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割了做太监

作者:风之灵韵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黄门女痞最新章节第九十七章割了做太监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23383;?#22825;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百炼飞升录
?    费章节(12点)

    ?#34892;?#37027;一阵风吹,晴非得雨124,天天数铜钱,yem199,的粉红。谢谢大家。

    ——————————-

    奈何就是太不识时务。李浅他要这么说,不由微微一笑,“皇上既已想好做,何必问臣下。”

    齐曦炎道你不是他的弟子吗?总该问一下的。”

    李浅挑眉,“象征性的吗不跳字。

    他忽的大笑起来,也只有她会这么和,也敢这么。

    昨天他?#21482;?#22868;走,竟没敢再。想想的作为?#26412;?#20002;脸,何时沦落到对一个太监下手的程度了。所?#36234;?#22825;,想到要面对她时,竟觉?#34892;?#24515;虚,不知该跟她说些,不知该解释昨天的冲动。可看她这会儿的样子,倒像把所有的不愉快都忘了个干净。

    他?#37027;?#19968;好,便道今天便给你个恩典,吴逸的事由你做决定,他是死是活,是去是留?#21152;?#20320;说了算,就当为朕昨天的孟浪赔罪吧。”

    李浅闻言松了口气,她倒真怕他再次突?#30343;?#24615;大发,?#38901;?#25163;。这么一说,就好像在保证以后不?#23835;?#27492;,她心中一喜,不由问皇上,此话当真吗不跳字。

    齐曦炎点头,“君无?#36153;浴!?br/>
    看她眉飞色舞的样子与昨天惊惧的表情判若两人,让齐曦炎暗叹一声,罢了,此事到?#23435;?#27490;,以后哪天若她肯了,再……

    想到那温香软玉的手感,那樱红唇瓣的甜美,忍不住脸上一热,又问你想要吴逸如何?叫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不跳字。

    作为皇帝让他置若罔闻,自然是做不到的,所以他这话本就?#34892;?#35797;探的意味儿,想看看身为吴逸的弟子,她能为他做出多少。

    李浅也没想皇上真能不闻不问,略思索一下道叫他荣归吧。”

    “你的意思是免职?”他倒没想到这位弟子下手可真够狠的,一点不顾念情面。

    “是荣归。”李浅纠正,或者远离朝堂是对老师最好的结果。

    “就依你。”齐曦炎笑笑准备拟旨,难得他今天也当一回拟旨官。倒不是多爱做,只是受够了她那笔烂字。

    李浅忽然想起一事,匆忙抓住齐曦炎的手,“皇上,您等等。”

    她这一下抓的太?#20445;?#20182;手中沾满墨汁的毛?#21490;?#29993;而出,落在龙袍上,染了一块好大印记。可齐曦炎却顾不上这个,他只觉那抓着他的手好软,好滑,就像一块吸饱水的海绵紧紧贴着他。他忽觉心跳加快,几欲奔出腔外。

    昨天,他真的做了一回男人和男人的实验,让一个小黄门脱光?#36335;?#36276;在床上,他则对这光溜溜的屁股研究,然后那个圆形菊花绽放的形态,忽觉恶心不已,也因此再没了一亲芳泽的欲望。

    他总觉得应该不是个?#38386;洌?#24515;里也不断提醒很正常。?#19978;?#22312;她靠他这么近,近得能感受到她的呼吸,能嗅到她身上淡淡的体香,竟觉**不已,忽有了一种想把她按在地上的冲动。

    看来,他的?#38386;?#20063;是要分人的,只?#23472;?#22905;才会有这种冲动,对待别人却绝不会。

    “你做?”好容易?#19968;?#22768;音,他觉得被握的手都在微微发抖了。

    李浅也意识到莽撞,忙撤回手,笑道皇上,先别拟旨,臣刚想到一个安置吴大人的最好地方。”

    齐曦炎平定了一下?#37027;椋只?#22797;了那一脸的淡然,“是哪儿?”

    “国学院。”

    他诧异,燕朝有这个机构吗?

    “虽然朝廷有了科举,但国学一直没建立起来,没有国学就不能给士子们最好的学习环?#24120;?#20063;不利于培养人才。倒不如现在就设立国学机构,不仅建国学?#28023;?#22320;方上也应建立学院。吴逸身为一代大儒,虽不适合在朝为官,但教书育人绝对是他的?#32943;睿?br/>
    燕朝其实也不是没有国学,它也许多固有的传统历史文化与学术,例如医学、戏剧、书画、星相、数术等等?#21152;?#20154;涉猎。但却没?#34892;?#25104;一套系统,也没有专门主持,一直都民间挑头。而现在若真的能成立国学?#28023;?#20877;由?#23435;由?#20026;国家培养一批人才,倒真是极好的设想。

    齐曦炎越听越觉可行,挥去心中龌龊念头,和她正经八百的谈论起来。

    两人谈了两个来时辰,终于确定具体章程,聊完后齐曦炎?#37027;?#24456;是愉悦,向后靠了靠椅?#24120;?#36190;道看来朕没看人,用你做黄门侍郎就是用对了。”

    李浅无语,心道,你刚免了我的职好不好。

    ※

    五天之后,付言明急匆匆从南方赶,连?#36335;?#20063;没换,家也没来得及回,就第一来到宫里跑到皇宫报到。

    往帝阙上一站,那身皱如腌干菜的?#36335;?#20877;配上满面污泥的脸,与这里的富贵堂皇完全不搭调。

    齐曦炎对他的神速甚为满意,含笑道表弟来得还真是快。”

    这明显看笑话的表情,让付言明哭笑不得。若不是因为那道要封他为内廷总管的圣旨,他何苦跑死两匹马也要赶。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那本被李浅批复后的奏折没有?#20154;统?#20140;,而是送到付家转了一圈,才被送走。他老爹?#21561;?#25240;上朱批,急得不得了,批复的人字丑不丑与他门半?#32622;?#24178;系,最主要的是付家不能绝后。于是写了封家书,叫人连夜?#32479;觶?#22065;咐他就算死也得赶。也因此才有了他无日无夜不眠不休的疾奔,他觉得这根本不是赶路,而是在作死。

    想到一路遭的罪,不由咧着嘴祈求,“皇上,以后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开的好,臣受?#40644;?#24778;吓。”

    齐曦炎笑着一指旁边正龟缩成一团的李浅,“这得看李总管了,她这总管当得辛苦,一直说要让朕给找个得力助手,朕这些日子正在朝里物色人选……。”说着嘴角扬起一抹笑,“有那些做事不尽职尽责的官?#20445;?#37117;可以考虑……。”

    他这话很?#34892;?#25970;打的意思。南方案子,他能做十分,却偏做八分,有不少很明显牵在其中的人,都被付言明放过。这里面要说没事,他恐怕不会信的。不过他也他的难处,付家是国戚,在燕朝贵不可言,但也因为这身份,依附他们的人也多。而要想保住这富贵,少不得也要为底下担些干系。

    可作为君主,若人人都这么做,他的国?#19968;?#26377;何法度可言吗?#31354;?#19968;次他们做得还不太过分,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绝对不能有下次。若他们不知进退,那也绝不是割一刀那么简单了。

    付言明素来了解皇上,又听不出来话中意思。他脸色微微一变,暗道,果然皇上不是那么容易瞒过的,要怪只能?#25351;?#20146;太贪心,逼着他做不愿做的事。

    可这会儿补救是不可能的了,他只能装糊涂,顺着他的话道说到做事不尽职尽责,臣向皇上保举一人。”

    “哦?”齐曦炎挑眉,谁那?#21561;?#38665;被他恨上了。

    “臣举荐楚天歌楚侯爷。?#36924;?#22825;之下闲来风月,干拿俸禄不干活的,除了楚天歌,又有何人?

    齐曦炎一听大乐,虽然他也觉得这是个不的主意,奈何他?#38665;?#19981;会同意。只得摇头,却又?#34892;┬以擲只觶?#38271;公主就这么一个,若让她你陷害她绝子绝孙,恐怕会跟你没完的。”

    付言明笑道皇上,臣就是这么一说,难道真把楚侯爷阉了不成?若真如此,长公主没完的人,也不止臣下吧。”

    还有他,身为皇上,光看热闹行?

    齐曦炎哈哈大笑,“你小子倒是会撇清。”

    这话一语两关,付言明自也听得出来。他装作未解,微微一笑道不然就问问李总管,看看她有没有好主意。”

    李浅这两天?#37027;?#24456;不好,因为罢职吴逸改任国学院长的事,老师对她意见很大。也不知从哪里得知此事是她向皇上举荐的,跟她闹了好一顿脾气。回想昨天当?#21028;?#22810;清流大臣的面,他要与断绝师生关系的话,身体都觉拔凉拔凉的。她虽没指望老师能理解她的苦心,可做的这般决绝,她能忍受得了?所以这两天她一直龟缩在帝阙里,陪着齐曦炎,一动也不想动。

    她暗自伤心难过,根本没注意他们在说,此时听付言明问,不由?#34892;?#33579;然,“你们说?”

    “问李总管想和谁作伴。”

    “是指在宫里还是宫外的?我?#19981;?#38271;得好看的。”

    此言一出,齐曦炎再也忍不住,?#23472;?#20184;言明爆笑起来,“哈哈,看来最有希望的还?#21069;?#21375;啊。”燕朝谁能美过他付言明。

    付言明微囧,不遗余力地劝说,“楚侯爷就比我好看,还有启王,都是一等一的美?#23567;!?br/>
    李浅?#24822;?#26126;白,不由纳闷道要他们做?”

    “做太监。”

    她也?#34892;?#22909;笑,不这两人没事干讨论这个做,于是发表意见,“那干脆把全国长得不的少年,全割了送进宫来得了。”也省得他经常对上下其手,怀火在心。

    齐曦炎倒还好,割也轮不到他,付言明的脸却?#34892;?#21457;绿了。他?#34892;?#25285;心的看着皇上,还真怕他一时心血来潮下这道旨。(未完待续。如果您?#19981;?#36825;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热门推荐:

    费章节(12点)

    ?#34892;?#37027;一阵风吹,晴非得雨124,天天数铜钱,yem199,的粉红。谢谢大家。

    ——————————-

    奈何就是太不识时务。李浅他要这么说,不由微微一笑,“皇上既已想好做,何必问臣下。”

    齐曦炎道你不是他的弟子吗?总该问一下的。”

    李浅挑眉,“象征性的吗不跳字。

    他忽的大笑起来,也只有她会这么和,也敢这么。

    昨天他?#21482;?#22868;走,竟没敢再。想想的作为?#26412;?#20002;脸,何时沦落到对一个太监下手的程度了。所?#36234;?#22825;,想到要面对她时,竟觉?#34892;?#24515;虚,不知该跟她说些,不知该解释昨天的冲动。可看她这会儿的样子,倒像把所有的不愉快都忘了个干净。

    他?#37027;?#19968;好,便道今天便给你个恩典,吴逸的事由你做决定,他是死是活,是去是留?#21152;?#20320;说了算,就当为朕昨天的孟浪赔罪吧。”

    李浅闻言松了口气,她倒真怕他再次突?#30343;?#24615;大发,?#38901;?#25163;。这么一说,就好像在保证以后不?#23835;?#27492;,她心中一喜,不由问皇上,此话当真吗不跳字。

    齐曦炎点头,“君无?#36153;浴!?br/>
    看她眉飞色舞的样子与昨天惊惧的表情判若两人,让齐曦炎暗叹一声,罢了,此事到?#23435;?#27490;,以后哪天若她肯了,再……

    想到那温香软玉的手感,那樱红唇瓣的甜美,忍不住脸上一热,又问你想要吴逸如何?叫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不跳字。

    作为皇帝让他置若罔闻,自然是做不到的,所以他这话本就?#34892;?#35797;探的意味儿,想看看身为吴逸的弟子,她能为他做出多少。

    李浅也没想皇上真能不闻不问,略思索一下道叫他荣归吧。”

    “你的意思是免职?”他倒没想到这位弟子下手可真够狠的,一点不顾念情面。

    “是荣归。”李浅纠正,或者远离朝堂是对老师最好的结果。

    “就依你。”齐曦炎笑笑准备拟旨,难得他今天也当一回拟旨官。倒不是多爱做,只是受够了她那笔烂字。

    李浅忽然想起一事,匆忙抓住齐曦炎的手,“皇上,您等等。”

    她这一下抓的太?#20445;?#20182;手中沾满墨汁的毛?#21490;?#29993;而出,落在龙袍上,染了一块好大印记。可齐曦炎却顾不上这个,他只觉那抓着他的手好软,好滑,就像一块吸饱水的海绵紧紧贴着他。他忽觉心跳加快,几欲奔出腔外。

    昨天,他真的做了一回男人和男人的实验,让一个小黄门脱光?#36335;?#36276;在床上,他则对这光溜溜的屁股研究,然后那个圆形菊花绽放的形态,忽觉恶心不已,也因此再没了一亲芳泽的欲望。

    他总觉得应该不是个?#38386;洌?#24515;里也不断提醒很正常。?#19978;?#22312;她靠他这么近,近得能感受到她的呼吸,能嗅到她身上淡淡的体香,竟觉**不已,忽有了一种想把她按在地上的冲动。

    看来,他的?#38386;?#20063;是要分人的,只?#23472;?#22905;才会有这种冲动,对待别人却绝不会。

    “你做?”好容易?#19968;?#22768;音,他觉得被握的手都在微微发抖了。

    李浅也意识到莽撞,忙撤回手,笑道皇上,先别拟旨,臣刚想到一个安置吴大人的最好地方。”

    齐曦炎平定了一下?#37027;椋只?#22797;了那一脸的淡然,“是哪儿?”

    “国学院。”

    他诧异,燕朝有这个机构吗?

    “虽然朝廷有了科举,但国学一直没建立起来,没有国学就不能给士子们最好的学习环?#24120;?#20063;不利于培养人才。倒不如现在就设立国学机构,不仅建国学?#28023;?#22320;方上也应建立学院。吴逸身为一代大儒,虽不适合在朝为官,但教书育人绝对是他的?#32943;睿?br/>
    燕朝其实也不是没有国学,它也许多固有的传统历史文化与学术,例如医学、戏剧、书画、星相、数术等等?#21152;?#20154;涉猎。但却没?#34892;?#25104;一套系统,也没有专门主持,一直都民间挑头。而现在若真的能成立国学?#28023;?#20877;由?#23435;由?#20026;国家培养一批人才,倒真是极好的设想。

    齐曦炎越听越觉可行,挥去心中龌龊念头,和她正经八百的谈论起来。

    两人谈了两个来时辰,终于确定具体章程,聊完后齐曦炎?#37027;?#24456;是愉悦,向后靠了靠椅?#24120;?#36190;道看来朕没看人,用你做黄门侍郎就是用对了。”

    李浅无语,心道,你刚免了我的职好不好。

    ※

    五天之后,付言明急匆匆从南方赶,连?#36335;?#20063;没换,家也没来得及回,就第一来到宫里跑到皇宫报到。

    往帝阙上一站,那身皱如腌干菜的?#36335;?#20877;配上满面污泥的脸,与这里的富贵堂皇完全不搭调。

    齐曦炎对他的神速甚为满意,含笑道表弟来得还真是快。”

    这明显看笑话的表情,让付言明哭笑不得。若不是因为那道要封他为内廷总管的圣旨,他何苦跑死两匹马也要赶。

    也不知是不是故意,那本被李浅批复后的奏折没有?#20154;统?#20140;,而是送到付家转了一圈,才被送走。他老爹?#21561;?#25240;上朱批,急得不得了,批复的人字丑不丑与他门半?#32622;?#24178;系,最主要的是付家不能绝后。于是写了封家书,叫人连夜?#32479;觶?#22065;咐他就算死也得赶。也因此才有了他无日无夜不眠不休的疾奔,他觉得这根本不是赶路,而是在作死。

    想到一路遭的罪,不由咧着嘴祈求,“皇上,以后这种玩笑还是不要开的好,臣受?#40644;?#24778;吓。”

    齐曦炎笑着一指旁边正龟缩成一团的李浅,“这得看李总管了,她这总管当得辛苦,一直说要让朕给找个得力助手,朕这些日子正在朝里物色人选……。”说着嘴角扬起一抹笑,“有那些做事不尽职尽责的官?#20445;?#37117;可以考虑……。”

    他这话很?#34892;?#25970;打的意思。南方案子,他能做十分,却偏做八分,有不少很明显牵在其中的人,都被付言明放过。这里面要说没事,他恐怕不会信的。不过他也他的难处,付家是国戚,在燕朝贵不可言,但也因为这身份,依附他们的人也多。而要想保住这富贵,少不得也要为底下担些干系。

    可作为君主,若人人都这么做,他的国?#19968;?#26377;何法度可言吗?#31354;?#19968;次他们做得还不太过分,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绝对不能有下次。若他们不知进退,那也绝不是割一刀那么简单了。

    付言明素来了解皇上,又听不出来话中意思。他脸色微微一变,暗道,果然皇上不是那么容易瞒过的,要怪只能?#25351;?#20146;太贪心,逼着他做不愿做的事。

    可这会儿补救是不可能的了,他只能装糊涂,顺着他的话道说到做事不尽职尽责,臣向皇上保举一人。”

    “哦?”齐曦炎挑眉,谁那?#21561;?#38665;被他恨上了。

    “臣举荐楚天歌楚侯爷。?#36924;?#22825;之下闲来风月,干拿俸禄不干活的,除了楚天歌,又有何人?

    齐曦炎一听大乐,虽然他也觉得这是个不的主意,奈何他?#38665;?#19981;会同意。只得摇头,却又?#34892;┬以擲只觶?#38271;公主就这么一个,若让她你陷害她绝子绝孙,恐怕会跟你没完的。”

    付言明笑道皇上,臣就是这么一说,难道真把楚侯爷阉了不成?若真如此,长公主没完的人,也不止臣下吧。”

    还有他,身为皇上,光看热闹行?

    齐曦炎哈哈大笑,“你小子倒是会撇清。”

    这话一语两关,付言明自也听得出来。他装作未解,微微一笑道不然就问问李总管,看看她有没有好主意。”

    李浅这两天?#37027;?#24456;不好,因为罢职吴逸改任国学院长的事,老师对她意见很大。也不知从哪里得知此事是她向皇上举荐的,跟她闹了好一顿脾气。回想昨天当?#21028;?#22810;清流大臣的面,他要与断绝师生关系的话,身体都觉拔凉拔凉的。她虽没指望老师能理解她的苦心,可做的这般决绝,她能忍受得了?所以这两天她一直龟缩在帝阙里,陪着齐曦炎,一动也不想动。

    她暗自伤心难过,根本没注意他们在说,此时听付言明问,不由?#34892;?#33579;然,“你们说?”

    “问李总管想和谁作伴。”

    “是指在宫里还是宫外的?我?#19981;?#38271;得好看的。”

    此言一出,齐曦炎再也忍不住,?#23472;?#20184;言明爆笑起来,“哈哈,看来最有希望的还?#21069;?#21375;啊。”燕朝谁能美过他付言明。

    付言明微囧,不遗余力地劝说,“楚侯爷就比我好看,还有启王,都是一等一的美?#23567;!?br/>
    李浅?#24822;?#26126;白,不由纳闷道要他们做?”

    “做太监。”

    她也?#34892;?#22909;笑,不这两人没事干讨论这个做,于是发表意见,“那干脆把全国长得不的少年,全割了送进宫来得了。”也省得他经常对上下其手,怀火在心。

    齐曦炎倒还好,割也轮不到他,付言明的脸却?#34892;?#21457;绿了。他?#34892;?#25285;心的看着皇上,还真怕他一时心血来潮下这道旨。(未完待续。如果您?#19981;?#36825;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书?#26376;?#26368;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26376;?.com)。
热门小说推荐: 三国刘备之妙笔生花 红?#22791;?/strong> 佣兵大纨绔 龙吟水泊 王莽的皇帝成长计划 黄天乱世 三国之隐帝 诸朝争霸 穿越之纨绔小王爷 隋末霸主 东晋唐王 蝉鸣之时 我战魂无敌了怎么办 君臣谋 吃货大帝国
英超直播吧360
体彩p5和值走势图带连线图表专业版 13458 02679怎么换着买 360直播无插件 体彩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专家 山东体彩十一选5任三 足球彩票任选9场规则 复试连码专家 安徽时时彩快3 刮刮乐中奖代码在哪看 双色球名家最新汇总 安徽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十一运夺金杀号 pc99预测神测网 海南飞鱼彩票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