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丫的做没完了

作者:风之灵韵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黄门女痞最新章节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丫的做没完了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23383;?#22825;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百炼飞升录
?    费章节(12点)

    ?#34892;粂u_rby的打赏,真的好多哦。第二更送上,谢谢大家。

    ——————————

    当天晚上李浅都不是的,浑身上下哪都疼,尤其是下面像是被洞穿了一样,疼得她直想骂娘。她根本不记得究竟和他做了几回,他的精力旺盛的吓人,平常见他宠幸嫔妃时也只是一月一两次,何曾这么生猛过,简直是不知餍足。

    忆起昨天到了最后他附在她耳边说过的话,?#23472;?#37324;依稀有个印象,似乎说要封她为红嫔,可该死的谁这狗屁封号值几个钱。

    回到云芳斋,也没顾上洗漱就爬上床睡觉,好容易睡了一会儿,感觉也就一两个时辰,然后就被小岭子给晃了起来。

    “总管,有人找你。”

    “叫他滚。”李浅“吼”了一声,蒙了被子继续睡。

    “总管,是路公公,他说?#35874;?#19978;?#23478;狻!?br/>
    小路子来准没好事,她?#31354;?#30528;眼坐起来,让小岭子把人领进来。

    “总管?#35753;?#21834;。”小路子一走进就趴在地上狂哭,那模样好像死了亲娘。

    李浅恨不得踢他一脚,她又没死,哭个屁啊。

    “你给我起来说。”

    “诺。”他站起来开?#20960;?#22905;讲这段悲催的经历。

    今天一大早他从太后那儿,正巧皇上下了朝,便叫他吩咐道你去传旨,让红嫔伺候朕。”

    宫里妃子封?#21734;?#26159;记录在册的,可哪有红嫔,而?#19968;?#19978;又没下过圣旨,鬼才谁叫这个名。

    他心里?#24184;桑?#21364;又不敢问,刚要退出来就听皇上道不就去问李浅,要是请不来你就不用,直接把头切了吧。”

    他这才着急毛慌的来找李浅,小命要紧,不哭得惨点岂能对得起皇上对他瞪得那一眼?

    李浅听完,忽觉头越发的疼了,太阳穴一蹦一蹦的,很有种想杀人的冲动。齐曦炎叫她还能为的。丫的狗皇帝,一次又一次做过了,还没完没了了。

    拿小路子的命要挟她,不去都不?#23567;?#25260;腿把小路子踹出去,然后叫小岭子准备洗澡水。她泡了个热水澡,?#21482;?#19978;一套让小岭子淘换来的宫女服,戴上条粉红色面纱就见驾去了。

    可能早得了皇上吩咐,御书房门口的守卫对她?#20323;?#19981;见,任凭她推门进去。

    齐曦炎正在批着奏折,一见她进来立刻招了招手示意她。李浅垂着头慢慢挪着,还没走到已被他抢步抱在怀里。

    “朕想你了。”他充满欲念的声音让她头皮发麻,隐隐觉得今天要遭,可能会上演一场香艳喷鼻血的御书房春宫,还是实战派的。

    她苦着一张?#24120;?#30343;上,奴婢饿了。”好歹给点吃的,一会儿做起来也不至于昏倒吧。

    “好,朕现在满足你。”齐曦炎也不知是不是故意会意,说着已抱起她大步踏进后面的休息间。

    御书房里一直有个休息间,方便皇上劳累时可以在上面躺一会儿。?#19978;?#22312;李浅忽然很恨建这房子的人,这根本就是方便皇帝开展办公奸情,支持他在闲暇时对宫女动手动脚。而很不巧,现在那个宫女的名字?#23567;?#23567;红?#34180;?br/>
    推开内间的门,齐曦炎就松开手,她的脚刚刚站稳,只听“嘶”的一声,她的裙子和亵裤?#20011;?#34987;撕裂,破布一样在空中飞舞起来。

    她惊呼,第一?#20174;?#23601;是并紧双腿蹲下去,遮住的私密部位。她上身的衣物完好,下身却?#20011;?#36196;lu,雪白的大腿轻轻抖动,几乎站不稳。

    半天无动静,她偷偷地抬头,被他黑眸中兽一样的欲望吓到。心里不由?#29399;蹋?#24179;常装的多么冷清,原来内里竟是这样风骚。

    昨天被弄得下面还在痛,真不想再来一回,她转过身子,也顾不上下身未着雨缕,就向门口?#21360;?#21018;一举步便一头撞在齐曦炎的怀里,抬起头,看到那张?#24120;?#22905;几乎崩溃。他是如?#25991;?#20040;迅速地超过了她,堵住了她的去路?

    对于会轻功的人在速度上却比不过一个二把刀,她甚?#34892;?#24871;。而羞愧之余也只能把这归结为yin心涌动的人动作?#23478;?#20046;常人。

    “以后朕传唤,再敢磨蹭,下场就是这样。”他咬住她的耳朵,声音?#28909;?#20309;时候?#23478;?#26580;和。可是他饱胀的欲望?#20011;?#29408;狠刺入她的下面。

    她的花径里早布满蜜汁,让他进入的?#27973;?#39034;利,可是他的粗大几乎插进她的子*,**被狠狠?#36276;?#21095;?#39029;?#25616;着?#35270;?#30528;侵?#36234;?#21435;的巨*。

    “你……轻点……”李浅推着他健硕的腰身,他抓住她的手,束在腰后,支撑她的身体,右手扳紧她的腿,欲望在她狭窄的密道里狠狠冲刺起来。

    她的穴道太狭小,几乎无法容纳他炽热的铁棒,温热窄嫩的肉壁被他的巨*一次次撕裂,紧紧的包裹,让男人的快感几乎冲上巅峰。他的巨铁在她窄嫩的穴口狠狠抽插,每一次都连根没入,直插她的花?#27169;?#19968;股股热流随着男女私密部位的磨?#28872;?#20986;穴口,在她雪白的腿根奔流。

    实在忍耐不住,“啊~~啊~~啊~~”一声接一声的尖叫,带着疼痛的哭腔,随着甬道里?#32622;?#29289;的增多,尖叫声更趋向呻吟。

    真可耻啊,她?#23588;?#34987;逼如斯,很想切掉这?#33108;?#30340;玩意。暗地里磨牙不止,却又止不住他一波*的冲击,最后如一滩水一样化倒在他怀里,累得连小手指都懒得动一下。

    齐曦?#23383;?#20110;没再要第二回,吩咐太监备了洗澡水,两人泡在一个?#23601;?#37324;。李浅闭着眼任凭她把从头发到脚趾洗了个干净,心里想着操劳他一点也好,就当是对她的补偿了。?#21830;?#21644;受的?#25749;?#27604;,这点补偿少的有点可怜。

    洗完了,又给她擦干身子,然后套上一身大红色女?#21834;?#26446;浅一睁眼看到这身装扮惊得差点跳了起来。这?#24184;路?#31359;简直和不穿没区别,薄薄的一层,?#23458;?#26126;的纱丝,清晰可见她的白兔和幽谷长啥模样。

    李浅气急,刚想暴叫,却听他道你的面纱掉了。”

    她一惊,慌忙往脸上摸去,却他在骗她,面纱好?#30805;?#30340;并没掉落。

    齐曦炎笑得一脸得逞,?#36335;?#19968;个孩子刚做了个恶作剧。

    她不知他在想,即使把她剥到溜光的时候也没有动手掀她的面纱。甚至吻她时,也只是掀起一角,寻找唇瓣的位置。他?#36335;?#23545;她的相貌并不?#34892;?#36259;,又?#36335;?#26089;她长样。这让她很是忐忑不安。

    “,陪朕批奏折吧。?#40763;?#30528;她的手出?#22235;?#23460;,置身在宽大的龙椅上。

    他拖着她的臀部放到腿上,让她胳?#19981;?#30528;他?#26412;保?#25670;好姿势,则拿起一本奏折慢慢看着,而另一只手?#20174;幸?#26080;意的在她身上抚摸着。

    殿里放了十几个炭盆,虽穿的少却一点不觉冷。薄薄的纱根本搁不住,甚至比不穿还多了几分神秘,更是引人遐想。她对这身红纱叹了几口气,?#20011;?#21487;以预料到一会儿的一会儿,又是一场纷乱。

    案?#24178;?#25918;着一碗香浓的肉?#25239;C字啵?#22810;半是他们在里面时小太监拿进来的。用手触了一下碗边,温度刚刚好,她也不客气,就坐在他腿上抱着碗吃了起来。一只手掀着面纱,一只手持着汤勺,吃得津津有味儿。

    如果有人要问世上最耗费体力的事是,若放到以前她会说是“打架”,而现在会毫不?#28120;?#31572;“做/爱”,这简直是惨绝人寰,惨不忍睹,比燕朝十大酷刑还让?#22235;?#20197;忍受。尤其是一遍又一遍的毫无节制,有时她?#23835;?#19981;住想,这么频繁,他那里不会磨平吗?

    “你在看?”看李浅不时的向他下面瞥一眼,齐曦炎柔声问,大有一种不介意脱下?#36335;?#21483;她一观的意思。

    李浅慌忙摇头,吓得碗都差点摔了。

    那碗粥已被她喝的点滴不剩,腹中尚不觉很饱,就在她想举起来再舔一舔的时候,他的手已抢过那只碗。

    或者因为抢的太急,手上拿的奏折在她身上轻轻一划,尖利的封皮立刻划破纱衣,露出一截雪白的肌肤。而那部位……

    李浅忍不住闭了闭眼,暗咒这该死的悲催的奏折,划哪里不好,却恰好把她最美好的白兔送到他嘴里。

    他毫不浪费的轻轻含住,手中的奏折早不知丢到何处,双手齐齐游在她胸前,抚过丰美的胸脯,伸入衣襟,一点点解着那像是不存在的纱衣上的带子。纱衣从她的肩上滑落,他的唇凑上去,伸出红舌一咬,就连下面最后一件屏障也掉落在地板上。

    他紧紧靠在她的背后,用早已硬挺的男物隔着?#36335;?#30952;蹭着她裸露的雪臀,她的屁股被他不断地?#19981;?#30528;。似怕她逃脱,双臂一拦挡住她的前冲,让她感觉到身后他肿胀的欲/望正在?#21364;?br/>
    一只手禁锢着她,另一只手沿着她的背部前移,紧紧抓住她胸前两只不断摇晃的挺?#36867;?#20083;,那两只如两只雪峰,肿胀而?#23835;恚?#20083;肉被情欲熏成了肉粉色,两只樱红的乳尖坚硬地挺立在尖端,?#27973;?#25769;人。

    “啊~~”李浅呻吟一声,?#36276;?#30524;,求道齐曦炎,放了我……求你……”声音轻细带着软软的哭音,煞是可怜。(未完待续。如果您?#19981;?#36825;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热门推荐:

    费章节(12点)

    ?#34892;粂u_rby的打赏,真的好多哦。第二更送上,谢谢大家。

    ——————————

    当天晚上李浅都不是的,浑身上下哪都疼,尤其是下面像是被洞穿了一样,疼得她直想骂娘。她根本不记得究竟和他做了几回,他的精力旺盛的吓人,平常见他宠幸嫔妃时也只是一月一两次,何曾这么生猛过,简直是不知餍足。

    忆起昨天到了最后他附在她耳边说过的话,?#23472;?#37324;依稀有个印象,似乎说要封她为红嫔,可该死的谁这狗屁封号值几个钱。

    回到云芳斋,也没顾上洗漱就爬上床睡觉,好容易睡了一会儿,感觉也就一两个时辰,然后就被小岭子给晃了起来。

    “总管,有人找你。”

    “叫他滚。”李浅“吼”了一声,蒙了被子继续睡。

    “总管,是路公公,他说?#35874;?#19978;?#23478;狻!?br/>
    小路子来准没好事,她?#31354;?#30528;眼坐起来,让小岭子把人领进来。

    “总管?#35753;?#21834;。”小路子一走进就趴在地上狂哭,那模样好像死了亲娘。

    李浅恨不得踢他一脚,她又没死,哭个屁啊。

    “你给我起来说。”

    “诺。”他站起来开?#20960;?#22905;讲这段悲催的经历。

    今天一大早他从太后那儿,正巧皇上下了朝,便叫他吩咐道你去传旨,让红嫔伺候朕。”

    宫里妃子封?#21734;?#26159;记录在册的,可哪有红嫔,而?#19968;?#19978;又没下过圣旨,鬼才谁叫这个名。

    他心里?#24184;桑?#21364;又不敢问,刚要退出来就听皇上道不就去问李浅,要是请不来你就不用,直接把头切了吧。”

    他这才着急毛慌的来找李浅,小命要紧,不哭得惨点岂能对得起皇上对他瞪得那一眼?

    李浅听完,忽觉头越发的疼了,太阳穴一蹦一蹦的,很有种想杀人的冲动。齐曦炎叫她还能为的。丫的狗皇帝,一次又一次做过了,还没完没了了。

    拿小路子的命要挟她,不去都不?#23567;?#25260;腿把小路子踹出去,然后叫小岭子准备洗澡水。她泡了个热水澡,?#21482;?#19978;一套让小岭子淘换来的宫女服,戴上条粉红色面纱就见驾去了。

    可能早得了皇上吩咐,御书房门口的守卫对她?#20323;?#19981;见,任凭她推门进去。

    齐曦炎正在批着奏折,一见她进来立刻招了招手示意她。李浅垂着头慢慢挪着,还没走到已被他抢步抱在怀里。

    “朕想你了。”他充满欲念的声音让她头皮发麻,隐隐觉得今天要遭,可能会上演一场香艳喷鼻血的御书房春宫,还是实战派的。

    她苦着一张?#24120;?#30343;上,奴婢饿了。”好歹给点吃的,一会儿做起来也不至于昏倒吧。

    “好,朕现在满足你。”齐曦炎也不知是不是故意会意,说着已抱起她大步踏进后面的休息间。

    御书房里一直有个休息间,方便皇上劳累时可以在上面躺一会儿。?#19978;?#22312;李浅忽然很恨建这房子的人,这根本就是方便皇帝开展办公奸情,支持他在闲暇时对宫女动手动脚。而很不巧,现在那个宫女的名字?#23567;?#23567;红?#34180;?br/>
    推开内间的门,齐曦炎就松开手,她的脚刚刚站稳,只听“嘶”的一声,她的裙子和亵裤?#20011;?#34987;撕裂,破布一样在空中飞舞起来。

    她惊呼,第一?#20174;?#23601;是并紧双腿蹲下去,遮住的私密部位。她上身的衣物完好,下身却?#20011;?#36196;lu,雪白的大腿轻轻抖动,几乎站不稳。

    半天无动静,她偷偷地抬头,被他黑眸中兽一样的欲望吓到。心里不由?#29399;蹋?#24179;常装的多么冷清,原来内里竟是这样风骚。

    昨天被弄得下面还在痛,真不想再来一回,她转过身子,也顾不上下身未着雨缕,就向门口?#21360;?#21018;一举步便一头撞在齐曦炎的怀里,抬起头,看到那张?#24120;?#22905;几乎崩溃。他是如?#25991;?#20040;迅速地超过了她,堵住了她的去路?

    对于会轻功的人在速度上却比不过一个二把刀,她甚?#34892;?#24871;。而羞愧之余也只能把这归结为yin心涌动的人动作?#23478;?#20046;常人。

    “以后朕传唤,再敢磨蹭,下场就是这样。”他咬住她的耳朵,声音?#28909;?#20309;时候?#23478;?#26580;和。可是他饱胀的欲望?#20011;?#29408;狠刺入她的下面。

    她的花径里早布满蜜汁,让他进入的?#27973;?#39034;利,可是他的粗大几乎插进她的子*,**被狠狠?#36276;?#21095;?#39029;?#25616;着?#35270;?#30528;侵?#36234;?#21435;的巨*。

    “你……轻点……”李浅推着他健硕的腰身,他抓住她的手,束在腰后,支撑她的身体,右手扳紧她的腿,欲望在她狭窄的密道里狠狠冲刺起来。

    她的穴道太狭小,几乎无法容纳他炽热的铁棒,温热窄嫩的肉壁被他的巨*一次次撕裂,紧紧的包裹,让男人的快感几乎冲上巅峰。他的巨铁在她窄嫩的穴口狠狠抽插,每一次都连根没入,直插她的花?#27169;?#19968;股股热流随着男女私密部位的磨?#28872;?#20986;穴口,在她雪白的腿根奔流。

    实在忍耐不住,“啊~~啊~~啊~~”一声接一声的尖叫,带着疼痛的哭腔,随着甬道里?#32622;?#29289;的增多,尖叫声更趋向呻吟。

    真可耻啊,她?#23588;?#34987;逼如斯,很想切掉这?#33108;?#30340;玩意。暗地里磨牙不止,却又止不住他一波*的冲击,最后如一滩水一样化倒在他怀里,累得连小手指都懒得动一下。

    齐曦?#23383;?#20110;没再要第二回,吩咐太监备了洗澡水,两人泡在一个?#23601;?#37324;。李浅闭着眼任凭她把从头发到脚趾洗了个干净,心里想着操劳他一点也好,就当是对她的补偿了。?#21830;?#21644;受的?#25749;?#27604;,这点补偿少的有点可怜。

    洗完了,又给她擦干身子,然后套上一身大红色女?#21834;?#26446;浅一睁眼看到这身装扮惊得差点跳了起来。这?#24184;路?#31359;简直和不穿没区别,薄薄的一层,?#23458;?#26126;的纱丝,清晰可见她的白兔和幽谷长啥模样。

    李浅气急,刚想暴叫,却听他道你的面纱掉了。”

    她一惊,慌忙往脸上摸去,却他在骗她,面纱好?#30805;?#30340;并没掉落。

    齐曦炎笑得一脸得逞,?#36335;?#19968;个孩子刚做了个恶作剧。

    她不知他在想,即使把她剥到溜光的时候也没有动手掀她的面纱。甚至吻她时,也只是掀起一角,寻找唇瓣的位置。他?#36335;?#23545;她的相貌并不?#34892;?#36259;,又?#36335;?#26089;她长样。这让她很是忐忑不安。

    “,陪朕批奏折吧。?#40763;?#30528;她的手出?#22235;?#23460;,置身在宽大的龙椅上。

    他拖着她的臀部放到腿上,让她胳?#19981;?#30528;他?#26412;保?#25670;好姿势,则拿起一本奏折慢慢看着,而另一只手?#20174;幸?#26080;意的在她身上抚摸着。

    殿里放了十几个炭盆,虽穿的少却一点不觉冷。薄薄的纱根本搁不住,甚至比不穿还多了几分神秘,更是引人遐想。她对这身红纱叹了几口气,?#20011;?#21487;以预料到一会儿的一会儿,又是一场纷乱。

    案?#24178;?#25918;着一碗香浓的肉?#25239;C字啵?#22810;半是他们在里面时小太监拿进来的。用手触了一下碗边,温度刚刚好,她也不客气,就坐在他腿上抱着碗吃了起来。一只手掀着面纱,一只手持着汤勺,吃得津津有味儿。

    如果有人要问世上最耗费体力的事是,若放到以前她会说是“打架”,而现在会毫不?#28120;?#31572;“做/爱”,这简直是惨绝人寰,惨不忍睹,比燕朝十大酷刑还让?#22235;?#20197;忍受。尤其是一遍又一遍的毫无节制,有时她?#23835;?#19981;住想,这么频繁,他那里不会磨平吗?

    “你在看?”看李浅不时的向他下面瞥一眼,齐曦炎柔声问,大有一种不介意脱下?#36335;?#21483;她一观的意思。

    李浅慌忙摇头,吓得碗都差点摔了。

    那碗粥已被她喝的点滴不剩,腹中尚不觉很饱,就在她想举起来再舔一舔的时候,他的手已抢过那只碗。

    或者因为抢的太急,手上拿的奏折在她身上轻轻一划,尖利的封皮立刻划破纱衣,露出一截雪白的肌肤。而那部位……

    李浅忍不住闭了闭眼,暗咒这该死的悲催的奏折,划哪里不好,却恰好把她最美好的白兔送到他嘴里。

    他毫不浪费的轻轻含住,手中的奏折早不知丢到何处,双手齐齐游在她胸前,抚过丰美的胸脯,伸入衣襟,一点点解着那像是不存在的纱衣上的带子。纱衣从她的肩上滑落,他的唇凑上去,伸出红舌一咬,就连下面最后一件屏障也掉落在地板上。

    他紧紧靠在她的背后,用早已硬挺的男物隔着?#36335;?#30952;蹭着她裸露的雪臀,她的屁股被他不断地?#19981;?#30528;。似怕她逃脱,双臂一拦挡住她的前冲,让她感觉到身后他肿胀的欲/望正在?#21364;?br/>
    一只手禁锢着她,另一只手沿着她的背部前移,紧紧抓住她胸前两只不断摇晃的挺?#36867;?#20083;,那两只如两只雪峰,肿胀而?#23835;恚?#20083;肉被情欲熏成了肉粉色,两只樱红的乳尖坚硬地挺立在尖端,?#27973;?#25769;人。

    “啊~~”李浅呻吟一声,?#36276;?#30524;,求道齐曦炎,放了我……求你……”声音轻细带着软软的哭音,煞是可怜。(未完待续。如果您?#19981;?#36825;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书?#26376;?#26368;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26376;?.com)。
热门小说推荐: 三国刘备之妙笔生花 红?#22791;?/strong> 佣兵大纨绔 龙吟水泊 王莽的皇帝成长计划 黄天乱世 三国之隐帝 诸朝争霸 穿越之纨绔小王爷 隋末霸主 东晋唐王 蝉鸣之时 我战魂无敌了怎么办 君臣谋 吃货大帝国
英超直播吧360
大发pk10规律 曾道人玄机图92 上海福彩中心银彩通 六合乾坤 足彩半全场 安徽11选5专家技巧 管家婆一香港马会资枓大全 快乐赛车彩票开奖 安徽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hi彩时时彩开奖号码 通比牛牛网络棋牌技巧 浙江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辽宁11选5走势图360 买彩票把所有钱输光了 独平码四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