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对状元爷痴情

作者:风之灵韵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黄门女痞最新章节第一百六十七章 对状元爷痴情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23383;?#22825;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百炼飞升录
?    三人诉完衷肠,舅夫人就带着李浅去了后园小楼去见表姐,这位表姐十岁年纪,长得也是个端庄美人,行为举止都是一副大?#22812;?#31168;的风范,比之京都那些名门千金也不遑多让。

    听母亲说了李浅身世遭遇,她很是同情,牵着李浅的手问长问短,还拿出自己新做的?#36335;?#32473;她替换。

    李浅一向?#19981;?#28201;和乖顺的女子,对她也顿生好?#23567;?#20004;人好似亲姐妹一般,大有想见恨晚之意。

    穿着漂亮的?#36335;?#21644;一个笑容亲切的姐姐坐在一起喝茶,聊一些女儿家的事,她心里大是欢乐。以前做太监时,可真是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表姐有一搭无一搭地问她“妹妹会作诗吗?#20426;?br/>
    “妹妹会绣huā吗?#20426;?br/>
    李浅暗自咧嘴,道她可真会问短,面上却笑着摇头“母亲死的早,没教过。”其实就算教她也不会学,那时?#23472;?#37326;,对这针头线脑的实在不?#34892;?#36259;。

    可这会儿看?#24605;?#22823;姑娘把一对鸳鸯绣的如此活灵活现,忽然有了一种想学一学的冲动。好歹她也算个用针的高手吧……

    表姐见她满脸渴望,不由微笑“这也没多难的,不如我教你,明天开始就跟我学吧。”

    李浅忙道:“谢谢姐姐。”

    两人说了会儿话,她才想起舅母根本没提表姐闺名,便问:“不知姐姐叫什么?#20426;?br/>
    “我?#26032;?#26790;,你可?#36234;?#25105;?#25991;鎩!?br/>
    方家的女儿?#31456;?#20498;也稀奇?似看出她的疑问。?#25991;?#31505;道:“我的亲生父亲?#31456;?#20320;舅舅是我的继父。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姓方,另一个也是?#31456;?#30340;。”

    李?#30196;?#25165;知道这是个重组的家庭。在燕朝这样注重名节的国家,寡妇再嫁的实在不多。她很?#34892;?#20329;服这舅母的勇气,想当年泗水镇不知有多少俊男看上她娘亲。可娘亲就是死守着名节,说什么?#38376;?#19981;嫁二夫。若是她有舅母的勇气,又何至于香消玉损。

    见李浅没露出?#20323;瘢?#21453;倒一脸?#34892;?#36259;样子,?#25991;?#26263;嘘口气。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凉州城的闺秀都不愿与她结交,这回有个姐妹相伴。她是真心欢喜的。尤其这个妹妹还是个不依俗礼的?#23472;櫻?#26356;是讨人?#19981;丁?br/>
    “妹妹闺名为何?#20426;?br/>
    “我叫方倾城。”

    “那以后是?#24515;?#22478;娘,还是倾娘,或者方娘如何?#20426;?br/>
    李浅一咧嘴,这几名?#32426;?#38590;听的。比以前?#24605;医?#22905;公公还觉难受。若是让齐曦澜听见还不笑掉大牙。脑中忽闪过他时而似笑非笑,时而平淡无波的脸,心里不由一颤,毕竟是十多年的感情,也不是想忘就能忘的了的。

    又跟?#25991;?#35828;了一会儿话,并把自己为何姓方的事说?#24605;妇洌?#24403;然说的是父亲无德不认亲女,继母嫉恨不让进门的惨剧。

    ?#25991;?#21548;得唏嘘不已,越发对她怜惜疼爱。

    这一聊竟聊了个把时辰。两人感情逐渐升温,还?#24049;?#31532;二天一起刺绣。不过在李浅被〖针〗刺的十根手指成了马蜂窝之后,她忽觉自己实在很没做女人的天份。她刺苍蝇的?#32426;罰?#21487;能都比刺绣更高些。

    ?#25991;?#22909;心劝?#20426;懊还?#31995;,经常练习就好了。我刚学的时候也是经常扎手的。”

    “你那时几岁?#20426;?br/>
    “五岁。”

    李浅很用心的想自己五岁在干什么,是玩泥巴打架,还满街疯跑扒男孩的裤子?总之绝不会和刺绣沾上半点了边。

    她不禁?#34892;?#27844;气,推开绣架道:“算了,不锈了,有没有什么好玩的?#20426;?br/>
    ?#26263;?#29748;吧,不如放风筝?要不?#40644;说?#20063;?#23567;!?br/>
    李浅听得脸都绿了,问她“难道你都不出门吗?#20426;?#23467;里女人不让出门,私家的女人也不让吗?

    ?#25991;?#24494;微一笑“一般是不会出去的。”

    李浅无奈了,直接拉起她的手往外走。

    “咱们去外面转转吧,大?#22812;?#31168;也得适时地出门,否则怎么让人知道你是大?#22812;?#31168;。”

    这叫什么理论?#26869;文?#20174;没见过有人说这种话,被她一拽也只得跟着出去。

    一出门,正碰上两个丫鬟挎着只篮子说笑着往外走。

    李浅忙叫住她们“两位妹妹要去哪儿,带我们一起怎样?#20426;?#22905;没来过凉州,身后这位也别指望她能认识路,?#28909;?#24819;玩还是有人带着点路好。

    两个丫鬟不敢拂逆娘子的意思,只道:“两位娘子不嫌弃就一起走吧。”

    她们两个是要出门买菜,也不能往别处去,只带着李浅和?#25991;?#21040;市集转了一圈,买些青菜瓜果之类的。

    凉州的市集虽不上京都集市的热闹?#34987;?#26356;没那么多货物,但难得有一番北地的粗狂之气,这里的人?#23472;又?#29245;,说?#21543;?#38376;也大。

    李浅和?#25991;?#37117;没见过这市井生活,看着她们讨价还价甚觉有趣。

    两个丫?#21671;?#26377;一个长得甚美,无论在菜摊肉摊买东西,?#24605;?#37117;会送她两?#20204;?#33756;一把葱,或者买肉送骨头。?#25991;?#24456;是好奇,不由问道:“这小贩是买?#27492;?#21527;?#20426;?br/>
    那丫鬟抿嘴一笑,却不答言,反是另一个丫鬟道:“这要看是谁,别人买东西是不送的,不过翠姐姐就不一样了,她是美人,这些个卖菜的小子们看见她三魂六魄都飞了,送点东西算什么,送人都想呢。”

    ?#25991;鎩?#22103;嗤”一乐,看了看那丫鬟,也不觉有多美,比李浅和她差了不知多少。她不由对李浅一抿嘴,调笑道:“若是妹妹去买菜,整条街的小贩还不都疯了。”

    李浅也是闲极无聊,还真想施展一下自己女性魅力,便对她道:“姐姐且等着看这些人怎么疯。”

    她摆了个很风情的动作,对一个卖菜的小?#25918;?#20102;个?#38590;邸?#23567;哥,你这菜怎么卖啊,算便宜一点好不好?#20426;?br/>
    那卖菜小贩看见她,口水都流出来了,很给面子的猛点头。

    “多送几?#20204;?#33756;好不好?再送萝卜吧?送一把芥蓝?再送红薯……”

    一会儿工夫已把?#24605;?#30340;菜筐给搬空了,那小贩居然还点头不?#36873;?br/>
    李浅心中大喜,看来自己如huā的魅力所向无敌,一出手就迷倒一片,以后想找个家世清白风度翩翩的小伙嫁了,应该也很容易吧。

    她正美着呢,一个二十来岁的汉子走了过来,怒道:“霍三,我?#24515;?#24110;我看着摊子,你怎么把菜弄得到处都是?#20426;?br/>
    ?#25991;?#21644;两个丫鬟一听,都掩嘴轻笑,李浅也有点哭笑不得,合着费了半天劲那个霍三不是根本不是摊主,怨不得刚才那么大方呢。

    她摸了摸鼻子,所幸脸皮厚也不在乎,干笑一声道:“失误,失误,哈哈,全是失误……。”

    看着她笑得灿烂的脸,?#25991;?#19981;禁?#34892;?#33395;羡,按说她的遭遇应该是很悲惨的,可依?#25442;?#24471;这么乐观向上,开?#21490;?#36259;,让所有看到她的人,都会不自觉的心情好了起来。以后有她的陪伴,她应该也不会寂寞了。

    几人正笑闹着呢,突然远处一阵吵杂,有人呼道:“让开,都让开,郡守大?#24605;?#21040;。”

    ?#23545;?#30340;一队兵丁簇拥着一个身着官服的男子缓缓而来,那官员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周围官兵环绕,呼喝开路,看着甚是威风。

    一瞧见他,李浅下意识地低下头,心道“冤家路窄”这句话说的真是对极了,没想到?#20054;?#36825;儿也能看到张明长。不过这状元爷恨她恨得要死,要是看见她,估计能?#21191;?#19978;?#19978;?#26469;。

    她挪出人群,找了个僻?#33756;?#22312;把自己藏起来。?#25991;?#20063;躲在一边,用扇子遮住半张脸,眼睛却一时一刻不离张明长身上,含情脉脉,痴痴迷迷,那摸样似已情根深种。

    李浅看在眼里,不由暗暗好笑,这张明长相貌俊美,又是难得的正直官,要是能嫁他也是美事一件,看来要想个法子成全一下了。

    待得郡守过完,她走过去,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一句“姐姐他是谁吗?#20426;?br/>
    ?#25991;?#33080;色一红,垂着头满脸羞怯“我……哪知道他是谁?#20426;?br/>
    李浅“?#19969;?#20102;一声,却不拆穿。

    ?#25991;?#20381;旧注视张明长,眼神甚是不舍,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才?#34892;?#36951;憾地转回目光。

    因是第一次外出没敢在外面多停留,买完菜就赶紧回去了。正好方夫人出门拜客,也没人没人发现,她们两个偷溜回闺房,竟觉十?#25191;?#28608;。尤其是?#25991;錚?#27426;喜的一张小脸通红通红的。

    两人又坐下绣huā,慢慢聊得得熟了,李浅才问她为?#20301;?#27809;出嫁。

    一提起此事,?#25991;?#31505;容顿减,幽幽长叹一声道:“本来是说好一门亲事的,奈?#20301;?#27809;进门夫婿就死了,别人都视她为不祥的女人,再想寻门好亲也不容易,这便耽搁了两年。”

    这也是身为女子的悲哀,一辈子都寄托在男人身上。若能?#26263;?#19968;门佳婿,以后有人疼宠就是幸福,若所嫁非人,那便一辈子都难翻身。看来无论是做太监,还是做女人?#21152;?#20854;苦楚啊。

    ?#25991;?#38382;她“妹妹年岁也不小了,怎么就没寻婆家?#20426;?br/>
    李浅也叹“我本也定了门亲的,可后来和他失散了。”

    她指的是沈致,到北地也?#34892;?#26102;日了,可都没他的消息,他到?#30528;?#21040;哪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做县令了?

    两人对着唏嘘了一会儿,各感叹身世可怜,之后便也不了了之。

    热门推荐:

    三人诉完衷肠,舅夫人就带着李浅去了后园小楼去见表姐,这位表姐十岁年纪,长得也是个端庄美人,行为举止都是一副大?#22812;?#31168;的风范,比之京都那些名门千金也不遑多让。

    听母亲说了李浅身世遭遇,她很是同情,牵着李浅的手问长问短,还拿出自己新做的?#36335;?#32473;她替换。

    李浅一向?#19981;?#28201;和乖顺的女子,对她也顿生好?#23567;?#20004;人好似亲姐妹一般,大有想见恨晚之意。

    穿着漂亮的?#36335;?#21644;一个笑容亲切的姐姐坐在一起喝茶,聊一些女儿家的事,她心里大是欢乐。以前做太监时,可真是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

    表姐有一搭无一搭地问她“妹妹会作诗吗?#20426;?br/>
    “妹妹会绣huā吗?#20426;?br/>
    李浅暗自咧嘴,道她可真会问短,面上却笑着摇头“母亲死的早,没教过。”其实就算教她也不会学,那时?#23472;?#37326;,对这针头线脑的实在不?#34892;?#36259;。

    可这会儿看?#24605;?#22823;姑娘把一对鸳鸯绣的如此活灵活现,忽然有了一种想学一学的冲动。好歹她也算个用针的高手吧……

    表姐见她满脸渴望,不由微笑“这也没多难的,不如我教你,明天开始就跟我学吧。”

    李浅忙道:“谢谢姐姐。”

    两人说了会儿话,她才想起舅母根本没提表姐闺名,便问:“不知姐姐叫什么?#20426;?br/>
    “我?#26032;?#26790;,你可?#36234;?#25105;?#25991;鎩!?br/>
    方家的女儿?#31456;?#20498;也稀奇?似看出她的疑问。?#25991;?#31505;道:“我的亲生父亲?#31456;?#20320;舅舅是我的继父。还有两个哥哥,一个姓方,另一个也是?#31456;?#30340;。”

    李?#30196;?#25165;知道这是个重组的家庭。在燕朝这样注重名节的国家,寡妇再嫁的实在不多。她很?#34892;?#20329;服这舅母的勇气,想当年泗水镇不知有多少俊男看上她娘亲。可娘亲就是死守着名节,说什么?#38376;?#19981;嫁二夫。若是她有舅母的勇气,又何至于香消玉损。

    见李浅没露出?#20323;瘢?#21453;倒一脸?#34892;?#36259;样子,?#25991;?#26263;嘘口气。因为她的特殊身份,凉州城的闺秀都不愿与她结交,这回有个姐妹相伴。她是真心欢喜的。尤其这个妹妹还是个不依俗礼的?#23472;櫻?#26356;是讨人?#19981;丁?br/>
    “妹妹闺名为何?#20426;?br/>
    “我叫方倾城。”

    “那以后是?#24515;?#22478;娘,还是倾娘,或者方娘如何?#20426;?br/>
    李浅一咧嘴,这几名?#32426;?#38590;听的。比以前?#24605;医?#22905;公公还觉难受。若是让齐曦澜听见还不笑掉大牙。脑中忽闪过他时而似笑非笑,时而平淡无波的脸,心里不由一颤,毕竟是十多年的感情,也不是想忘就能忘的了的。

    又跟?#25991;?#35828;了一会儿话,并把自己为何姓方的事说?#24605;妇洌?#24403;然说的是父亲无德不认亲女,继母嫉恨不让进门的惨剧。

    ?#25991;?#21548;得唏嘘不已,越发对她怜惜疼爱。

    这一聊竟聊了个把时辰。两人感情逐渐升温,还?#24049;?#31532;二天一起刺绣。不过在李浅被〖针〗刺的十根手指成了马蜂窝之后,她忽觉自己实在很没做女人的天份。她刺苍蝇的?#32426;罰?#21487;能都比刺绣更高些。

    ?#25991;?#22909;心劝?#20426;懊还?#31995;,经常练习就好了。我刚学的时候也是经常扎手的。”

    “你那时几岁?#20426;?br/>
    “五岁。”

    李浅很用心的想自己五岁在干什么,是玩泥巴打架,还满街疯跑扒男孩的裤子?总之绝不会和刺绣沾上半点了边。

    她不禁?#34892;?#27844;气,推开绣架道:“算了,不锈了,有没有什么好玩的?#20426;?br/>
    ?#26263;?#29748;吧,不如放风筝?要不?#40644;说?#20063;?#23567;!?br/>
    李浅听得脸都绿了,问她“难道你都不出门吗?#20426;?#23467;里女人不让出门,私家的女人也不让吗?

    ?#25991;?#24494;微一笑“一般是不会出去的。”

    李浅无奈了,直接拉起她的手往外走。

    “咱们去外面转转吧,大?#22812;?#31168;也得适时地出门,否则怎么让人知道你是大?#22812;?#31168;。”

    这叫什么理论?#26869;文?#20174;没见过有人说这种话,被她一拽也只得跟着出去。

    一出门,正碰上两个丫鬟挎着只篮子说笑着往外走。

    李浅忙叫住她们“两位妹妹要去哪儿,带我们一起怎样?#20426;?#22905;没来过凉州,身后这位也别指望她能认识路,?#28909;?#24819;玩还是有人带着点路好。

    两个丫鬟不敢拂逆娘子的意思,只道:“两位娘子不嫌弃就一起走吧。”

    她们两个是要出门买菜,也不能往别处去,只带着李浅和?#25991;?#21040;市集转了一圈,买些青菜瓜果之类的。

    凉州的市集虽不上京都集市的热闹?#34987;?#26356;没那么多货物,但难得有一番北地的粗狂之气,这里的人?#23472;又?#29245;,说?#21543;?#38376;也大。

    李浅和?#25991;?#37117;没见过这市井生活,看着她们讨价还价甚觉有趣。

    两个丫?#21671;?#26377;一个长得甚美,无论在菜摊肉摊买东西,?#24605;?#37117;会送她两?#20204;?#33756;一把葱,或者买肉送骨头。?#25991;?#24456;是好奇,不由问道:“这小贩是买?#27492;?#21527;?#20426;?br/>
    那丫鬟抿嘴一笑,却不答言,反是另一个丫鬟道:“这要看是谁,别人买东西是不送的,不过翠姐姐就不一样了,她是美人,这些个卖菜的小子们看见她三魂六魄都飞了,送点东西算什么,送人都想呢。”

    ?#25991;鎩?#22103;嗤”一乐,看了看那丫鬟,也不觉有多美,比李浅和她差了不知多少。她不由对李浅一抿嘴,调笑道:“若是妹妹去买菜,整条街的小贩还不都疯了。”

    李浅也是闲极无聊,还真想施展一下自己女性魅力,便对她道:“姐姐且等着看这些人怎么疯。”

    她摆了个很风情的动作,对一个卖菜的小?#25918;?#20102;个?#38590;邸?#23567;哥,你这菜怎么卖啊,算便宜一点好不好?#20426;?br/>
    那卖菜小贩看见她,口水都流出来了,很给面子的猛点头。

    “多送几?#20204;?#33756;好不好?再送萝卜吧?送一把芥蓝?再送红薯……”

    一会儿工夫已把?#24605;?#30340;菜筐给搬空了,那小贩居然还点头不?#36873;?br/>
    李浅心中大喜,看来自己如huā的魅力所向无敌,一出手就迷倒一片,以后想找个家世清白风度翩翩的小伙嫁了,应该也很容易吧。

    她正美着呢,一个二十来岁的汉子走了过来,怒道:“霍三,我?#24515;?#24110;我看着摊子,你怎么把菜弄得到处都是?#20426;?br/>
    ?#25991;?#21644;两个丫鬟一听,都掩嘴轻笑,李浅也有点哭笑不得,合着费了半天劲那个霍三不是根本不是摊主,怨不得刚才那么大方呢。

    她摸了摸鼻子,所幸脸皮厚也不在乎,干笑一声道:“失误,失误,哈哈,全是失误……。”

    看着她笑得灿烂的脸,?#25991;?#19981;禁?#34892;?#33395;羡,按说她的遭遇应该是很悲惨的,可依?#25442;?#24471;这么乐观向上,开?#21490;?#36259;,让所有看到她的人,都会不自觉的心情好了起来。以后有她的陪伴,她应该也不会寂寞了。

    几人正笑闹着呢,突然远处一阵吵杂,有人呼道:“让开,都让开,郡守大?#24605;?#21040;。”

    ?#23545;?#30340;一队兵丁簇拥着一个身着官服的男子缓缓而来,那官员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周围官兵环绕,呼喝开路,看着甚是威风。

    一瞧见他,李浅下意识地低下头,心道“冤家路窄”这句话说的真是对极了,没想到?#20054;?#36825;儿也能看到张明长。不过这状元爷恨她恨得要死,要是看见她,估计能?#21191;?#19978;?#19978;?#26469;。

    她挪出人群,找了个僻?#33756;?#22312;把自己藏起来。?#25991;?#20063;躲在一边,用扇子遮住半张脸,眼睛却一时一刻不离张明长身上,含情脉脉,痴痴迷迷,那摸样似已情根深种。

    李浅看在眼里,不由暗暗好笑,这张明长相貌俊美,又是难得的正直官,要是能嫁他也是美事一件,看来要想个法子成全一下了。

    待得郡守过完,她走过去,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一句“姐姐他是谁吗?#20426;?br/>
    ?#25991;?#33080;色一红,垂着头满脸羞怯“我……哪知道他是谁?#20426;?br/>
    李浅“?#19969;?#20102;一声,却不拆穿。

    ?#25991;?#20381;旧注视张明长,眼神甚是不舍,直到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才?#34892;?#36951;憾地转回目光。

    因是第一次外出没敢在外面多停留,买完菜就赶紧回去了。正好方夫人出门拜客,也没人没人发现,她们两个偷溜回闺房,竟觉十?#25191;?#28608;。尤其是?#25991;錚?#27426;喜的一张小脸通红通红的。

    两人又坐下绣huā,慢慢聊得得熟了,李浅才问她为?#20301;?#27809;出嫁。

    一提起此事,?#25991;?#31505;容顿减,幽幽长叹一声道:“本来是说好一门亲事的,奈?#20301;?#27809;进门夫婿就死了,别人都视她为不祥的女人,再想寻门好亲也不容易,这便耽搁了两年。”

    这也是身为女子的悲哀,一辈子都寄托在男人身上。若能?#26263;?#19968;门佳婿,以后有人疼宠就是幸福,若所嫁非人,那便一辈子都难翻身。看来无论是做太监,还是做女人?#21152;?#20854;苦楚啊。

    ?#25991;?#38382;她“妹妹年岁也不小了,怎么就没寻婆家?#20426;?br/>
    李浅也叹“我本也定了门亲的,可后来和他失散了。”

    她指的是沈致,到北地也?#34892;?#26102;日了,可都没他的消息,他到?#30528;?#21040;哪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做县令了?

    两人对着唏嘘了一会儿,各感叹身世可怜,之后便也不了了之。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com)。
热门小说推荐: 三国刘备之妙笔生花 红?#22791;?/strong> 佣兵大纨绔 龙吟水泊 王莽的皇帝成长计划 黄天乱世 三国之隐帝 诸朝争霸 穿越之纨绔小王爷 隋末霸主 东晋唐王 蝉鸣之时 我战魂无敌了怎么办 君?#23492;?/strong> 吃货大帝国
英超直播吧360
mg电子游戏漏洞最多的 彩票计算中奖号码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1000 教我变简单扑克牌魔术 北京单场投注 天津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 3d跨度走势图 澳洲时时彩计划稳赢版 扑克魔术揭秘盗心魔幻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 福彩刮奖 198期福彩中奖简单推荐 老11选5工具 极速赛车害人 贵州十一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