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养伤与评书

作者:风之灵韵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黄门女痞最新章节第七十四章养伤与评书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23383;?#22825;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百炼飞升录
?    费章节(12点)

    丁丑年四月,隆章帝缠绵床榻月余,终在一个月黑的夜晚薨世。死前手里紧紧握着一条洗的发白的手帕,隐隐可见满脸泪痕。

    皇上一死,举国哀伤,正值国丧之际一切从简,所有娱乐活动也一概禁止。

    娱乐禁不禁止的李浅倒不在乎,?#30343;?#20026;要从简到,连身上的伤药都得少涂?

    在床上躺了多半个月了,身上的伤都没好全,她不由拉着老耿太医的袖子连声追问您确定您?#30343;?#24248;医?”

    这太医姓耿名直,性格还真是耿直,闻言暴怒,一甩袖子,喝道你这小监恁得无礼。”

    李浅耸耸肩,“开个玩笑而已,太医大人何必生气。”

    耿太医哼了一声,扔下一包药,怒气冲冲地走了。

    李浅不?#21830;?#21475;气,这个陈太医医术不,可就是太死板,伤药涂多少,涂几分都精确?#25239;?#22905;想多涂点也不肯,?#36335;?#20182;?#21069;?#26159;疗伤至宝。

    气走了太医倒不怕,反正这里有的是人给治伤。她招手唤小路子,给本总管上药。”

    “诺。”小路子见她摆谱,嬉笑着走,挖了一大块涂在她身上一边涂一边道头儿你身上真?#21069;?#20928;,皮肤也细,也不知保养的。”

    说起这个李浅就一脸的郁闷,她昏厥之后就被连夜送回太子府。幸亏她有内力护体,腿才没被打折,也幸亏?#20999;?#24471;早,赶在太医来之前醒,阻止了这些人给她诊脉。

    当时她?#23472;?#32831;太医那张耿直无比的脸,哽咽出声,言称是个小人物,福缘太浅,被太医诊?#20301;?#25240;寿,只求给包伤药就好。

    耿太医受了太子之命跟,自是不高兴,“之乎者也”的说了一大通。?#20260;?#20381;然装作大义凛然的样子,不为所动。

    病人不配合,医者也无奈,料定她?#30343;?#21463;了皮肉之伤,便叫人立刻脱下裤子给她上药。

    李浅怕挣扎太过,更容易露馅,只?#38376;?#30528;不动,任凭他?#21069;?#23617;股看了个够。当然血肉模糊的也没啥好看的,只要前面不被看到,也没人怀?#20260;?#30340;性别。?#30343;?#33258;此后她屁股白皙的美名却传了出去,慕名而来偷看的络绎不绝。

    李浅气得几次赶人,床头?#24178;?#20960;块砖头,谁?#21307;?#26469;就扔谁。赶走无数男男女女,不男不女后,只留了小路子一个给她上药。

    就这样?#20260;?#19978;,上,十几日之后,她便也感觉不到羞涩了,老皮老脸的任他看个够。

    这几天沈致和付言明都来看过她,但碍于这里是王府进出不便,只来过一两次,带了些补品给她养身。楚天歌也来过,多半是为了嘲笑一下她的屁股肿的像馒头。不过他也没?#20154;?#22909;哪儿去,同样?#23472;?#20010;“馒头?#20445;?#36824;瘸腿走。

    齐曦澜也在下朝之后顺道问候了一回,可却一次都没见过齐曦炎。

    据说太子受伤之后被皇上接到宫里养伤,就一直没再回府。过了这么久,他的伤应该是?#34216;?#20102;吧?无不少字?#30343;?#27809;能亲眼验证过,好几天心里都惴惴的。

    小路子给她上药,李浅则趴在床上,头挨着枕头,闷声问今天日子了?”

    “十六了吧。”

    “太子今天吗不跳字。

    小路子翻了个白眼,“回得来,这头七还没过,太子要留在宫中守灵。”

    “头儿不会是想太子了吧?无不少字”他说着紧紧盯着她,?#36335;?#35201;从她脸上看出朵花儿来。

    李浅叹口气,她还真的想齐曦炎了,这些时日她足不出户的,外面发生大事都不,仅有只字片言?#38469;?#20174;小路子嘴里得知的。可这小滑头,每每跟她说都留一半,美其名曰“请听下回分解?#20445;?#36824;说怕她闷坏了,不能一次都说完。弄得?#30475;?#22905;都跟听书似的。

    小路子第一回书说的是陵王闯宫。话说皇上去世那晚,陵王带着两千私兵闯宫,想要改立太子,结果还没攻进皇宫,就被早先埋伏好御林军拿下。陵王齐曦宏也被下了大牢,连同陵王妃?#33151;?#23376;一女,关在一处。太子仁慈没有立刻处死他们,可陵王却非但不知感激,还言语重伤太子。而且就在关入大牢的第三天,他的余党前来劫狱,一干?#35828;?#25252;着陵王一?#39029;?#20986;大牢,最后和御林军相遇在凌向台,几经厮杀之下,他们被逼上凌向台。最后陵王一不从台上摔下去,摔了个?#36234;帕眩?#24808;烈无比。陵王妃一见夫君身死,也跳下凌向台,正死在他身边。那血流的,哗哗的,打扫的小墩子硬是清理了六个时辰?#25490;?#24178;净了。后来太子下令厚葬陵王夫妇,又念及稚子年幼并没过多加罪三个一女,只把他们削为庶民,送到兰州将养。

    说这一回时,小路子声情并茂,把陵王死的?#26131;矗?#25226;王妃的贞烈,把太子得知消息的痛心疾首都描绘的有声有色。尤其是太子还缠绵病中,痛的连呕三升血,喷得地板都换了颜色。

    听到这儿,李浅好险没笑喷了。以她对齐曦炎的了解,他向来不给留后患,陵王不摔下凌向台,恐?#20081;?#27809;那么简单。就算一不有人把他推下去,黑灯?#22815;?#30340;谁看得见?

    而最离谱的就是吐血了。要说齐曦炎难过,她倒,毕竟是象征性的掉两滴眼泪也在所难免。可着也不至于?#20540;门?#34880;这么吓人。所以她当时很“好心”地问小路子,“当天太子殿下吃的是?”

    宫里伺候齐曦炎的是小城子,经常与小路子沟通,对太子的起居饮食也多少些,他想了想道应该是用红枣和山楂打成的果泥吧。”

    李浅双手一摊,看吧,她就说吐的?#30343;?#34880;吧。

    第二回书说的是敦王,话说敦王被幽禁后还不知悔?#27169;?#22312;圈地?#34987;?#24847;?#21450;?#21161;陵王夺位。结果人算不如天算,他派出人劫狱救陵王,却被御林军杀的全军覆没。后来这个消息连同陵王摔死的惨事传到圈地,他?#40644;?#20043;下大呕了三碗鲜血,昏倒在地,再起来时已经成了连走路都要叫人扶着的病鬼。

    这回呕血倒是真真正正的呕血了,?#30343;?#20063;不见得就是气的。李浅认为,想叫人不死不活的办法很多,在他喝的茶里,吃的饭里下点,保证这辈子都好?#40644;?#26469;了。?#30343;?#22905;多么阴险,毒?#20445;?#32780;是在宫里见多了这些伎俩,不这么想都对?#40644;?#24403;权者的聪明头脑。

    这前两回书听完,十分有助于李浅的大脑,她一边听一边琢磨,颇有很多的心得体会。竟把?#35828;?#25104;最重要的事,日夜期盼。

    就像现在,等小路子给她上完药,?#25512;?#19981;及待地问咱们这回书要说?”

    小路子整了整?#36335;?#25671;头?#25991;?#36947;上回书咱们说到敦王呕血,今天这回就是皇后娘娘了。”

    正所谓仇人“提名”也分外眼红,李浅咬牙切齿地问皇后那老虔婆样?”

    “话说皇后娘娘,自打入冷宫之后也不甘寂寞,脾气变得暴躁,宫女们给送的饭菜她是滴唇不沾,最后竟活活给饿死了……。”

    李浅正听得解气呢,忽然见他顿住,不由问道下面呢?”

    “完了啊。皇后娘娘饿死了,那还不完?”

    李浅听得不过瘾,连连催问真的一点都没了?”

    “那也?#30343;牽?#30343;后娘娘死时那叫一个惨啊,受的都成皮包骨头了,眼珠子暴突,下颌缩的跟猴子似的,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堂堂一个皇后,死状竟如此凄惨,确?#31561;?#20154;唏嘘不?#36873;?#26446;浅故意叹了口气,其实心里也没多难过,正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她也是作的,害人太多终会被老天爷收的。?#30343;?#22909;好的一个人撞死、上吊、服毒,哪个?#30343;?#27515;,看嘛非得饿死呢?除非……

    除非有人想叫她饿死。

    唉齐曦炎真的挺狠的,对付仇人绝不手下留情,让她如此死法,那真?#27973;?#37117;报了。虽不敢确定此事跟他有关,但以她对他的了解,至少他是默许过的。皇宫?#21069;?#29492;崽子,一个个眼睫毛?#38469;?#31354;的,今天?#25991;?#38453;风,下哪场雨都清楚着呢。

    书听完了,以小路子脾气这回书也就这么短了,她无聊之下又想起齐曦炎,问他,“你说殿下这会儿在干??#22791;?#19981;会憋着满肚子坏水,琢磨着坑人吧?无不少字

    小路子以为她的?#20999;?#22826;子安危,笑道头儿,你也不用担?#27169;?#27583;下不会出事的,等出了孝?#31456;?#19978;就该登基了,咱们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这倒也是。”李浅想想也觉很高兴。

    小路子突然凑到她跟前,小声?#27490;荊?#22836;儿,你说殿下能不能封我个官,总管我是不敢想了,混个首领太监,最不济笔贴式也行啊。”

    李浅笑骂;“得了吧你,就你跟个猴儿似的,还想当首领太监?”

    他们聊天没两天,喜事就真的来了。

    小城子从宫里,还没进屋就叫道好消息啊,太子要登基了,叫府里赶紧准备。”

    李浅一听忙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一下触了伤口疼得她直呲牙,口中?#24202;?#20572;叫道快,快,叫人把殿下?#38386;?#24847;的都搬到宫里去。”

    不仅殿下,他们也要搬家了。(未完待续。如果您?#19981;?#36825;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20572;?#24744;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热门推荐:

    费章节(12点)

    丁丑年四月,隆章帝缠绵床榻月余,终在一个月黑的夜晚薨世。死前手里紧紧握着一条洗的发白的手帕,隐隐可见满脸泪痕。

    皇上一死,举国哀伤,正值国丧之际一切从简,所有娱乐活动也一概禁止。

    娱乐禁不禁止的李浅倒不在乎,?#30343;?#20026;要从简到,连身上的伤药都得少涂?

    在床上躺了多半个月了,身上的伤都没好全,她不由拉着老耿太医的袖子连声追问您确定您?#30343;?#24248;医?”

    这太医姓耿名直,性格还真是耿直,闻言暴怒,一甩袖子,喝道你这小监恁得无礼。”

    李浅耸耸肩,“开个玩笑而已,太医大人何必生气。”

    耿太医哼了一声,扔下一包药,怒气冲冲地走了。

    李浅不?#21830;?#21475;气,这个陈太医医术不,可就是太死板,伤药涂多少,涂几分都精确?#25239;?#22905;想多涂点也不肯,?#36335;?#20182;?#21069;?#26159;疗伤至宝。

    气走了太医倒不怕,反正这里有的是人给治伤。她招手唤小路子,给本总管上药。”

    “诺。”小路子见她摆谱,嬉笑着走,挖了一大块涂在她身上一边涂一边道头儿你身上真?#21069;?#20928;,皮肤也细,也不知保养的。”

    说起这个李浅就一脸的郁闷,她昏厥之后就被连夜送回太子府。幸亏她有内力护体,腿才没被打折,也幸亏?#20999;?#24471;早,赶在太医来之前醒,阻止了这些人给她诊脉。

    当时她?#23472;?#32831;太医那张耿直无比的脸,哽咽出声,言称是个小人物,福缘太浅,被太医诊?#20301;?#25240;寿,只求给包伤药就好。

    耿太医受了太子之命跟,自是不高兴,“之乎者也”的说了一大通。?#20260;?#20381;然装作大义凛然的样子,不为所动。

    病人不配合,医者也无奈,料定她?#30343;?#21463;了皮肉之伤,便叫人立刻脱下裤子给她上药。

    李浅怕挣扎太过,更容易露馅,只?#38376;?#30528;不动,任凭他?#21069;?#23617;股看了个够。当然血肉模糊的也没啥好看的,只要前面不被看到,也没人怀?#20260;?#30340;性别。?#30343;?#33258;此后她屁股白皙的美名却传了出去,慕名而来偷看的络绎不绝。

    李浅气得几次赶人,床头?#24178;?#20960;块砖头,谁?#21307;?#26469;就扔谁。赶走无数男男女女,不男不女后,只留了小路子一个给她上药。

    就这样?#20260;?#19978;,上,十几日之后,她便也感觉不到羞涩了,老皮老脸的任他看个够。

    这几天沈致和付言明都来看过她,但碍于这里是王府进出不便,只来过一两次,带了些补品给她养身。楚天歌也来过,多半是为了嘲笑一下她的屁股肿的像馒头。不过他也没?#20154;?#22909;哪儿去,同样?#23472;?#20010;“馒头?#20445;?#36824;瘸腿走。

    齐曦澜也在下朝之后顺道问候了一回,可却一次都没见过齐曦炎。

    据说太子受伤之后被皇上接到宫里养伤,就一直没再回府。过了这么久,他的伤应该是?#34216;?#20102;吧?无不少字?#30343;?#27809;能亲眼验证过,好几天心里都惴惴的。

    小路子给她上药,李浅则趴在床上,头挨着枕头,闷声问今天日子了?”

    “十六了吧。”

    “太子今天吗不跳字。

    小路子翻了个白眼,“回得来,这头七还没过,太子要留在宫中守灵。”

    “头儿不会是想太子了吧?无不少字”他说着紧紧盯着她,?#36335;?#35201;从她脸上看出朵花儿来。

    李浅叹口气,她还真的想齐曦炎了,这些时日她足不出户的,外面发生大事都不,仅有只字片言?#38469;?#20174;小路子嘴里得知的。可这小滑头,每每跟她说都留一半,美其名曰“请听下回分解?#20445;?#36824;说怕她闷坏了,不能一次都说完。弄得?#30475;?#22905;都跟听书似的。

    小路子第一回书说的是陵王闯宫。话说皇上去世那晚,陵王带着两千私兵闯宫,想要改立太子,结果还没攻进皇宫,就被早先埋伏好御林军拿下。陵王齐曦宏也被下了大牢,连同陵王妃?#33151;?#23376;一女,关在一处。太子仁慈没有立刻处死他们,可陵王却非但不知感激,还言语重伤太子。而且就在关入大牢的第三天,他的余党前来劫狱,一干?#35828;?#25252;着陵王一?#39029;?#20986;大牢,最后和御林军相遇在凌向台,几经厮杀之下,他们被逼上凌向台。最后陵王一不从台上摔下去,摔了个?#36234;帕眩?#24808;烈无比。陵王妃一见夫君身死,也跳下凌向台,正死在他身边。那血流的,哗哗的,打扫的小墩子硬是清理了六个时辰?#25490;?#24178;净了。后来太子下令厚葬陵王夫妇,又念及稚子年幼并没过多加罪三个一女,只把他们削为庶民,送到兰州将养。

    说这一回时,小路子声情并茂,把陵王死的?#26131;矗?#25226;王妃的贞烈,把太子得知消息的痛心疾首都描绘的有声有色。尤其是太子还缠绵病中,痛的连呕三升血,喷得地板都换了颜色。

    听到这儿,李浅好险没笑喷了。以她对齐曦炎的了解,他向来不给留后患,陵王不摔下凌向台,恐?#20081;?#27809;那么简单。就算一不有人把他推下去,黑灯?#22815;?#30340;谁看得见?

    而最离谱的就是吐血了。要说齐曦炎难过,她倒,毕竟是象征性的掉两滴眼泪也在所难免。可着也不至于?#20540;门?#34880;这么吓人。所以她当时很“好心”地问小路子,“当天太子殿下吃的是?”

    宫里伺候齐曦炎的是小城子,经常与小路子沟通,对太子的起居饮食也多少些,他想了想道应该是用红枣和山楂打成的果泥吧。”

    李浅双手一摊,看吧,她就说吐的?#30343;?#34880;吧。

    第二回书说的是敦王,话说敦王被幽禁后还不知悔?#27169;?#22312;圈地?#34987;?#24847;?#21450;?#21161;陵王夺位。结果人算不如天算,他派出人劫狱救陵王,却被御林军杀的全军覆没。后来这个消息连同陵王摔死的惨事传到圈地,他?#40644;?#20043;下大呕了三碗鲜血,昏倒在地,再起来时已经成了连走路都要叫人扶着的病鬼。

    这回呕血倒是真真正正的呕血了,?#30343;?#20063;不见得就是气的。李浅认为,想叫人不死不活的办法很多,在他喝的茶里,吃的饭里下点,保证这辈子都好?#40644;?#26469;了。?#30343;?#22905;多么阴险,毒?#20445;?#32780;是在宫里见多了这些伎俩,不这么想都对?#40644;?#24403;权者的聪明头脑。

    这前两回书听完,十分有助于李浅的大脑,她一边听一边琢磨,颇有很多的心得体会。竟把?#35828;?#25104;最重要的事,日夜期盼。

    就像现在,等小路子给她上完药,?#25512;?#19981;及待地问咱们这回书要说?”

    小路子整了整?#36335;?#25671;头?#25991;?#36947;上回书咱们说到敦王呕血,今天这回就是皇后娘娘了。”

    正所谓仇人“提名”也分外眼红,李浅咬牙切齿地问皇后那老虔婆样?”

    “话说皇后娘娘,自打入冷宫之后也不甘寂寞,脾气变得暴躁,宫女们给送的饭菜她是滴唇不沾,最后竟活活给饿死了……。”

    李浅正听得解气呢,忽然见他顿住,不由问道下面呢?”

    “完了啊。皇后娘娘饿死了,那还不完?”

    李浅听得不过瘾,连连催问真的一点都没了?”

    “那也?#30343;牽?#30343;后娘娘死时那叫一个惨啊,受的都成皮包骨头了,眼珠子暴突,下颌缩的跟猴子似的,要多吓人有多吓人……。”

    堂堂一个皇后,死状竟如此凄惨,确?#31561;?#20154;唏嘘不?#36873;?#26446;浅故意叹了口气,其实心里也没多难过,正所谓善恶到头终有报,她也是作的,害人太多终会被老天爷收的。?#30343;?#22909;好的一个人撞死、上吊、服毒,哪个?#30343;?#27515;,看嘛非得饿死呢?除非……

    除非有人想叫她饿死。

    唉齐曦炎真的挺狠的,对付仇人绝不手下留情,让她如此死法,那真?#27973;?#37117;报了。虽不敢确定此事跟他有关,但以她对他的了解,至少他是默许过的。皇宫?#21069;?#29492;崽子,一个个眼睫毛?#38469;?#31354;的,今天?#25991;?#38453;风,下哪场雨都清楚着呢。

    书听完了,以小路子脾气这回书也就这么短了,她无聊之下又想起齐曦炎,问他,“你说殿下这会儿在干??#22791;?#19981;会憋着满肚子坏水,琢磨着坑人吧?无不少字

    小路子以为她的?#20999;?#22826;子安危,笑道头儿,你也不用担?#27169;?#27583;下不会出事的,等出了孝?#31456;?#19978;就该登基了,咱们的好日子在后头呢。”

    “这倒也是。”李浅想想也觉很高兴。

    小路子突然凑到她跟前,小声?#27490;荊?#22836;儿,你说殿下能不能封我个官,总管我是不敢想了,混个首领太监,最不济笔贴式也行啊。”

    李浅笑骂;“得了吧你,就你跟个猴儿似的,还想当首领太监?”

    他们聊天没两天,喜事就真的来了。

    小城子从宫里,还没进屋就叫道好消息啊,太子要登基了,叫府里赶紧准备。”

    李浅一听忙从床上跳了起来,这一下触了伤口疼得她直呲牙,口中?#24202;?#20572;叫道快,快,叫人把殿下?#38386;?#24847;的都搬到宫里去。”

    不仅殿下,他们也要搬家了。(未完待续。如果您?#19981;?#36825;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20572;?#24744;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书?#26376;?#26368;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26376;?.com)。
热门小说推荐: 三国刘备之妙笔生花 红?#22791;?/strong> 佣兵大纨绔 龙吟水泊 王莽的皇帝成长计划 黄天乱世 三国之隐帝 诸朝争霸 穿越之纨绔小王爷 隋末霸主 东晋唐王 蝉鸣之时 我战魂无敌了怎么办 君臣谋 ?#26352;?#22823;帝国
英超直播吧360
必赢彩票网可靠吗 福彩3d试机号分析—乐彩网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网 河南快赢481的app 25选5中奖规则及奖金 海南飞鱼改版 pk10牛牛机器人 竞彩足球网 彩票快乐十分开奖号码 江苏福彩快3开结果查询 山东11选5特别号 快速时时彩走势图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视频 彩票2345图表走势 重庆快乐10分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