蓦然再相遇【万更】

作者:?#20102;?#26579;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狂傲傻妃最新章节蓦然再相遇【万更】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23383;?#22825;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隋末我为王
?    “小娘子,别装正经了,谁都知道这条街是京都著名的烟花柳巷,你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要做什么,想都不用想了,被给脸不要脸,来,赏个脸吃个饭,怎么样?”白面男子一个绕身走到了夙柳柳的面前,看似邀请却是胁迫的开口说道,一边说,还一边伸出手欲去抓夙柳柳那拢在袖中的芊芊玉手,一脸猥亵的模样。

    装正经?#38752;浚?#22905;装不装碍着他了吗??#20323;?#30340;皱了皱眉,在夙柳柳刚欲出手的时候,一把扇子横在了她的面前,替她挡去了那只让她厌恶的大手。

    “这位公子,何必强人所难,一看这位姑娘就不愿意和你吃饭,你就莫要强求了。”声音?#34892;?#22070;哑,还带着些许未改变的童色声音,可见此人正在变声期。

    一个抬眸,那个扇子的主人模样就映入了眼帘,只见那人比自己高出一个个头,穿着一身绛紫色衣袍,腰间束缚着同系色绣着金丝线的腰带,长着一张稚气未脱的正太脸,而此刻,那正太脸上正透露着一抹诡异的笑容,怎么看怎么不和谐。

    “哪来的小子,多管闲事。”白衣男子一见有人打扰自己的好事,立刻不高兴了,顿?#26412;投宰?#36825;个突然冒出来的男子开了火炮。

    “有胆识,圈圈,这个人就交给你了。”收回扇子,?#20323;?#30340;看了白面书生一眼,随即转身看向身边的夙柳柳。

    圈圈?

    夙柳柳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忍不住恶寒了一下,再看一眼不知?#26469;?#21738;里冒出来的冷面随从,嘴角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这么一个伟岸的男子,叫圈圈,不会是她听错了吧,圈圈,我还叉叉呢。

    冷汗了一下,夙柳柳抬眸看向这个长着一张正太脸却又一身贵气的大男孩,轻启朱唇道:“谢谢。”淡漠的扔下了两个字,随即转身离开。虽然她没有要他多管闲事,但是别人毕竟替自己拂去了麻烦,怎么的也?#32654;?#35980;一下,而这个大男孩一看就身份不凡,她可不想惹上,还是早走为妙。

    她来,只是想确定一下那个要结婚的男人是不是自己要找的男人,如果不是,她将不会停留半步,所以,麻烦还是越少越好,当然,离开之前,她绝对是毫不吝啬的送了那个白面男子一根味满极品媚药的银针,敢肖想她,她就让他十天十夜下不了床,更是累到虚脱,看他以后还敢不?#39029;?#26469;祸害女子。

    大男孩刚想腼腆的说一声不用谢,却见眼前的女子竟然无视自己的转身离去,他立马上前一步追上夙柳柳的脚步,边走边道:“哎,哎,姑娘,你是从哪里来的,你的随从呢,你这样一个女子走在大街上很危险的。”那带些嘶哑的声音此刻已经没有了刚刚的威严,有的只是一股子未脱落的孩子气。

    或许是这个男孩子的见义勇为行为感染了夙柳柳,?#21482;?#32773;是他身上这股子邻家大男孩的阳光气息感染了她,她轻启了朱唇,开口道:“从来处来,至于随从,被我给丢了。”

    “来处是?#27169;?#20002;了是什么意思,莫非你和你的随从走散了?”

    大男孩?#34892;?#30333;痴的话语让夙柳柳停住了前进的脚步,只见她站定,转眸看向身边那个跟着自己的男孩子道:“来处,就是我来的地方,至于随?#20323;?#20102;,不是走散了,是被我给丢了,是他不知道我的下落,而不是我不知道他的下落,还有,刚刚我已经谢了你的相救之意,还请你不要跟着我,莫不是你还要讨要谢礼?或者说,你闲的发慌,?#19981;?#36319;着我,这大街上的女子千千万,如果你有这个嗜好,还请你另选他人,莫要再跟着我。”一双眸子很是平淡,看不出任何的情绪,那翠如?#36215;?#30340;声音更是平淡的没有任何的情绪,丢下一堆话,夙柳柳直接转身走人。

    不是她狠?#27169;?#22914;此摧残一朵貌似是幼苗的?#19968;錚?#22905;实在是不想再招惹那些一看就是麻烦的?#19968;鎩?br/>
    大男孩被夙柳柳说的站在原地?#35835;?#19968;下,但随即很快的抬脚再一次的跟上夙柳柳,并边走边开口道:“姑娘,你误会了,我没有跟着你,我只是,咳,只是回家而?#36873;!?#35828;着,大男孩捂嘴?#20154;?#20102;一声,不知道是被呛着了,还是在掩饰什么。

    夙柳柳没有说话,亦没有转眸,而是继续自己的路。

    她自认为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人,往人堆里一扎是完全不被注意的,可为毛今日刚出门就遇上一个登徒子,更是惹上了一个跟屁虫,她招谁惹谁了,这是。

    大男孩见对方不理自己,无趣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但那跟随的脚步依旧没有停,人啊,就是犯贱,被宠惯的小孩见着一个无视自己的人,能不跟着么,不跟着才奇怪了。

    走过一个路口又一个路口,一处人潮汹涌的地方吸引了夙柳柳的注意力,原因无他,只因为那里面不停的冒出几句话,?#28909;?#20160;么工钱高啊,再?#28909;?#20160;么冥王府招人啊,特别是这冥王府招?#24605;?#20010;字狠狠的吸引力夙柳柳的注意力。

    只见她驻足在了原地,皱起了眉头,并没有如上一次在清风城听到那别院招工时的喜悦,上一?#21361;?#34429;有四国皇室之人,但是那清风?#24378;?#35859;是一个不可随意动武的地方,而这西域就不一样了,这西域和东湾联姻本就是一件乐事,再加上这联姻的是战神冥王,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可就多了,这个时候,冥王府招人,不是明摆着给人钻空子吗?不是明摆着是一个陷阱吗?但是,却还是会有人往这个陷阱里跳,?#28909;紓?#22905;。

    勾了勾嘴角,抬起驻足的脚步,夙柳柳继续向前走去,没有停留,这事不急。

    大男孩同样看了眼那人群,同样的皱了皱眉头,但是在看到夙柳柳离开之后,毫不犹豫跟了上去。

    又过了一个路口,很明显,这里的人群已经变得稀少,但是身边那一直很有规?#20667;?#33050;步声依旧没有停顿。

    夙柳柳很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是一个执着的孩子,脚步微定,转眸看向那脚步的主人,开口道:“我说,这位···额···”一时间夙柳柳不知道该如何称呼。

    大男孩看到自己一直跟着的女子愿意跟自己说?#20658;耍?#31435;刻眉开眼笑的接声道:?#21543;?#23569;痕,三点的沈,多少的少,了无痕迹的痕。”

    ?#23736;睿?#37027;个,沈大公子,请问,你的家到了没?#23567;!?br/>
    “咦,莫不是姑娘想去我家做客?”

    “我···”夙柳柳看着眼前那张?#35753;?#30340;正太脸,有一种想一拳揍过去的冲动,她还真没看过能无耻到如?#35828;?#23450;的人。

    不管夙柳柳是想揍人还是想骂人,都被那突如其来的严谨气氛给打断了话语。

    转眸向周围看去,不知何时,那稀少的人群已经散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一群满是煞气的黑衣人,见此,夙柳柳不自觉的揍了揍眉,那凤目中更是闪过一抹厌恶,她讨厌这种被人包围绞杀的感觉。

    沈少痕也在同一时刻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只见他淡定的看了周围一眼,随即不着痕迹的护在了夙柳柳的面前,垂首轻声道:“对不起,连累你了,如果等下有空隙,你趁机离开。”

    沈少痕的话让夙柳柳短暂的震?#35835;?#19968;下,这话是多么的熟悉,记得那一夜,她从客栈里跑出来在一个巷子里遇到了煜,那个时候,他们被黑衣人围剿,煜也对她说了同样的话,她当时对他说‘你认为走的了吗?’

    “你认为走的了吗?”此刻,夙柳柳?#23472;?#27784;少痕说出了同样的话,只是与那时不同的是,此刻她的嘴角是轻轻勾着的,眉梢也是轻弯着的,这表示她的?#37027;?#24456;好。

    那个时候,她一出手,就给自己救了一个师弟,而那个师弟更是那次破庙中及时出现救了自己,这算是善有善报吗?

    今日,这个男孩子她很?#19981;叮?#35273;得很可爱,虽然?#34892;?#26080;赖,但是她想救,不知道这一次出手,她将会救出一个什么?

    夙柳柳的?#27425;?#35753;沈少痕突然语结,只见他挠了挠头,讪讪的笑了两声,“应该,额,走的了吧。”那模样很是可爱。

    “应?#20882; ぁぁぁ?#22809;柳柳听不出情绪的重复了一声,“那就是不一定喽,那么还是算了,我自己走好了。”说着,夙柳柳轻推了沈少痕一把,迎面对上那些满是肃杀之气的黑衣人,开口道:“那个,各位大虾,你们看,我和他不熟,更是一个弱女子,各位大虾可否考虑一下让个道。”

    早在黑衣人出现的时候,刚刚那个被叫做圈圈的随从就已经出现在了沈少痕的身边,且那一脸的肃杀之气完全不输与周边的那些黑衣杀手,此刻,在听闻夙柳柳的话之时,那肃杀之气更重,这个女子,主子想护着她,她居然敢跟主子划清界限,真是个肤浅的让人厌恶的女子。

    而沈少痕在听到夙柳柳的话之时,那双一直闪亮闪亮的眸子也在垂下的瞬间闪过一丝失落与失望,那本欲拦住夙柳柳护在身后的手,更是放了下去,缩在袖中不自觉的紧紧握在了一起,天下的女子竟都是如此的薄情,他不该有一丝期待的。

    ?#30333;擼抗?#21704;···”看上去像是首领的那个黑衣人开口大笑道,仿似听到什么笑话一般,“你刚刚也说了,能走的了吗?那就是走不了的意思,你?#30340;?#19981;认识他,可是?#24605;一?#35201;护着你,你这个女人也太薄情了一点,薄情的女人该死,呸。”说着,那黑衣人首领吐了一口吐沫,一脸厌恶的模样。

    “头,跟一个女子废什么话,直接杀了就是,快?#24867;?#25163;,好回去数钱抱娘们。”站在那黑衣首领身边的人?#34892;?#24613;躁的嚷了一声,那话语里也满是?#20877;?#26611;柳的轻视。

    “对,头,早点完事早点回去睡觉。”

    “头,我还有半只鸡没?#38405;兀?#26089;点做完早点回去吃,那香味,我在这里都闻见了。”

    ······

    一声一声的叫囔声很是嚣张,仿似眼前这几个要被他们围杀的人已经成了尸体一般。

    夙柳柳捂嘴打了一个很不?#38386;?#35937;的哈气,随即退后一步走到沈少痕的身后,开口道:“公子啊,协商失败,小女子的命可就在你的手里了哦。”声音显得?#34892;?#25042;散,完全没有半丝害怕的神色。

    闻言,圈圈回眸狠狠的瞪了夙柳柳一眼,真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沈少痕收敛了心中的情绪,眉开眼笑道:“只要本少活着,就保你不死,但是要是本少都要没命了,就不能保证姑娘的生命了,只能说姑娘你今日?#20284;?#19981;好了。”这话听着?#34892;?#21514;儿?#20667;保?#20294;却从侧面回答了夙柳柳的问题。

    ?#23736;鰨?#19981;是盲傻,有点自知自明。”夙柳柳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果对?#20132;?#31572;说会全权保护她的生命,她还真不怎么相信,有谁会为了一个还不知道姓名的女人不顾自己的?#24742;?#26356;何况是为了她这么一个薄情的女人,?#26032;穡?#24819;到这里,夙柳柳的双眼变得?#34892;┟悦桑?#30524;前的那抹绛紫色渐渐的变成了那抹熟悉的紫色,那个男人,“凰···”一瞬间的恍?#20445;?#22809;柳柳不自觉的轻声呢喃出了这个字。

    “你这个女人,是傻子吗,就算本少说要救你,你也不能站着让人砍吧。”一个?#34892;?#26292;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而此时,夙柳柳已经被揽进了一个陌生却带着点温暖的?#28526;В?#21516;时随之而来是‘噗嗤’一声,刀剑割破皮肉的声音,一股血腥味随之而来。

    听着这刀剑割破皮肉的声音,闻着这股血腥味,夙柳柳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

    抬眸的瞬间,正见对面一把锋利的剑再一次的刺了过来,刚欲动手,一把扇子挡在了前面阻下了?#21069;?#21073;,但同时,她与抱着她的那个人同时被震退了?#30473;?#27493;,见此,夙柳柳眉头深锁,不怪对方如此嚣张,看来对方有嚣张的资本。

    转眸扫了一眼,那正在奋力拼杀的圈圈,夙柳柳开口道:“你就带一个随从吗,看你的样子,身份似乎很尊贵,不应该只有一个随从吧。”

    沈少痕抱着夙柳柳又避开了一剑,开口道:“带了,但看此模样,怕是已经被人给用了调虎离山之计了。”

    “算本姑娘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说着,夙柳柳推了一把抱着自己的人,也使他躲过了一剑,她不知道他的武功如何,但是她知道如果要保护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就算是武功再高强?#19981;?#34987;束缚,这份情她不需要,既然那些个不长眼睛的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放过自己这个目击者,那么,就休要怪她无情了。

    “你···”见到自己被推开,沈少痕?#23194;?#30340;刚要大叫,却见那个冲向那女子的人转眼睛就丧命,那欲责备的话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之?#23567;?br/>
    那些黑衣人也在瞬间震?#35835;耍?#27809;想到刚刚那个看上去薄情的女人居然有如此好的伸手。

    “刚刚给过你们机会了,是你们硬要将我留下来,那么就休要怪我无情。”此刻,一股肃杀的气息从夙柳柳的周身衍散了出来,她真的很不?#19981;?#24635;是无辜被牵连,更是不?#19981;?#34987;牵扯进那些繁杂的弯弯道道,她只想过简简单单的生活,有那么一个人陪着自己一起看潮起潮落,云卷云舒就好。

    说话间,银丝翻转,那震愣的黑衣人也在瞬间毙命?#24605;?#20010;。

    黑衣人一见,立刻愤怒的冲向了夙柳柳,当然也没有放过那个叫圈圈的随从和沈少痕。

    而沈少痕在看到这个不一样的夙柳柳的时候,那双晶亮的眸子深处闪过一丝不符合这张正太脸的暗沉。

    一抹淡紫色的身影舞着银丝在人群中?#27809;?#20986;了一曲又一曲美丽的舞蹈,只是,那银丝每到之处,必会留下一路血?#21462;?br/>
    但即使如此,夙柳柳还是受伤了,锋利的剑?#35874;?#36807;了她的侧脸,挑开了她的面纱,割破了她的右肩,即使只是留下了轻轻的一道血痕,但却也足以让她震怒。

    这他娘的究竟是哪路的人居然如此猖狂,这人是杀了一匹又一匹,看来对方是下足了筹码。

    一个退步,?#35828;?#20102;那身上已经有?#24605;?#36947;伤口的沈少痕的身边,“臭小子,你到底和谁结了仇,怎么的这人死了一波又来一波,这摆明了是要你的命,就算不被杀死也要累死。”谁受得了一波又一波的人,而?#19968;?#26159;在人数上?#23545;?#36229;过我方的人马。

    “再坚持一会,就会有人来救我们,对不起,都是我的莽撞行事连累了你。”沈少痕的脸上此刻显现的是一抹与之不符合的深沉气息,他知道,这个女子是在?#24605;白?#24049;,不然以她的身手就算不敌离开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刚刚,她明明有几?#20301;?#20250;可以离开,却依旧没有离开,他果然没有看错人。

    而也是在这个时候,沈少痕看见了夙柳柳那掉了面纱的脸庞,明眸皓齿,远山黛眉,肤若脂凝,晶莹剔透,眸中闪过一丝惊艳,但此刻却不是纠结于欣赏这容颜的时刻,而他更不是没有见过美人,仅一眼,他就将心思转到了那些杀手身上。

    再坚持一会,一会就有人来了。

    “说这些有个毛用,打吧。”说着,夙柳柳?#34892;┌媚?#30340;摸了摸自己?#34892;?#20937;意的面庞,她想让那个男?#35828;?#19968;个看见自己这副模样的,没想到居然毁在了这些该死的混蛋手里,真是气死她了。

    有气就要发泄,而显然眼前有着很好的撒气对象,想都不想,夙柳柳的银丝立刻就飞射了出去。

    但是却在这个时候,不知?#26469;?#37027;里冒出来的一股?#21697;?#34989;向了她,而她一个避之不及,只来?#30473;?#20559;了偏身子,使那?#21697;?#20559;了方向,但却依旧打在了胸口,只是偏离了心脏。

    身子随着这股力道被?#32043;?#20102;半空中向后退去,这个时候,夙柳柳没有被打重的?#23194;眨?#21482;有恨自己不够强的愤怒,该死的,她居然被偷袭了,而这个人显然武功在她之上,她?#29992;?#26377;?#24895;?#21040;认为自己很厉害,该死的,这次确认完冥王是不是那个男人之后,她一定要找个地?#21483;?#28860;,要不然,在还没有找到那个男人之前,就会被那些个比自己强的,又和自己对上的人给灭了,命都没了,她还怎么去找那个男人。

    然而,她等到的不是狼狈的落地而是一个温暖的?#28526;В?#21520;了一口血,淡紫色的衣衫又增添了一朵血莲,回眸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刻着血莲的银色半弧形面具,一个坚毅的下?#20572;?#19968;张微抿的薄唇和一双看不真切的眼眸。

    此刻,夙柳柳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戴着面具的男子,这张面具她见过,是西域冥王的面具,那么,他就是了,她相信,还没有谁敢假冒他,只是,这张面具下掩盖的又是怎样的面容,会是他吗?

    想着,手不自觉的伸起抚在了那张银色的面具之上,但最终却只是轻轻的摸了摸那血红色的莲花印记,没有半丝掀开那面具的举动,而那面具的主人更是没有阻止她的半分动作,只是用那双看不真情绪的眸子看了她一眼,随即揽着她向?#36335;?#33853;去。

    看着夙柳柳飞出去的身子,沈少痕想喊,可却又不知道该叫他什么,一时间?#34892;?#38663;愣,而这一震愣,又一道?#21697;?#34989;向了他,不过,却被一边的圈圈给挡在了前面,但他依旧跟着被震退?#24605;?#27493;。

    “圈圈,圈圈···”因为这一变?#26102;?#25289;回心神的沈少痕?#34892;┥送?#30340;搂住怀中之人,摇晃的叫着。

    对面袭来之人,见自己没有打到目标,又一掌袭来,但这一次却被横插过来的一掌拦住了去路,他没有打到要到的人,反被震退?#24605;?#27493;,抬眸看向对面的鬼面,和周围一群凭空出现的玄色衣衫之人,咬了咬牙一挥手,和那些正在绞杀的黑衣人迅速的闪身离开。

    而这个时候,沈少痕也看见了对面揽着夙柳柳出现的凤玄冥,顿时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一般,抱着受了重伤的圈圈低首道:“皇叔···”

    这两个字让自从看到凤玄冥出现就不在?#21050;?#30340;夙柳柳回过了神,她错愕的看了一眼那低着头的沈少痕一眼,这个正太就是那个小皇帝?

    “我不想?#30340;?#20160;么,带着你的随从跟我回府,这胡闹的?#23454;?#20320;伤好了,再跟你算。”

    听着这如初雪化开般带着点暖意?#25191;?#30528;点凉意的声音,夙柳柳向前跃出了一步,离开了身后之人的?#28526;В?#38543;即转身低首道:“谢···咳··咳···”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倒是吐了一口血,然而夙柳柳对此却没有在意,随手抹了一把嘴角,继而道:“谢冥王出手相救,既然沈公子已经无碍,那么,小女子就先走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夙柳柳至始至终都没有抬眸去看眼前这个神秘的男人,仿似之前那个摸着别人的面具,?#23472;?#21035;人发呆的那个女子不是她一般。

    丢下这一句话,夙柳柳?#34892;?#37240;涩的捂着?#30446;?#30452;接转身离开。

    冥王不近女色,更是冷酷无情,见死不救是常有的事情,这些都不是她所关注的,她唯一关心的是最后一句评价?#27735;?#38754;战神,?#29992;?#26377;?#24605;?#36807;其真面,见者死。

    刚刚,她的手就那样附上了他的面具,只要轻轻一个用力就可?#36234;?#37027;面具给拉下来,虽然那附上去的动作是下意识的,但是她始终没有在他的身上见到半?#31258;?#27668;,始终都没有,他们?#29992;?#35265;过,至少没有以她现在的模样见过,不是吗?#31354;?#19968;切特殊待遇还能说明什么吗?#21475;?#29579;?#23472;?#24049;一见钟情,?#21595;牵?#22905;还没有自恋到这个程度。

    “哎,哎,你不能走。”这个时候,沈少痕,或者该说是凤天瑞急忙开口叫道。

    “有事?”脚步站定,回眸看向那个叫唤的人,只不过那眸子里却满是清冷。

    “不是,你不要误会,只是,你的模样被刚刚?#21069;?#20154;知道了,你现在又受了重伤,我怕你被他们算入追杀的名单,你一个受了伤的女子···”凤天瑞急急的解释着,他不?#19981;?#22905;那双清冷的眸子,那眸光不该出现在那双美丽的眸子里。

    “不?#22836;选ぁぁぁ?#19968;个心字没有来?#30473;?#35828;出口,她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袭来,随即倒了下来去,倒在了一个温暖的?#28526;?#20043;?#23567;?br/>
    “皇叔···”看着凤玄冥出手点穴的动作,凤天瑞惊诧出声。

    “直接带走就是,何必废话。”说着,直接将夙柳柳公主式的抱在了怀里,转身向王府走去。

    凤天瑞看着那?#24230;?#30340;银色背影,眸中一片深思,皇叔不是不?#19981;?#22899;人近身吗,今天他怎么抱起女人来了,虽然那个女人救了自己···

    “还不走,想血流而死吗?”

    发呆的凤天瑞被前方传来的声音一下子给叫回了神,“来了,来了···”应了两声,立刻跟了上去,现在不是纠结那些的时候,他该纠结该如何向皇叔交代他偷跑出来的事情,还有就是皇叔与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公主大婚的事情,他惨了···

    ?#24052;猓?#19968;朵又一朵粉红色的梅花在那枝头争艳着,而?#21069;?#31354;中洒下的银色月光更是给那争艳的梅花披上了一层朦胧而美丽的银纱。

    窗内,不远处的床榻上,此刻正躺着一个人,一个昏睡的人,而那昏睡的人儿身边正坐着一抹银色的身?#21834;?br/>
    修长的手指爱怜的抚弄着那?#34892;?#38476;生的面庞,?#25226;就罰?#20320;总是这般胡闹,你说,我该拿你如何···”一声满是宠溺却又满是无奈的叹息声就?#21069;?#28040;散在了这?#24742;傻?#22812;色之?#23567;?br/>
    夜色殆尽,却而代之的是那一袭带着凉意的?#25239;狻?br/>
    ?#24052;?#37027;枝头上的梅花依?#25159;?#26152;夜一般绽放着,只是那银纱已经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层又一层的露珠编织而?#20667;?#27700;雾纱衣。

    床榻上的人儿藏在锦被中的手指轻轻地动了一下,仅是一下,就让那坐在床榻边握着她玉手的假寐的银色身影清醒了过来。

    蝶翼般的睫毛轻轻的煽动?#24605;?#19979;,一双?#24742;傻?#20964;目随着那眼睑的掀开而显?#35835;?#20986;来。

    转动?#24605;?#19979;眼眸,映入眼眸的是那紫的?#20301;?#30340;帷幔,刚欲撑起身子,胸口处传来的阵阵疼痛一个猝不及防让她重新摔倒了床榻之上,“咳···咳···”捂着胸口,夙柳柳极为不适的?#20154;粵思干?br/>
    站在窗边欲装冷漠的凤玄冥在听到那一声又一声的闷声?#20154;?#20043;时,一个闪身就到了床榻前,想都不想就伸手将那个?#20154;?#30340;蜷缩在一起的人儿给揽到了怀里,掌中?#20284;?#25269;着她的后?#24120;?#37027;藏在半弧形面具之下的双眸此刻满是心疼。

    “咳···谢谢···”感受到那不?#23244;?#36827;体内的真气,夙柳柳胸口的闷气好了许多,?#20154;?#20063;逐渐停了下来,而在凤玄冥拥住她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她记得那是她昏迷前倒入的那个?#28526;?#30340;味道。

    “你,伤的?#34892;?#37325;,刚醒,多休息一会。”说着,凤玄冥起身欲将夙柳柳放在床榻之上。

    却不想在这个时候,夙柳柳突然伸手拽住了他的手,一个转身,抬眸很是?#38505;?#30340;看着那近在眼前的刻着红色莲花的半弧形面具。

    就?#21069;?#38745;静的看着,静静的看着,仿若要将那个半弧形的面具给盯出一个洞一般。

    仿似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夙柳柳首先开了口。

    “为什么要带我回来。”

    “因为你受伤了。”

    听着凤玄冥的这句话,夙柳柳轻勾了勾嘴角,那笑容看上去?#34892;?#33510;涩。

    “不是说冥王殿下喜怒无常,见死不救是正常的事情吗,怎么,冥王居然有这个好?#37027;?#20986;手救我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即使看不真切那面具下的眸子,但夙柳柳依旧不放弃的看着,企图可以看出那被掩藏的眸子中的情绪。

    醒来的片刻,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他,一个被世人传为冷漠如斯的他居然会守候在自己的床前,这是不是?#34892;?#22855;怪。

    “你救了我侄子,他是我西域的帝王,若不是你,或许西域会因此变天。”凤玄冥坐在床榻边没有动,任由她夙柳柳抓着他的手,他做不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情···

    “是吗?”轻笑了两声,夙柳柳松开了被自己紧拽着的手,随即掀开锦被,欲下榻。

    “你不能下地,你身上有重伤。”凤玄冥伸手按住了夙柳柳阻止她下地,眸中一片挣扎。

    抬眸,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更是用力拂开了?#21069;?#20303;自己的手,“我们不熟。”

    凤玄冥抿了抿嘴,刚欲说些什么,只听门外传来了一阵又一阵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那欲伸出按住那纤弱人儿的手顿时缩了回去,并淡然的后退了两步,开口道:“怎么说,姑娘也救了本王的侄儿,于情于理,本王?#21152;?#32844;责照顾姑娘,还请姑娘莫要急着离开,待伤好之后,本王定不会拦住姑娘的去路。”

    依旧是那带着凉意的声音,但这一声又一声的官腔,一声又一声的本王,尽管每一句都是关心的话语,?#21830;?#22312;夙柳柳的耳里却是那么的刺耳。

    她想说,当一个人爱上一个人之时,?#34892;?#19996;西是不需要用眼睛看就可以知道的。

    而这个时候,门‘嘎吱’一声开了下来,一个绛紫色的身影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姑娘,姑娘,你醒了···”那声音听起来很是兴奋,就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小孩子一般。

    看着突然出现那?#35753;?#30340;正太脸,夙柳柳缩回了那欲下榻的脚,伸手扯住床榻上的锦被,将自己给裹了起来。

    “叫我小紫就好,咳···咳···”可能因为刚刚那大幅度的动作,?#26234;?#25199;到了伤口,夙柳柳忍不住又?#20154;?#20986;了声。

    这一声又一声的?#20154;?#35753;凤玄冥的脚步不自觉的前移了一下,但却仅是移动了一下就生生的?#31181;?#20303;了。

    “小紫,你怎样,怎样了···”看着那不停?#20154;?#30340;夙柳柳,凤天瑞?#34892;?#30528;急的前进了一步,但随即想到自己不会看病,又转身?#23472;?#19968;般的凤玄冥求救道:“皇叔,你快看看小紫···”

    听到凤天瑞的求救声,凤玄冥站在原地静默了片刻,随即抬脚欲向夙柳柳身边走去,但是,却被那床榻上的人儿给出声打?#31232;?br/>
    “不用,我没事,想休息一会,你们都先出去,?#26032;穡俊?#22809;柳柳没有抬眸,只是伸手?#23472;?#23545;面的两人摆了摆手,表示拒绝。

    夙柳柳的话制住了凤玄冥的脚步,只见他默不作声的站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过,凤天瑞却没有凤玄冥的那份淡定,只见他急急的上前一步开口道:“小紫,你怎么样,让皇叔看看好不好,皇叔的医术比宫里的御医都要好的。”

    “不要过来。”感受到凤天瑞的靠近,夙柳柳猛地往床内缩了一下,冷冷的开口说道,但显然因为受伤使那声音?#34892;?#20013;气不足。

    “好,我不过去,你不要激动。”凤天瑞?#23194;?#30340;站定脚步,他怎么觉得这个小紫受伤之后比受伤之前还要难搞,有点奇怪。

    “出去,我要休息。”直?#26377;?#30340;命令,没有半点对方是皇帝或者是王爷自己该尊敬的自觉。

    但就是这样无礼的态度却让对方很是受用,至少受惯了尊敬的凤天瑞此刻正咧着嘴。

    “好,好,不要激动,我先出去。”说着,凤天瑞往后退?#24605;?#27493;,还不忘拉着站在一般默不作声的凤玄冥一起离开。

    对此,凤玄冥没有半分的挣扎。

    到了门外,凤天瑞关上了门,然后神神秘秘的将凤玄冥给往走廊的一边拉了拉,像个贼一般看了看两边,随即低声道:“皇叔,你说,这个小紫是不是被打傻了,貌似伤了?#23472;櫻?#24590;么那么?#20303;!?#35828;这句话的时候,凤天瑞显得?#34892;?#22996;屈,仿似两个小孩闹别扭,他是被欺负的那一个回来跟?#39029;?#21578;状的?#21069;恪?br/>
    “胡闹,?#24605;?#24590;么说也是救了你,好了,莫要纠结这个问题,给我回去乖乖休息,要是不听话,我立刻派人送你进宫。”凤玄冥一摆衣袖,?#34892;?#20919;漠的说道。

    “不要嘛,皇叔,我不要回宫。”一听凤玄冥的话,凤天瑞立刻挎下了脸。

    “好了,你也受了伤,回去歇着吧,小紫的事情,我来解决。乖一点,就帮你请三天的朝假。”

    “好啊,好啊,皇叔最好了。”凤天瑞拍了拍手,随即笑?#21595;?#30340;转身向来时的路走了回去,只是那双眸子在转身的瞬间变得?#34892;?#26263;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凤玄冥站在原地静静的看了一会凤天瑞离去的背影,随即转身向夙柳柳所呆的房间走去,并在进房间之前?#23472;?#26263;处挥了挥手,示意警备。

    当凤玄冥推开房门走进去的时候,夙柳柳正半趴在床榻上,一手撑着床?#21073;?#19968;手抚着胸口,嘴角挂着血迹,却又挂着淡淡的微笑看着迎面走来的他。

    那洒在雪缎上的红色血莲硬生生的刺痛了他的眼。

    笑看着那迎面走来的人,夙柳柳再一?#20255;?#33258;运了气,一口鲜血就那样当着凤玄冥的面猛的吐在了那光滑的雪缎之上。

    一个闪身,刚刚还有几步远的凤玄冥已经到了夙柳柳的身边,伸手将她给揽在了怀中,并一手?#31181;?#20303;她的后?#24120;似?#26367;她调理体内那窜动的气血。

    “不要胡闹。”仅是四个字,看似责备,却又显示出了浓重的心疼。

    夙柳柳没有动,任?#29022;?#29572;冥为自己疗伤,而那嘴角的笑容却变得更加的娇艳。

    “冥王殿下,这一次是我自作自受,并没有为救你西域皇帝而受伤,你又何必再为我消耗你的真气。”听似嘲讽却又不似,但就是这样的话语,仿似一根根针一般,扎在凤玄冥的胸膛之上。
热门小说推荐: 世?#34892;?#22839;花,折枝为君嫁 玉谋 执手 改变 日?#20081;?#24191;孝 军工科技 名剑侠隐 超时空联盟 都市之绝世强兵 血儒生 ?#20658;?#29378;兵 猎谍 重生之全能小王妃 策史 骑着毛驴?#38750;?#30343;
英超直播吧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