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楚侯风骚

作者:风之灵韵 || 上页目录下页 || 手机阅读黄门女痞最新章节第一百九十六章 楚侯风骚
热门小说推荐: 大明武夫 穿梭时空的商人 ?#23383;?#22825;下 夜天子 明末传奇 大宋的智慧 抗日之兵魂传说 医统江山 乱清 贞观大闲人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佣兵的战争 明扬天下 帝国崛起 百炼飞升录
?    凤城侯是亲自来的,未经通传就闯进侯府,然后很客气地告诉他,“以后不要再光临侯府。”

    他以为自己偷入方袭人闺房的事被发现,做伯父的找上门来了,所以很是内疚了一下,随后婉转的提出想要和侯府结亲,要对方家女子负责。

    其实以他的身份要娶袭人也不是不可能,方家女儿嫁给他还算高攀了。可谁知凤城侯听后竟勃然大怒,指着他鼻尖大声咒骂,斥责他是小人行径,还说要在金殿上参他一本。

    楚天歌莫可奈何,就算他占过他侄女的便宜,也不至于反应这么激烈吧?

    ?#20154;?#27668;冲冲地出门,他还没?#32622;靼自?#20040;回事,后来想了许久才琢磨透,也许凤城侯说的根本不是方袭人,而是那个不知给他戴了多少顶绿帽子的风骚夫人。

    要真是那女人,倒贴他一个国家,他都不会要。

    可?#20154;?#36861;出去解释此事,已经晚了,凤城侯早已离开。

    凤城侯真的去了皇宫,满面怒容的?#19968;?#19978;告状,告楚天歌在侯府偷窥他夫人,当着他的面求娶侯夫人折辱于他。之后,还拿出那块玉佩作证。

    齐曦炎这两天国事不忙,正觉无聊呢,一听这事,当即批?#24605;?#23383;“在世不偷欢,枉为男儿”,还和声?#25512;?#22320;劝他一定要原谅楚侯,他若不风流,那就不叫楚天歌了。

    凤城侯捧?#25856;?#19978;墨宝,当?#26412;?#21741;了。这难道是鼓励侯爷勾引他夫人吗?他不愿戴这绿帽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恳。?#27809;?#19978;严惩楚侯。

    楚侯爷招惹已婚妇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的名声本就不好,做出这样的事齐曦炎也?#40644;?#24618;,?#40644;?#24618;的是他眼光太低。怎么就瞧上一个半?#38386;?#23064;了?怀着这种狐疑,又?#34892;?#30475;好戏的意味儿,齐曦炎当即下了旨叱责楚侯。说他行为不捡,不知所谓,末了还加了句眼光太差。然后让他?#21448;?#21518;,亲自到凤城侯府致歉。

    楚天歌接到圣旨,心里这个郁闷啊,说他别的他都忍了,居然说他眼光太差?如果看上方袭人也算眼光差的?#21834;?#37027;有本事他别看上啊。最好他看不上,那也省得跟他抢。

    这会儿他才知道侯夫人拿出那玉佩是什么意思,原来她一早就打定主意要陷害到他身上。?#38901;?#29616;在整个京都放荡不羁又胆大包天的,除了他还真没第二个,绝对是最好的陷害?#38901;蟆?br/>
    只是那玉佩到底是谁的?

    当年世祖雕刻玉佩时只图寓意吉祥。式样许多都是相差无几的,若不细?#25140;?#40607;的神态动作,根本猜不出谁是谁的。

    他也明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跳到飘渺湖也洗不清了。虽然他被罚也不算太冤枉,毕竟见识过?#24605;?#22827;人的**,可要去方府致歉,还真抹不开这个面。一阵心酸之下,这才来找方袭人寻求心理?#21442;俊?br/>
    而很显然,方袭人对他的遭遇没半天同情心的。听完他连哭带泣的控诉后,大笑三声,接着很客气地一指窗户,请他出去。

    楚天歌咧嘴苦笑,他也没指望这?#23601;?#20250;抱着自己温柔?#21442;浚?#21487;这样也太没义气了。

    被人驱逐。只得洒泪而去。出了门口,又不禁?#34892;?#24471;意,他总在她面前出现,让她习惯自己的存在,是不是就能捕获芳心了?

    ※

    翻来覆去的思量了一夜。次日楚天歌真的厚着脸皮上门请罪了,还带了许多礼物说要送给府里年轻娘子。当然无论衣?#20301;?#26159;鞋子的尺码,都是照着方袭人的尺寸做的,至于别人能不能穿上就不归他管了。

    府里的娘子听说楚侯爷登门,都一窝蜂的跑去前厅。她们也不?#39029;?#21435;见客,只能躲在屏风后面偷眼看着。

    方袭人本不想来,不过楚天歌来时,她正在方宝珠屋里,同时在坐的还有方宝玲,十娘和十一娘。一群女人跟疯了似地往外跑,她就被拉着一起来了。

    楚天歌今日穿着一身淡青色的长衫,与平时风骚不同,平白多?#24605;?#20998;稳重和深沉。他的神情也很凝重,先向凤城侯表达了一下谢意,并解释说自己的玉佩被贼人偷了去,一直没找到,多亏侯府里给寻到了,今日前来,特此致谢。

    他只说道谢,对于致歉的话却半句没提,最后还向他讨回丢失的玉佩。说是?#28982;?#25152;赐,容不得失。

    凤城侯一看见他就有点头痛,这一两天因为他,都不?#39029;?#38376;。昨天面圣?#31181;?#30340;事,被人以极快的速度宣扬出去,比有人在大街上敲锣打鼓挨门挨户的喊还要见效。现在满朝文武都知道他?#39029;?#20107;,还笑话他?#36824;?#22909;宅门,以致出了这等丑事。

    这会儿他很?#34892;?#21518;悔闹到皇上跟前,更后悔不该听侯夫人的妇人之言。

    按说?#39029;?#19981;可外扬,他也是一时气愤,见不得夫人受辱,才匆忙跑去讨回公道。?#19978;?#22312;公道没得着,面子却丢尽了。

    ?#37027;?#28902;乱之下,也不想真逼着楚天歌道歉,最终只得强忍着气附和几句,然后叫人把玉佩取来给他,还加上一句,“楚侯爷,以后还是莫要再登府门的好。”

    楚天歌颔首同意,心里却道,我不明着来,谁知道我来。

    他拿到玉佩很?#34892;?#24471;意,不管这些人一开始的出发点是什么,现在玉佩是在他手里了,说起来他也不算太亏。最多只是丢了点人而已,而对于他这?#33267;?#30382;从来不薄的人来说,丢人也实在不算什么。

    回到侯府,他仔细研究了玉佩的外形,又问?#24605;父?#24403;年参与制造之事的宫中老人,最终得出结论:这玉佩是齐曦澜的。

    启王出京也有一段时日了,去年喧喧闹闹的谋反,皇上没定他的罪,更没把他贬为庶民,让许多人大感疑惑。而他不仅不感激皇上仁慈,反倒对他颇为不满,连夜?#32479;?#20102;京,还当着齐曦炎的立誓,说日后若再回京,他就是李浅的孙子。

    齐曦炎气得想抽他,他们是兄弟,他是李浅孙子,那他是李浅什么人?反正也不想再见到这个兄长,就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齐曦澜愤然离开,不过离开之后去了哪儿,却没人知道。可这会儿他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侯夫人的手里,还成了别人陷害他的工具?

    若说齐曦澜和侯夫人有什么奸情,合伙对付他,他是不信的。那?#19968;?#30475;女人的眼光有时候?#20154;?#36824;挑剔,对于侯夫人那样的贱女,根本连瞟都不会瞟一眼的。那么这两个人,又有什么牵连呢?

    对于这位侯夫人的心思,楚天歌很觉摸不透。据他所知,那绝对不是胡乱行事的蠢人,她肯定不知道屋里藏着的是他,却把火引到他身上,目的是什么?难道真是因为他名声不好,更容?#20180;?#26381;吗?还有,发生这样的事很有损名节,身为女人不是该遮掩一些吗?可她却偏偏有意宣扬,弄得人尽皆知,这太不合常理了……

    尤其这玉佩得来太容易,总让他有一种是被人特意?#20599;?#20182;面前的感觉。

    ?#23472;?#37324;像塞了一团浆糊,怎么也不能理清头绪,只?#19978;?#36825;会儿方袭人失忆了,否则以这?#23601;?#30340;聪明肯定能帮他分析一下这里的问题。

    叹口气,把两个玉佩一起放好,心里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23567;?#33509;真像他所猜测,那么他已经陷入到一个阴谋之中,下面的麻烦?#19981;?#24456;大很大。

    ※

    过了两天又是上学院的日子,这天一早方袭人就在府门口等着方宝珠,可这回来的不是方宝珠,而是方宝玲。

    一见她,方宝玲脸上便挂起一抹笑,她摸了摸发髻上的蝴蝶簪,?#27492;?#24779;惜道:“今天宝珠妹妹身体不适,就让我陪妹妹去吧。”

    昨天看方宝珠还好好的,怎么的今天就不舒服了?袭人懒得管这姐妹如何相争的,只笑:“姐姐愿意陪妹妹一遭,妹妹自是求之不得。”

    方宝玲?#38393;?#22823;喜,本来以为还要费些唇舌说服袭人,没想到她竟这么快同意了。

    方宝珠今天不能来,确实是她搞的鬼。前两日她听方宝珠回说叙说学院是多么多么的好,还能看到许多京都的名门公子,欣赏了付公子的琴艺,还和楚侯爷说了?#21834;?br/>
    她越听越羡慕,甚至嫉妒,心里如一把火在烧着……

    无论相貌和才学她哪一样也不输方宝珠的,可就是因为她是嫡,她是庶,处处压她一头。祖母虽疼她,可比起方宝珠也要逊上一分。她早就对她心怀憎恨,见她有机会能见京中的名人,更是恨之入?#29301;?#25152;?#23472;?#26202;她就在她喝的茶水里加了一点泻药,以至于她拉了一夜的肚子,到现在根?#20061;啦黄?#26469;。

    而就算过后她知道她去了学院又怎样,她自己不能去,难道还不?#24125;?#20154;去吗?都是抢的别人的,这事扯将出来谁也得不了好去。

    一路上方宝玲一直得意笑着,不时还追问几句学院的事。

    方袭人自己也没去过学堂上课,自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形,而且就算知道也不想告诉她。她?#28909;?#37027;么巴不得进去,就应该承受所有进去后的后果。那个吴逸不是说方宝珠长得不像吗?那方宝玲这个长得也不像的,人该如何解释她的存在呢?她很好奇……RQ

    热门推荐:

    凤城侯是亲自来的,未经通传就闯进侯府,然后很客气地告诉他,“以后不要再光临侯府。”

    他以为自己偷入方袭人闺房的事被发现,做伯父的找上门来了,所以很是内疚了一下,随后婉转的提出想要和侯府结亲,要对方家女子负责。

    其实以他的身份要娶袭人也不是不可能,方家女儿嫁给他还算高攀了。可谁知凤城侯听后竟勃然大怒,指着他鼻尖大声咒骂,斥责他是小人行径,还说要在金殿上参他一本。

    楚天歌莫可奈何,就算他占过他侄女的便宜,也不至于反应这么激烈吧?

    ?#20154;?#27668;冲冲地出门,他还没?#32622;靼自?#20040;回事,后来想了许久才琢磨透,也许凤城侯说的根本不是方袭人,而是那个不知给他戴了多少顶绿帽子的风骚夫人。

    要真是那女人,倒贴他一个国家,他都不会要。

    可?#20154;?#36861;出去解释此事,已经晚了,凤城侯早已离开。

    凤城侯真的去了皇宫,满面怒容的?#19968;?#19978;告状,告楚天歌在侯府偷窥他夫人,当着他的面求娶侯夫人折辱于他。之后,还拿出那块玉佩作证。

    齐曦炎这两天国事不忙,正觉无聊呢,一听这事,当即批?#24605;?#23383;“在世不偷欢,枉为男儿”,还和声?#25512;?#22320;劝他一定要原谅楚侯,他若不风流,那就不叫楚天歌了。

    凤城侯捧?#25856;?#19978;墨宝,当?#26412;?#21741;了。这难道是鼓励侯爷勾引他夫人吗?他不愿戴这绿帽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恳。?#27809;?#19978;严惩楚侯。

    楚侯爷招惹已婚妇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的名声本就不好,做出这样的事齐曦炎也?#40644;?#24618;,?#40644;?#24618;的是他眼光太低。怎么就瞧上一个半?#38386;?#23064;了?怀着这种狐疑,又?#34892;?#30475;好戏的意味儿,齐曦炎当即下了旨叱责楚侯。说他行为不捡,不知所谓,末了还加了句眼光太差。然后让他?#21448;?#21518;,亲自到凤城侯府致歉。

    楚天歌接到圣旨,心里这个郁闷啊,说他别的他都忍了,居然说他眼光太差?如果看上方袭人也算眼光差的?#21834;?#37027;有本事他别看上啊。最好他看不上,那也省得跟他抢。

    这会儿他才知道侯夫人拿出那玉佩是什么意思,原来她一早就打定主意要陷害到他身上。?#38901;?#29616;在整个京都放荡不羁又胆大包天的,除了他还真没第二个,绝对是最好的陷害?#38901;蟆?br/>
    只是那玉佩到底是谁的?

    当年世祖雕刻玉佩时只图寓意吉祥。式样许多都是相差无几的,若不细?#25140;?#40607;的神态动作,根本猜不出谁是谁的。

    他也明白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是跳到飘渺湖也洗不清了。虽然他被罚也不算太冤枉,毕竟见识过?#24605;?#22827;人的**,可要去方府致歉,还真抹不开这个面。一阵心酸之下,这才来找方袭人寻求心理?#21442;俊?br/>
    而很显然,方袭人对他的遭遇没半天同情心的。听完他连哭带泣的控诉后,大笑三声,接着很客气地一指窗户,请他出去。

    楚天歌咧嘴苦笑,他也没指望这?#23601;?#20250;抱着自己温柔?#21442;浚?#21487;这样也太没义气了。

    被人驱逐。只得洒泪而去。出了门口,又不禁?#34892;?#24471;意,他总在她面前出现,让她习惯自己的存在,是不是就能捕获芳心了?

    ※

    翻来覆去的思量了一夜。次日楚天歌真的厚着脸皮上门请罪了,还带了许多礼物说要送给府里年轻娘子。当然无论衣?#20301;?#26159;鞋子的尺码,都是照着方袭人的尺寸做的,至于别人能不能穿上就不归他管了。

    府里的娘子听说楚侯爷登门,都一窝蜂的跑去前厅。她们也不?#39029;?#21435;见客,只能躲在屏风后面偷眼看着。

    方袭人本不想来,不过楚天歌来时,她正在方宝珠屋里,同时在坐的还有方宝玲,十娘和十一娘。一群女人跟疯了似地往外跑,她就被拉着一起来了。

    楚天歌今日穿着一身淡青色的长衫,与平时风骚不同,平白多?#24605;?#20998;稳重和深沉。他的神情也很凝重,先向凤城侯表达了一下谢意,并解释说自己的玉佩被贼人偷了去,一直没找到,多亏侯府里给寻到了,今日前来,特此致谢。

    他只说道谢,对于致歉的话却半句没提,最后还向他讨回丢失的玉佩。说是?#28982;?#25152;赐,容不得失。

    凤城侯一看见他就有点头痛,这一两天因为他,都不?#39029;?#38376;。昨天面圣?#31181;?#30340;事,被人以极快的速度宣扬出去,比有人在大街上敲锣打鼓挨门挨户的喊还要见效。现在满朝文武都知道他?#39029;?#20107;,还笑话他?#36824;?#22909;宅门,以致出了这等丑事。

    这会儿他很?#34892;?#21518;悔闹到皇上跟前,更后悔不该听侯夫人的妇人之言。

    按说?#39029;?#19981;可外扬,他也是一时气愤,见不得夫人受辱,才匆忙跑去讨回公道。?#19978;?#22312;公道没得着,面子却丢尽了。

    ?#37027;?#28902;乱之下,也不想真逼着楚天歌道歉,最终只得强忍着气附和几句,然后叫人把玉佩取来给他,还加上一句,“楚侯爷,以后还是莫要再登府门的好。”

    楚天歌颔首同意,心里却道,我不明着来,谁知道我来。

    他拿到玉佩很?#34892;?#24471;意,不管这些人一开始的出发点是什么,现在玉佩是在他手里了,说起来他也不算太亏。最多只是丢了点人而已,而对于他这?#33267;?#30382;从来不薄的人来说,丢人也实在不算什么。

    回到侯府,他仔细研究了玉佩的外形,又问?#24605;父?#24403;年参与制造之事的宫中老人,最终得出结论:这玉佩是齐曦澜的。

    启王出京也有一段时日了,去年喧喧闹闹的谋反,皇上没定他的罪,更没把他贬为庶民,让许多人大感疑惑。而他不仅不感激皇上仁慈,反倒对他颇为不满,连夜?#32479;?#20102;京,还当着齐曦炎的立誓,说日后若再回京,他就是李浅的孙子。

    齐曦炎气得想抽他,他们是兄弟,他是李浅孙子,那他是李浅什么人?反正也不想再见到这个兄长,就让他有多远滚多远。

    齐曦澜愤然离开,不过离开之后去了哪儿,却没人知道。可这会儿他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侯夫人的手里,还成了别人陷害他的工具?

    若说齐曦澜和侯夫人有什么奸情,合伙对付他,他是不信的。那?#19968;?#30475;女人的眼光有时候?#20154;?#36824;挑剔,对于侯夫人那样的贱女,根本连瞟都不会瞟一眼的。那么这两个人,又有什么牵连呢?

    对于这位侯夫人的心思,楚天歌很觉摸不透。据他所知,那绝对不是胡乱行事的蠢人,她肯定不知道屋里藏着的是他,却把火引到他身上,目的是什么?难道真是因为他名声不好,更容?#20180;?#26381;吗?还有,发生这样的事很有损名节,身为女人不是该遮掩一些吗?可她却偏偏有意宣扬,弄得人尽皆知,这太不合常理了……

    尤其这玉佩得来太容易,总让他有一种是被人特意?#20599;?#20182;面前的感觉。

    ?#23472;?#37324;像塞了一团浆糊,怎么也不能理清头绪,只?#19978;?#36825;会儿方袭人失忆了,否则以这?#23601;?#30340;聪明肯定能帮他分析一下这里的问题。

    叹口气,把两个玉佩一起放好,心里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23567;?#33509;真像他所猜测,那么他已经陷入到一个阴谋之中,下面的麻烦?#19981;?#24456;大很大。

    ※

    过了两天又是上学院的日子,这天一早方袭人就在府门口等着方宝珠,可这回来的不是方宝珠,而是方宝玲。

    一见她,方宝玲脸上便挂起一抹笑,她摸了摸发髻上的蝴蝶簪,?#27492;?#24779;惜道:“今天宝珠妹妹身体不适,就让我陪妹妹去吧。”

    昨天看方宝珠还好好的,怎么的今天就不舒服了?袭人懒得管这姐妹如何相争的,只笑:“姐姐愿意陪妹妹一遭,妹妹自是求之不得。”

    方宝玲?#38393;?#22823;喜,本来以为还要费些唇舌说服袭人,没想到她竟这么快同意了。

    方宝珠今天不能来,确实是她搞的鬼。前两日她听方宝珠回说叙说学院是多么多么的好,还能看到许多京都的名门公子,欣赏了付公子的琴艺,还和楚侯爷说了?#21834;?br/>
    她越听越羡慕,甚至嫉妒,心里如一把火在烧着……

    无论相貌和才学她哪一样也不输方宝珠的,可就是因为她是嫡,她是庶,处处压她一头。祖母虽疼她,可比起方宝珠也要逊上一分。她早就对她心怀憎恨,见她有机会能见京中的名人,更是恨之入?#29301;?#25152;?#23472;?#26202;她就在她喝的茶水里加了一点泻药,以至于她拉了一夜的肚子,到现在根?#20061;啦黄?#26469;。

    而就算过后她知道她去了学院又怎样,她自己不能去,难道还不?#24125;?#20154;去吗?都是抢的别人的,这事扯将出来谁也得不了好去。

    一路上方宝玲一直得意笑着,不时还追问几句学院的事。

    方袭人自己也没去过学堂上课,自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情形,而且就算知道也不想告诉她。她?#28909;?#37027;么巴不得进去,就应该承受所有进去后的后果。那个吴逸不是说方宝珠长得不像吗?那方宝玲这个长得也不像的,人该如何解释她的存在呢?她很好奇……RQ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com)。
热门小说推荐: 三国刘备之妙笔生花 红妆覆 佣兵大纨绔 龙吟水泊 王莽的皇帝成长计划 黄天乱世 三国之隐帝 诸朝争霸 穿越之纨绔小王爷 隋末霸主 东晋唐王 蝉鸣之时 我战魂无敌了怎么办 君臣谋 吃货大帝国
英超直播吧360
p3试机号10 快3助赢软件 大乐透走势图 任选9场奖金一般多少钱 2019第15期的码报图 辽宁体彩网 大乐透有随机中大奖的吗 春夏秋冬季季特是什么肖 排列近500走势图 足球彩票17063投注比例 超级大乐透杀号定胆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今天手机版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青海快三技巧规律 山东时时彩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