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賭約

作者:雙刀彩虹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我的野蠻老祖最新章節第656章 賭約
熱門小說推薦: 我欲封天 莽荒紀 魔天記 玄界之門 符皇 仙碎虛空 仙路爭鋒 飛天 造化之門 大潑猴 修神外傳 大道獨行 申公豹傳承 少年醫仙 山神
?    “你找死!”燕自然見殷勤來勢極快,遁速竟然不遜劍修,不禁咬牙切齒,指尖一旋,劍丸幻做一抹黃光迎著那白色虛影直撞過去。蠻荒修士在生死搏殺之際,從來都是想盡一切辦法要搶一個先機。之前燕自然與令狐若虛的斗法,雖然來言去語頗多,殺招卻早在兩人一見面便已經暗自祭出。

    此刻正面硬鋼,燕自然更不會多說半句,上來便是劍修殺人的凌厲手段,那些苦大仇深的言語,從來都是將對手干挺之后才說的廢話。

    更何況當初鑄劍谷追殺殷勤與龐大尼,也是燕自然一手策劃,他萬萬沒有想到以殷勤的修為,竟然能從閔十九的劍下逃得了性命。

    殷勤當日以霹靂珠轟殺閔十九的情形,唯一的旁觀者龐大尼被殷勤打回原形成了花二妮,整日與殷公子在山上膩歪,也從未將當時的情形透露半分。最初,包括燕自然在內,幾乎所有人都認為,殷勤不過是仗著法器,一路逃竄,最終引來云裳出手,才將閔十九滅掉。

    再后來,從武采娘那邊聽來消息,那些郡王府派往蠻荒的探子回報,說是在閔一行爆丹幾百里的地方發現一處霹靂珠爆破而成的深坑,其中藏有筑基修士隕落的殘留氣息。郡王府的人懷疑,閩十九并非死于云裳手下,而是被霹靂珠炸死的。

    至此,燕自然才不得不對殷勤本身的修為重新審視。霹靂珠雖然霸道,但對于劍修來說并非無解,因為修士投擲霹靂珠的速度遠遠比不上劍丸在空中的遁速,依靠速度的優勢,劍修完全可以將霹靂珠提前破去。剛剛在百里鋪,燕自然便是這么做的。倘若那閔十九真的死在殷勤的手上,說明這賤種除了皮糙肉厚十分扛揍之外,身上定有其他保命傷人的手段。

    想想那賤種上山之際,不過是個煉氣初期的廢靈根,一年多的功夫,竟然成了筑基修士。燕自然每每想及此處,心中就是又妒又恨,除非老祖親自渡功給他,否則以殷蠻子那五行俱全的廢靈根,能在百歲之前筑基成功就算走了狗屎運了。

    劍修的劍丸不但回轉靈活,其攻擊范圍更比尋常筑基修士的飛劍要大上許多,雖然做不到殺人于千里之外,但飛出十里八里,取人首級,還是輕而易舉的。

    饒是如此,以燕自然一貫謹慎的性格也不會將劍丸祭出太遠,作為萬獸谷年輕一代的翹楚,燕自然與人斗法的經驗十分豐富。那劍丸去勢極快,卻是他根據殷勤迎面遁來的速度掐算好的,按照兩下迎擊的速度,劍丸將在六七里遠的地帶,洞穿殷勤。

    此刻在空中飛遁而來的殷主任,也是裝備整齊,一身速破蠻劍遁緊身服,腰中作為動力的十柄飛劍也被他輪番全力催動至極限的速度。緊趕慢趕還是來遲了半步,沒辦法大城市的交通阻塞,實在是讓人頭疼,殷勤琢磨著,日后還是要想辦法弄個能在城池上空御劍飛行的符牌,這樣才不至于耽誤事。

    他當初與令狐若虛在花貍峰上半開玩笑地打賭,戲言要讓特情科的干事與令狐若虛手下的老蟲兒們比一比。經過一年多的操練,比試的題目就定為了這一次在野狼鎮與倉山郡城同時展開的“清掃”行動。

    特情科與老蟲兒們分作兩隊,在兩所城池中同時展開行動。原本按照令狐若虛的想法,是想將倉山郡城留給經驗更為豐富的老蟲兒們的,但殷勤卻非常堅持,還夸口說一定要在郡城干一票大的。

    令狐若虛只道他年輕氣盛,又想郡城之中禁衛森嚴,以特情科那些雛兒,也沒有那捅破天的能耐。而且從形勢來說,倉山書院埋在野狼鎮的幾處暗樁才是真正的心頭刺,必須要連根拔掉的。鑒于此點,令狐若虛便應了這個賭約。再后來,他聽說墨鱗峰的寧季水御劍飛行時被驚悸鳥撞死了,苦笑之余也不禁莞爾,心中對殷勤借鳥殺人的法子,也是大為贊賞,李墨鱗那老家伙便是想鬧,也沒有由頭。

    于此同時,老蟲兒們的行動也是十分迅速,幾天之內便將倉山書院在野狼鎮安插的暗樁聯絡點一一拔掉,唯一的遺憾就是方青主并沒有出現在視野之內。

    即便如此,與特情科只能在郡城之外施行零星的暗殺行動相比,老蟲兒的行動可謂是碩果累累。直到,武通玄被斬于四方街的消息傳到令狐若虛的耳朵里,他才大吃一驚,終于見識了殷主任這一票干的有多大!

    也正因如此,令狐若虛終于下定決心,準備替花貍峰拔掉最難拔掉的一顆釘子,替云裳解掉心頭最難解開的一個結。此事,無關賭局,只是令狐若虛準備在身死道消之前,為山門做的最后一樁交代。這么做,無論成功失敗,也是解開了他心中的一個結,花云裳既然得了殷勤這塊寶,他還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殷勤也是在醉仙亭上才知道令狐若虛有此計劃,按照他開始的想法,覺得這件事,還是不要親自出面的好。那燕自然再怎樣也是花云裳從小帶大的真傳弟子,說句不好聽的,哪怕是親娘也沒有將兒子一直待在身邊好幾十年的吧?

    殷勤不懼燕自然,卻真心不想親手殺他,準確點說,哪怕要殺最好也別讓人看出來是他下的手。不為別的,他擔心云裳會因此在心中存了芥蒂。至于為什么忽然有了這種擔心,殷勤也覺得莫名其妙,就是有時候會覺得云裳是個挺單純的傻婆娘,他不想看她傷心別扭的樣子。

    在醉仙亭上,殷勤吃著飯,心中卻是一直惦記著令狐若虛這邊的情況,直到忽然間的一陣心悸,殷勤立馬感到不妙。他的玄龜血脈除了抗打之外,可是還有一種時靈時不靈的能夠預知未來的功效的。感受到令狐若虛的危險,殷勤不敢再做耽擱,從醉仙亭下搶了個蠻人的獨輪車,一路狂奔,出了臨淵城門,便再也不管什么禁制不禁制,祭起速破蠻,便朝百里鋪飛掠而來。

    好在,在他的感知里,老家伙雖然被干挺了,但似乎一切還不算太糟。
熱門小說推薦: 無情人畫無情路 大俠叫我來修仙 一世神游 五行御天 幽冥真仙 召喚仙姬 水念仙侶 九州英雄路 妖影 寰宇縱橫錄 啼笑仙緣 毀天屠帝 新時代修仙指南 聽說我是反派 陰陽至道
英超直播吧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