?#28909;?#20182;那么?#19981;叮?#25105;这个做哥哥的怎么能不成人之美呢?#20426;?br/>
    “是,主子。”站在他身后的那人应了一声,随即迅速的消失在了原地。

    无辜的夙柳柳再一次被莫名其妙的拉入了不知名的漩涡,不过,这漩?#20804;行?#30340;主动权究竟是谁在主宰,那就不得而知了。

    ?#34987;?#30340;大街,人群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直到月上中天,  那?#24615;?#30340;声音才逐渐归为平静。

    双臂枕在脑后,一双凤目闪着不知名的情绪看着那上方的白色帷幔。

    看着看着,那静止的帷幔忽然飘动了一下,凤目?#33756;?#20043;微闪了一下,但却不见那凤目的主人有丝毫的异动。

    耳侧响起那没有刻意掩饰的轻微脚步声,夙柳柳轻笑了一声,开口道:“不知阁下深夜来访有何贵干?#20426;?#35828;着,夙柳柳侧过了身子看向向自己走来的沉稳身影。

    那脚步的主人在离那床榻还有三步远的时候停了下来,就那样站在黑?#36947;?#30475;着那侧躺在床榻上的人儿,默默的看着,不知声。

    “阁下不出声,莫不是阁下是个哑?#20572;?#21487;是小女子白天明明听到阁下说话的。”糯糯的声音?#24615;?#30528;些许娇嗔,很是惹人心颤。

    那站立的黑色身影依旧不做声,就?#21069;?#38745;静的站着,只是在听到夙柳柳的话语之时,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

    “阁下,你这般捂着不出声是为的?#21069;悖?#33707;不是深夜造访就是为了看小女子睡觉的?#20426;?#35828;着,夙柳柳从床榻上起了身,半坐在上面,娇嗔的看着对之人,?#21152;?#38388;尽?#24742;纳?br/>
    “不是。”沉默的荀郝煜终于在看到那起身的人儿之时,开了尊口。

    “那是来捉我回去给你哥哥的?#20426;?br/>
    “不是。”

    “那是为何?#20426;?#26263;黑的掩住?#22235;?#21452;眸子深处的戏?#21097;?#22905;这个面瘫师弟可好玩了,她可爱逗他了。

    “你是谁?#20426;?#33600;郝煜答不对题的问道。

    “啊?#20426;?#22809;柳柳?#34892;┓从?#19981;及的惊诧出声。

    “你是谁?#20426;?#33600;郝煜很是执着的又问了一声。

    “呵呵···公子,不要告诉我你深夜来访就是为了和小女子搭讪,就算你想认识小女子,也用不着深夜造?#20882;桑?#36825;似乎不太符合礼教吧···”轻捂住嘴角,夙柳柳嗤笑出声,以此来掩饰自己的疑惑。

    “溯?#20426;?#33600;郝煜没有理会夙柳柳的笑声,而是开口清冷的吐出了一个字,那清冷中带着些许不可察觉的小心翼翼。

    “咳···咳···?#38381;?#22312;嗤笑的夙柳柳在听到荀郝煜这突如其来的话语之时,愣是生生的呛住了。

    “溯,是你对不对。”说着,荀郝煜突的上前一步,欲拉下那抹遮在对面之人脸上的白纱。

    那双白日里看着他的眼眸是何等的熟悉,能让他记住的眸瞳又能有几双,他不?#19981;?#23558;疑问藏在心底,当他左思右想察觉到这双眸子主人的身份之时,立刻抽身而来,他想知道是不是她,即使是换了容貌,换了声音,可那抹属于她的身影,属于她的气?#21097;?#21644;那双只属于她的眸瞳,是谁都没有办法代替的。

    看着对面那袭来的手,夙柳柳捂住嘴角一个旋转往旁边躲了开去,掩去心中的震愣,随即调息娇笑看向荀郝煜开口道:“公子,小女子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位,就算你是想和小女子套近乎,也用不着用如此拙劣的借口吧。”

    见对方躲了开去,荀郝?#21916;?#27809;有?#23194;眨?#32780;是转身定定的看着那抹站在不远处的身影,坚定的开口道:“溯,我只是想知道你好不好。”他只是想知道她好不好,仅此而?#36873;?br/>
    “我不知道阁下在说什么,如果阁下没事,请回。”收起戏?#21097;?#22809;柳柳淡漠的开口说道。煜的出现对她来说是个意外,但不管是不是意外,她都不想和他扯在一起,至少在不是柳溯的身份的时候扯在一起,今日和他站在一起的那个被他称作三哥的男子,虽然一副风流无赖的模样,但是那双眸子却是骗不了的,即使他再如何掩饰,她依旧看到了他眼底的睿智。她来西域是有事情要做的,她不想因为任何人而打乱她的计划,即使是和她关系不错的师弟都不?#23567;?br/>
    “溯。”荀郝煜坚定的再一次叫出了声,此刻,他执着的认为那个蒙着面纱的女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北羽与南武那一站,他这个师兄,或者应该说是师姐已经在四国之中小有名气,只因为那个为她不要命的男人可是两大剑派之一的明凰长?#24076;?#37027;个人是一个乖张的人,脾性阴晴不定,见死不救是常见的事情,却不想他竟然为了溯而不顾生死,他?#20154;?#26159;好事,但是他却又在同一时刻将她推到了世人的眼前,她很有可能会被别?#22235;?#26469;做棋子,更何况她身上还有那让天下人窥视的秘密,这样的她怎么能让自己不担心。

    然而在这一声话落之后,一阵破空声?#27492;?#20043;而起。

    想都不想,在这阵破空声响起的时候,夙柳柳和荀郝煜同时?#23472;?#37027;发声处出了手。

    “啊···四弟,谋杀啊,谋?#34180;ぁぁぁ?#20174;窗户外面扑进来的身影在感受到迎面而来的两道掌风之时看似狼狈却又很是巧妙的躲了开去。

    “小姐。”这一声叫唤,也让隔壁的千霖瞬间闪到了夙柳柳的身边,以保护的姿态护在了她的周身。

    抚了抚额,看着那个狼狈的一手扶着?#21073;?#19968;手抚着?#30446;?#30340;身影,夙柳柳很是无语,这人真是一个大喇叭,他这一叫,她的名声还?#26032;穡?#34429;然她不是很在乎,但是不要每一个都深夜造访好不好。

    如果她没有感觉错,似乎刚刚还有另一股气息从窗外一?#28860;?#36807;,她这才来西域怎么就被人给惦记上了,她到底哪里值得?#35828;?#35760;了。

    “三哥。”看着靠着墙壁的那抹身影,荀郝煜可没有夙柳柳那个好脾气,只见他皱了皱眉,话语里满是不赞同,甚至带了点淡淡的责备。

    “呵呵···四弟,我没有故意跟踪你,只是···呵呵···你知道的,哥哥这不是?#19981;?#32654;人吗,就深夜来造访一下,哪知道弟弟你却比哥哥先来了,原来弟弟真的?#19981;?#36825;个女子啊,早知道哥哥就不来打扰弟弟的好事了···”荀?#32654;?#35754;讪的笑了两声,随即不知?#26469;?#21738;里摸出了?#35805;?#25159;子,很是风骚的扇了扇。

    对于荀郝磊那似误会又不似误会的话语,荀郝煜没有解?#20572;?#32780;是深深的看了夙柳柳一眼,道:“溯,保重。”说着,向前走了几步,伸手拉住那个还在摇着扇子的荀郝磊,一个闪身消失在了窗边。

    他想守在她身边,可是他的身边却总是危险不?#24076;?#20182;不想将她给卷进来,?#20154;?#22788;理好一切,再来找她,那个时候,他就可以安然的守候在她的身边了。

    虽然在这里遇到她很是意外,而她亦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但是能知道她一切安好,这就已经足够。

    “小姐。”复杂的看了一眼那离去的两抹身影,千霖带着点担忧再次开口叫了一声那一直站着默不作声的人儿。

    “没事,你回去吧。”夙柳柳?#23472;?#21315;霖挥了挥手,随即转身向床榻走去。煜的身份一看就不简单,她不想再招惹太多的麻烦,她只想做她自己想做的事情。

    站在原地,千霖没有知声,抿了抿嘴,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道:“是。”说着,随即消失在了暗夜里。

    千霖走后不久,夙柳柳丢下了一张留有字迹的纸张,转身消失在了黑夜之?#23567;?br/>
    她本想呆上几日再独自离开,可看今夜的这个场景,不得不提前离开,看着身后的那几条不知名的尾?#20572;?#22809;柳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她行情真不是?#35805;?#30340;好,这刚到京都就被人给盯上了,她不记得自己有得罪过谁,不管是谁,她现在可没工夫去管他们,不过,想要跟踪她,也太嫩了一点,还是回去练练吧。

    夜色殆尽,随之而来的是带?#25490;?#33394;光芒的悠悠白日。

    菱花镜前,一只画笔在那张娇嫩的容颜上轻轻的扫着,咬着红?#21073;?#36731;抿了抿唇,那?#20498;?#33394;的红唇顿时变得鲜红欲?#21361;?#33418;芊玉指插入那三千如绸缎般的墨发,几个旋绕,一个简单的发髻?#32479;?#29616;了出来,半束缚半散落的墨发,在那一根紫色水晶琉璃钗的映衬下,更显飘逸。

    随手一拨那秀发,整个人从那菱花镜前站了起来,一身淡紫色的薄纱烟水?#25925;?#32538;着?#21069;?#20984;有致的身躯,一股不失妩?#27169;?#19981;失清纯,不失妖娆的气息从那摇摆的绣着莲花印纹的裙摆处透露了出来,一个旋转,一个微笑,令?#21069;?#33457;都为之失色。

    素手抚上那轻施粉黛的容颜,凤目中闪过一丝?#34924;睿?#19968;丝迷惘,一丝坚定。这张脸不再是傻小姐夙柳柳的脸庞,而是她殷璃素的脸庞,这是她前世的容颜,此刻看来?#34892;?#36965;远?#34892;?#19981;真实,但却又是那么的相近,那么的真实。明眸皓齿,肤如凝脂,白里透红,温婉如玉,晶莹剔透,标准的美人胚子,相比于傻小姐的江南婉约派多了一丝火?#20445;?#36825;张脸比之傻小姐的脸更是多了一丝妩?#27169;?#23569;了一份稚气,仿若只是轻轻一个挑眉,都能显出无限风情?#35805;恪?br/>
    一挥手,一抹紫纱遮住?#22235;?#24352;妩媚火辣的容颜,莲步轻摇,紫色的身影迈出了房间,涌进?#22235;?#24029;流不息的人群。

    从此之后,这就是她的脸,她要这张脸去寻那个男人,这是真实的她,她要他爱这个真实的她。

    当夙柳柳一袭淡紫色罗裙出现在楼下大厅的时候,立刻引来厅?#32654;?#20247;人的关注,不为她的穿着打扮,只为她那一身不容他人忽视的独特气息,彷如那莲花?#35805;悖?#20248;雅,高贵,大方,纯洁,让人不忍亵渎,让人?#26377;?#24213;萌发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20667;南?#27861;。

    对于周身传来的一道道意味不明的目光,夙柳柳一?#20667;?#36873;择无视,无聊的眼光,她不需要理会。

    刚踏出客栈的门,?#20323;?#38754;的客栈里走出来的一个玫红色身影顿时吸引了她的视线,或者说不是吸引,而是深深的震?#24120;?#21482;因为对方是一个本该死去的人,更是一个死在她手中的人,此刻竟然毫发无损的出现在这京都,怎么能不让她震?#22330;?br/>
    看着那快速?#20004;?#20154;群的玫红色身影,夙柳柳想都不想就抬脚跟了上去,此刻,正值清晨,是众人出来活动的汹涌时机,只见,那大路两旁吆喝的小贩望不见尽头,大路上来往的人群更是络绎不绝。

    穿梭在人群之中,夙柳柳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前方的那一抹玫红色身影,而这汹涌的人群也很好的给了她遮掩,使她跟踪起来很是方便。

    一路的跟踪,最终那抹?#20498;?#33394;的身影消失在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巷里,而那巷子旁侧的那家店面此刻正紧关着门,而那门上赫然挂着一块匾额,匾额上写着三个大字‘云风馆’。

    看着那三个大字,夙柳柳皱了皱眉,这里是哪里?

    那小巷里人烟稀少,自己跟进去似乎?#34892;?#35828;不过,或许?#29467;?#19978;再来探一探,而那大白天关着门的店面,她实在想不出有哪些好店面,转眸一眼看去,一路到头,全是关着的店面,就算再迟钝也该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恶寒了一下,夙柳柳转身向来时的路走去,这里,先留着,要查探,不急在一时,她现在需要做的应该是去了解一下冥王府的情况。

    然而,刚走几步,就被人给拦住了去路。

    “这位小姐,很面生啊,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本公子可否有这个荣幸认识一番。”一个白面小生很是不要命的拦住了夙柳柳的去路。

    抬眸淡漠的看了对方一眼,夙柳柳微微错开了身子,欲向前走去,她可没有时间陪这种无聊的人。

    “哎,小娘子,不要如此薄情嘛,?#28909;?#30456;遇就是缘分,不如,本公子请小姐你吃饭可好?#20426;?#30333;面男子一个跨步再一次的拦住了夙柳柳的去路。

    一股浓烟?#30251;?#30340;脂粉味迎面出来,夙柳柳不自觉的退后的几步,更是皱起了眉头抬眸看去,入眼的是一个清秀儒雅的面庞,算是俊?#21361;?#21482;是那面庞看上去?#34892;?#33485;白,再加上那一副风一吹就会吹倒的瘦弱身躯,一看就是一副肾亏的模样,见此,夙柳柳的眸中闪过一抹?#20323;瘛?#36825;个男人一看就是一个真正的登徒风流浪子,这样的男人多看一眼就是污染她的眼球。

    摆了摆衣袖,夙柳柳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路有很多,她不一定要走这一条,这种污人眼球的东西,她连一句话都吝啬。

    然而,那看见夙柳柳离开的男子却是以为夙柳柳怕了他欲要逃跑。立刻?#23472;?#36523;边的几个仆从挥了挥手,下一刻,那几个狐假虎威的仆从立刻就将夙柳柳给围住,困在了人群中间。

    “小娘子,别装正经了,谁都知道这条街是京都著名的烟花柳巷,你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要做什么,想都不用想了,被给脸不要脸,来,赏个脸吃个饭,怎么样?#20426;?#30333;面男子一个绕身走到了夙柳柳的面前,看似邀请却是胁迫的开口说道,一边说,还一边伸出手欲去抓夙柳柳那拢在袖中的芊芊玉手,一脸猥亵的模样。
热门小说推荐: 神秘武将抽奖系统 红楼野心家 怀揣商场混初唐 绝地求生之?#21543;?#31995;统 最强?#24863;?#20853;王 帝国行 驸马转正指南 三国大阴?#22868;?/strong> 异明1561 三国之极品家丁 汉末之君临四海 三国高校传 立宋 帝将书 该死的仵作
英超直播吧360
江苏快3倍投计算器 福建11选5论坛 竞彩今日单关 河北快三走势图形态 陕西快乐11选5走势图 彩票网上网点 3366欢乐斗地主网页版 腾讯分分彩在线计划免费 5元网易彩票网 竞彩足球奖金优化工具 时时彩技巧 安徽快3开奖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曾道人透码 广东好彩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