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将死之人也风骚

作者:风之灵韵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黄门女痞最新章节第一百五十章 将死之人也风骚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23383;?#22825;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百炼飞升录
?    费章节(15点)

    ?#34892;?#22823;家的粉红,谢谢大家。

    ————————————

    李浅心里咯噔一下,他的意思是说,就算死了也要和他埋在一起吗?

    这可荒谬了,古往今来还没见哪个太监可以和皇帝埋在一起,还是合葬的那种。那到底会把她烧成灰放在他的头顶好呢?还是放在他的脚底?

    唉!也不知死人的脚到底臭不臭?若要变成鬼也被熏着那可惨了。

    正考虑这个很严肃的问题时,眼看着要玩完的齐曦炎却突然坐了起来。

    他上身?#21069;?#35064;的,露出强壮的白花花的胸膛,立刻?#20301;?#20102;人的眼。

    李浅吓得跳了起来,指着他的食指不停抖颤着皇上,你……你……”

    “躺累了,起来活动活动。”齐曦炎说着,忽的对她灿然一笑,“得知你的心意,就是再严重的病都好了。”

    李浅立时反应,他根本就没有病,就算有也是装的。

    果然,齐曦?#23376;?#27611;巾擦了一把脸,再看时那里已完全一点痕迹就没了。

    看李浅一脸惊异的表情,齐曦炎微微笑道这都怪那个耿直,朕叫他弄个严重一点的病,谁想到他居然说?#21830;?#33457;,朕躺着都被他气得差点跳起来。”

    这倒也是,无论是谁被人说?#21830;?#33457;,都很难保持镇静的。只可怜他们这些底下人,他没死,都先被吓死了。李浅这会儿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问道皇上想起装病来了?”

    齐曦炎眨眨眼,“猫不在了,老鼠才会行动。”

    难得这会儿他还能开玩笑,李浅叹口气,原来他都的。也亏她担了那么长的心,看来?#21069;?#30606;了。齐曦炎是谁,可能被人轻易算计了去?

    两人说着话,他已经伸手一捞把她捞上床去。几天没洗澡,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味道,说不上难闻,却也说不上很香。很浓的味道,一靠近他就不断冲进鼻端。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人?#25238;?#22905;忽的脸一红,忙推开他。

    他的眸光停在她脸上,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嘴里发出幽幽地叹息,“你朕这几天忍的多辛苦,看到你却?#33618;?#30896;,还不如病死算了呢。”

    他的声音里带?#25490;?#27987;的不满,?#36335;?#19981;碰她比死还难受。李浅低低一笑,他不会死心情陡然放松,便任他在身上摸来揉去。

    可他的手伸进?#36335;?#37324;,触摸到她挺立的白兔,她陡然觉得?#34892;?#38590;受,扭捏道我……我……还没沐浴,身上脏。”

    “?#36824;叵担?#26389;?#19981;?#38395;你身上的味道。”齐曦炎说着已动手解着她的?#36335;?#38706;出雪白的兔子,他鼻子凑上面猛力吸了口气,?#36335;?#20139;受似地眯起眼。

    依他看根本不需要往身上涂香料,体?#25238;?#26356;好闻,也更能刺激他某方面的能力。

    他微热的长指在她的敏感的胸口打着弧圈,有一点疼痛和?#25490;?#24847;渗进她的肌肤。他的指不时滑过她挺翘的红梅,似是无意的拨弄,却让红梅更加坚挺饱。他的手越来越多的拔弄她的红梅,舌尖轻舔,一遍一遍地湿润着,那里也已经被透明的膏体弄得鲜润晶莹。

    “嗯……”在他又一次撩拨她的花蕾时,李浅轻轻的呻吟不自觉地抑出来。她的手指一颤,被剥了一半的衣衫滑脱到腰下,完全把胸前的美好呈现出来。

    齐曦炎抬起头,黑眸闪亮,他轻轻将她的衣衫扯下来,两只大手?#21576;?#25235;住了一对圆润。

    “啊……”李浅身体紧紧一缩,因为突然被把?#30504;?#33016;部传来一阵闷疼。

    他立刻松开手,反手将丰盈的圆润托在手里,白乳顶端的蓓蕾?#28799;?#22320;挺立着,他移,再次将它整个含进嘴里。

    “不要这样……”李浅推着他,身体却因为他的玩弄而盈满?#38706;?#22905;在他用力地吸吮时弓起身子,将圆润更加送进他的嘴里。

    他?#36824;?#22905;的挣扎,压住她的身体,热情地?#24515;?#30528;鲜美饱绽的蓓蕾。他放开她时,一边乳/头上已沾满他的唾液,似被雨露滋润的花蕾,更鲜艳诱人。

    ?#21834;?#21999;……”她深深吸气,身体完全绷起来,像一张拉满的弓。

    他直接褪去她下面的亵裤,分开她的腿进入她的最深处,下面密实地和她贴合。她被强硬撑开的狭窒情境,狼狈?#27627;?#30340;肉瓣,一股yin靡的水流了出来,几乎让人血脉喷张。

    齐曦炎恶意地在她体内动了一下。

    “啊……”她立刻双唇轻启,吟了一声,接着是身体轻轻地颤栗。她的指甲深深刺入手心里,她感觉的身体已经不听从的意志。

    她的身体颤抖着,下面传来一阵阵尖锐的疼痛,欲望像无孔不入地魔鬼折磨着她的身体。

    他不给她,他像一个开着邪恶玩笑的孩童,一遍遍地**她潜藏在身体里的原?#21152;?#26395;。他的分身?#21482;?#32531;的抽出来,他感觉到一股阻力,她紧紧地吸住他,阻止他的离去。

    “想要朕吗?亲口说出来,?#30340;?#24819;要朕。”

    李浅咬牙,身体是最真实的,被他调教过的身体敏感之极,而且他**的手段越来越高明,总是如何激发她压抑的欲/望。

    可尽管如此,这样肉麻的话,让她如何喊的出来?他是如此恶质,不眠不休,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他那么多天,还要折磨她。

    见她不说,他胯间的粗大缓缓抽出来,肉壁传来的磨擦?#32654;?#27973;的呼吸急促,脚尖绷起来,大腿轻颤。她下意识地打开了大腿,女性的穴口和菊门都显露无遗。那小小的门户已经湿漉漉的,像被露水打湿的蔷薇。齐曦炎也?#33618;?#24515;跟她磨下去,这几日他想她想得发疯,恐怕一会儿没恶整完她,最先下面爆炸的倒是他了。他再不迟疑,将肿胀的欲望抵住女子湿淋淋的入口,用力地插进去。

    “啊~~”李浅夹紧了双腿,湿热紧窒的内壁紧紧地将他包裹起来,他几乎插入了她的子/宫,强烈的快感让他猛烈地在她身体里抽插起来。

    她娇小柔嫩的身体承受着他的粗硕,她被剧烈的?#19981;?#30528;,身体不断摇摆,他每一次完全插入她,她的幽谷都被撕开填满到极限。雪白的小屁/股几乎被?#19981;?#30340;成了粉红色,他?#30475;?#29467;烈的冲击,瓣的肉都不断颤动,那小小的肉口?#30475;?#21507;入那粗大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神奇,?#20323;?#26356;加热血沸腾。

    齐曦炎插入的速度越来越快,粗大的肉/柱不间断地挺入进她的体内,终于狠狠地贯入她的子*,将液体喷在了她的体内。

    随着他的拔出,雍积在穴道里的一股白水不?#27927;?#25910;缩的穴口里流出来,李浅?#27604;?#22312;床上,只觉身子软到极致。

    她幽怨地瞟他一眼,很为遭遇赶到郁闷。这都叫事啊,还觉得她这些天?#36824;?#21171;累吗?居然把她欺负成这样。而这个病人却精神矍铄的让人看着眼热。

    齐曦炎扬起嘴角,很?#34892;?#25104;就?#23567;?#19981;枉他看了那么多春宫,费劲巴力的调教她,看来一直以来的努力都没白费啊。原来的她只会生涩的承受,现在既敏感又风/骚,让他欲罢?#33618;堋?#22909;想就这样与她腻在床上,把所有的精力发泄完。?#19978;?#29616;在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他看了看沙漏,便开始下地穿?#36335;?#20043;后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你就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皇上要去……?”她还没问完,一见他的眼神,忙?#30446;?#36947;皇上一定要。”

    身为下属对上司的事?#33618;?#38543;便问,这是忌讳,差点就忘了。

    看她?#24616;?#22320;盖了被子躺在床上。齐曦炎笑了笑,?#36335;?#25720;宠物一样摸了一下她的头,然后飘然而去。他走的方式很特别,不是从窗户走,也不是从门走,而是在墙上的某个地方摸了一把,随后一声“吱嘎”轻响,一条密道出现在眼前。

    李浅揉了揉太阳穴,为她会觉得这一幕这么熟悉?到底在哪儿见过同样的密道?应该不是齐曦炎这里,可到底是哪儿呢?

    眼看着那密道又合上,她突然跳下床去看他刚才触摸的地方,那里挂着一副人物小?#32908;?#33509;是别的机关,按钮大都设在图的背后,可这个机关不一样,它的诀窍在钉子上,那个钉子正是打开密道的关键。

    她看出奥妙,也不敢轻?#22766;?#35797;,?#21482;?#21040;床上?#19978;隆?#21018;运动完实在劳累,躺着躺着竟然睡了。

    等再醒来时,身后如烧挂了一个火炉,热的人难受,伸手一摸却原来是齐曦炎紧紧的环住她。他睡的很熟,动了动他的手臂也没?#36873;?br/>
    李浅下了床,去给他盖被,见他衣襟染了一大块脏污,也不知在哪儿蹭的。脸上也是一块黑一块白,好像只花猫。她?#34892;?#22909;笑,打了清水给他拭了脸,又拿了盒朱砂点了一个个小红包包。

    看着那张脸在她的捣鼓下变得丑陋无比,她甚觉满意。毕竟不是时候都能对皇上的脸下手,想必他就是醒来也只会夸她机智聪明吧。

    一切收?#24052;?#24403;,又把他装成大病?#20174;?#30340;样子,她才背着手慢慢地踱出殿门。

    一出门,那张刚刚还如春花灿烂的脸,立刻染上七分白霜,沮丧的好像刚死了亲爹。(未完待续。如果您?#19981;?#36825;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20572;?#24744;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热门推荐:

    费章节(15点)

    ?#34892;?#22823;家的粉红,谢谢大家。

    ————————————

    李浅心里咯噔一下,他的意思是说,就算死了也要和他埋在一起吗?

    这可荒谬了,古往今来还没见哪个太监可以和皇帝埋在一起,还是合葬的那种。那到底会把她烧成灰放在他的头顶好呢?还是放在他的脚底?

    唉!也不知死人的脚到底臭不臭?若要变成鬼也被熏着那可惨了。

    正考虑这个很严肃的问题时,眼看着要玩完的齐曦炎却突然坐了起来。

    他上身?#21069;?#35064;的,露出强壮的白花花的胸膛,立刻?#20301;?#20102;人的眼。

    李浅吓得跳了起来,指着他的食指不停抖颤着皇上,你……你……”

    “躺累了,起来活动活动。”齐曦炎说着,忽的对她灿然一笑,“得知你的心意,就是再严重的病都好了。”

    李浅立时反应,他根本就没有病,就算有也是装的。

    果然,齐曦?#23376;?#27611;巾擦了一把脸,再看时那里已完全一点痕迹就没了。

    看李浅一脸惊异的表情,齐曦炎微微笑道这都怪那个耿直,朕叫他弄个严重一点的病,谁想到他居然说?#21830;?#33457;,朕躺着都被他气得差点跳起来。”

    这倒也是,无论是谁被人说?#21830;?#33457;,都很难保持镇静的。只可怜他们这些底下人,他没死,都先被吓死了。李浅这会儿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了,问道皇上想起装病来了?”

    齐曦炎眨眨眼,“猫不在了,老鼠才会行动。”

    难得这会儿他还能开玩笑,李浅叹口气,原来他都的。也亏她担了那么长的心,看来?#21069;?#30606;了。齐曦炎是谁,可能被人轻易算计了去?

    两人说着话,他已经伸手一捞把她捞上床去。几天没洗澡,他身上有一种奇怪的味道,说不上难闻,却也说不上很香。很浓的味道,一靠近他就不断冲进鼻端。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男人?#25238;?#22905;忽的脸一红,忙推开他。

    他的眸光停在她脸上,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嘴里发出幽幽地叹息,“你朕这几天忍的多辛苦,看到你却?#33618;?#30896;,还不如病死算了呢。”

    他的声音里带?#25490;?#27987;的不满,?#36335;?#19981;碰她比死还难受。李浅低低一笑,他不会死心情陡然放松,便任他在身上摸来揉去。

    可他的手伸进?#36335;?#37324;,触摸到她挺立的白兔,她陡然觉得?#34892;?#38590;受,扭捏道我……我……还没沐浴,身上脏。”

    “?#36824;叵担?#26389;?#19981;?#38395;你身上的味道。”齐曦炎说着已动手解着她的?#36335;?#38706;出雪白的兔子,他鼻子凑上面猛力吸了口气,?#36335;?#20139;受似地眯起眼。

    依他看根本不需要往身上涂香料,体?#25238;?#26356;好闻,也更能刺激他某方面的能力。

    他微热的长指在她的敏感的胸口打着弧圈,有一点疼痛和?#25490;?#24847;渗进她的肌肤。他的指不时滑过她挺翘的红梅,似是无意的拨弄,却让红梅更加坚挺饱。他的手越来越多的拔弄她的红梅,舌尖轻舔,一遍一遍地湿润着,那里也已经被透明的膏体弄得鲜润晶莹。

    “嗯……”在他又一次撩拨她的花蕾时,李浅轻轻的呻吟不自觉地抑出来。她的手指一颤,被剥了一半的衣衫滑脱到腰下,完全把胸前的美好呈现出来。

    齐曦炎抬起头,黑眸闪亮,他轻轻将她的衣衫扯下来,两只大手?#21576;?#25235;住了一对圆润。

    “啊……”李浅身体紧紧一缩,因为突然被把?#30504;?#33016;部传来一阵闷疼。

    他立刻松开手,反手将丰盈的圆润托在手里,白乳顶端的蓓蕾?#28799;?#22320;挺立着,他移,再次将它整个含进嘴里。

    “不要这样……”李浅推着他,身体却因为他的玩弄而盈满?#38706;?#22905;在他用力地吸吮时弓起身子,将圆润更加送进他的嘴里。

    他?#36824;?#22905;的挣扎,压住她的身体,热情地?#24515;?#30528;鲜美饱绽的蓓蕾。他放开她时,一边乳/头上已沾满他的唾液,似被雨露滋润的花蕾,更鲜艳诱人。

    ?#21834;?#21999;……”她深深吸气,身体完全绷起来,像一张拉满的弓。

    他直接褪去她下面的亵裤,分开她的腿进入她的最深处,下面密实地和她贴合。她被强硬撑开的狭窒情境,狼狈?#27627;?#30340;肉瓣,一股yin靡的水流了出来,几乎让人血脉喷张。

    齐曦炎恶意地在她体内动了一下。

    “啊……”她立刻双唇轻启,吟了一声,接着是身体轻轻地颤栗。她的指甲深深刺入手心里,她感觉的身体已经不听从的意志。

    她的身体颤抖着,下面传来一阵阵尖锐的疼痛,欲望像无孔不入地魔鬼折磨着她的身体。

    他不给她,他像一个开着邪恶玩笑的孩童,一遍遍地**她潜藏在身体里的原?#21152;?#26395;。他的分身?#21482;?#32531;的抽出来,他感觉到一股阻力,她紧紧地吸住他,阻止他的离去。

    “想要朕吗?亲口说出来,?#30340;?#24819;要朕。”

    李浅咬牙,身体是最真实的,被他调教过的身体敏感之极,而且他**的手段越来越高明,总是如何激发她压抑的欲/望。

    可尽管如此,这样肉麻的话,让她如何喊的出来?他是如此恶质,不眠不休,衣不解带地照顾了他那么多天,还要折磨她。

    见她不说,他胯间的粗大缓缓抽出来,肉壁传来的磨擦?#32654;?#27973;的呼吸急促,脚尖绷起来,大腿轻颤。她下意识地打开了大腿,女性的穴口和菊门都显露无遗。那小小的门户已经湿漉漉的,像被露水打湿的蔷薇。齐曦炎也?#33618;?#24515;跟她磨下去,这几日他想她想得发疯,恐怕一会儿没恶整完她,最先下面爆炸的倒是他了。他再不迟疑,将肿胀的欲望抵住女子湿淋淋的入口,用力地插进去。

    “啊~~”李浅夹紧了双腿,湿热紧窒的内壁紧紧地将他包裹起来,他几乎插入了她的子/宫,强烈的快感让他猛烈地在她身体里抽插起来。

    她娇小柔嫩的身体承受着他的粗硕,她被剧烈的?#19981;?#30528;,身体不断摇摆,他每一次完全插入她,她的幽谷都被撕开填满到极限。雪白的小屁/股几乎被?#19981;?#30340;成了粉红色,他?#30475;?#29467;烈的冲击,瓣的肉都不断颤动,那小小的肉口?#30475;?#21507;入那粗大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神奇,?#20323;?#26356;加热血沸腾。

    齐曦炎插入的速度越来越快,粗大的肉/柱不间断地挺入进她的体内,终于狠狠地贯入她的子*,将液体喷在了她的体内。

    随着他的拔出,雍积在穴道里的一股白水不?#27927;?#25910;缩的穴口里流出来,李浅?#27604;?#22312;床上,只觉身子软到极致。

    她幽怨地瞟他一眼,很为遭遇赶到郁闷。这都叫事啊,还觉得她这些天?#36824;?#21171;累吗?居然把她欺负成这样。而这个病人却精神矍铄的让人看着眼热。

    齐曦炎扬起嘴角,很?#34892;?#25104;就?#23567;?#19981;枉他看了那么多春宫,费劲巴力的调教她,看来一直以来的努力都没白费啊。原来的她只会生涩的承受,现在既敏感又风/骚,让他欲罢?#33618;堋?#22909;想就这样与她腻在床上,把所有的精力发泄完。?#19978;?#29616;在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

    他看了看沙漏,便开始下地穿?#36335;?#20043;后凑到她耳边轻声道,“你就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皇上要去……?”她还没问完,一见他的眼神,忙?#30446;?#36947;皇上一定要。”

    身为下属对上司的事?#33618;?#38543;便问,这是忌讳,差点就忘了。

    看她?#24616;?#22320;盖了被子躺在床上。齐曦炎笑了笑,?#36335;?#25720;宠物一样摸了一下她的头,然后飘然而去。他走的方式很特别,不是从窗户走,也不是从门走,而是在墙上的某个地方摸了一把,随后一声“吱嘎”轻响,一条密道出现在眼前。

    李浅揉了揉太阳穴,为她会觉得这一幕这么熟悉?到底在哪儿见过同样的密道?应该不是齐曦炎这里,可到底是哪儿呢?

    眼看着那密道又合上,她突然跳下床去看他刚才触摸的地方,那里挂着一副人物小?#32908;?#33509;是别的机关,按钮大都设在图的背后,可这个机关不一样,它的诀窍在钉子上,那个钉子正是打开密道的关键。

    她看出奥妙,也不敢轻?#22766;?#35797;,?#21482;?#21040;床上?#19978;隆?#21018;运动完实在劳累,躺着躺着竟然睡了。

    等再醒来时,身后如烧挂了一个火炉,热的人难受,伸手一摸却原来是齐曦炎紧紧的环住她。他睡的很熟,动了动他的手臂也没?#36873;?br/>
    李浅下了床,去给他盖被,见他衣襟染了一大块脏污,也不知在哪儿蹭的。脸上也是一块黑一块白,好像只花猫。她?#34892;?#22909;笑,打了清水给他拭了脸,又拿了盒朱砂点了一个个小红包包。

    看着那张脸在她的捣鼓下变得丑陋无比,她甚觉满意。毕竟不是时候都能对皇上的脸下手,想必他就是醒来也只会夸她机智聪明吧。

    一切收?#24052;?#24403;,又把他装成大病?#20174;?#30340;样子,她才背着手慢慢地踱出殿门。

    一出门,那张刚刚还如春花灿烂的脸,立刻染上七分白霜,沮丧的好像刚死了亲爹。(未完待续。如果您?#19981;?#36825;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网()订阅,打?#20572;?#24744;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是 由】.

    div>

    BAIDU_CLB_LT_ID = “519311“;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com)。
热门小说推荐: 三国刘备之妙笔生花 红?#22791;?/strong> 佣兵大纨绔 龙吟水泊 王莽的皇帝成长计划 黄天乱世 三国之隐帝 诸朝争霸 穿越之纨绔小王爷 隋末霸主 东晋唐王 蝉鸣之时 我战魂无敌了怎么办 君臣谋 吃货大帝国
英超直播吧360
极速快乐十分稳赢计划 王中王中特资料大全三肖中特期期准 半全场足球技巧 河北时时彩软件手机版 北京单场比分 广西福彩开奖公告 快三走势图分析 481走势图泳坛夺金走势图 25选5开奖结果今天 3d开机号彩经网 广西快三开奖视频结果 网球比分直播彩客网 足彩胜负彩18126预测 2元彩票网怎么兑奖 下载吉林时时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