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動心

作者:豬腳命 || 上頁目錄下頁 || 手機閱讀楚王的金牌寵妃最新章節第三百零九章 動心
熱門小說推薦: 天域蒼穹 完美世界 大主宰 絕世唐門 雪鷹領主 不敗戰神 黑鐵之堡 白銀之輪 靈域 武煉巔峰 武極天下 重生之圍棋夢 裁決 電影世界逍遙行 深淵主宰
?    四下很安靜,所以元正清沒覺得多丟人,而且男女之間你情我愿,他還不至于如此小氣。

    不過原因他還是有點想知道:“為什么?”

    花生輕嗤一聲:“也許事到如今你都不覺得自己有什么不對,畢竟當初你一直都在遵從先皇旨意辦事。”

    元正清倒是包容的笑了:“那倒不是,我不過是選擇了自己想要選擇的人而已。”

    聽他這么明白,顯然是知道當初逼宮的事情不對:“可惜你還是背棄了自己的信義教條。”

    執金吾應該只遵從皇上沒錯,其實他要是在越王把持朝政之時,宣告百里玨的繼承分位,楚王可能就失了先機,即便是有傳召,也沒了機會。

    可惜那會兒百里玨不肯直面越王百里瑤,以至于事情一拖再拖,反倒是讓百里御殺出重圍,搶得機會。

    百里御成了皇上之后,前去戰場鼓舞士氣,保衛國家的時候,這些人卻選擇趁機逼宮,為難秦若白這么一個后宮女子。

    這種行為,令花生視為下作,不過她今日叫這人過來,可不是為了羞辱對方這么簡單。

    “其實你會求娶我,原因我也是知道幾分。”花生面上沒有分毫波動,似乎在談論著別人的事情。

    “哦!怎么說?”元正清斂目低頭,令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你們元家沉寂下去,很需要一個借口向皇上低頭,而我正好合適,今日叫你過來,也是想著讓你不要以這種方式博取機會。”

    花生自己端得住,可不代表娘娘身邊的其他人就端得住,怎么說元正清也是個極為端正的男子,總會讓一些把持不住的女子被撩撥的主動貼上去。

    除了她要嫁人之外,娘娘身邊另外兩人也不例外,到時候這家伙在她這里失利,轉而將目光放在另外二人身上,保不住還真的能夠成功。

    想必經過這一年來的時間,元家人也清楚皇上對皇后的偏愛,已經到了不守舊禮的地步,這種方式還真有可能讓皇上的態度有所轉變。

    元正清臉上笑意變味嘲諷,他測了側頭,目光灼灼的盯著她:“若是不聽,姑娘又想怎么做?”

    花生卻笑了,雙眼卻沒有一點溫度:“若是你不聽,盡管放手來,殺個背叛者我還是可以做到的。”

    簡而言之,她也許不能對元家怎么樣,但是被誘惑的背叛者,她卻絕對會在婚前直接殺了。

    即便那人可能是的酥糖和芝麻,也不會例外,對于花生而言,存在的私心很少,作為一個按照死忠培養的暗衛,她不覺得這樣的想法有什么不對。

    而元正清卻理解了這種行為,作為家中的嫡長子,他同樣也有習慣性犧牲自我的想法。

    “聽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更想將你迎娶回家了,既然不讓我娶別人,倒不如直接你嫁給我好了。”

    元正清笑瞇瞇的說道,似乎覺得這個想法不錯。

    可惜等他的目光看向花生的時候,卻忽然沒了興致,對方沒有一點兒被調侃到了羞澀,就那么沉靜的看著他,好像他是個跳梁小丑。

    “說完了?”花生問。

    元正清生出一種尷尬的窘迫,僵硬道:“嗯,說完了。”

    俊男靚女站在一起,話題卻是這般的……奇特。

    元正清尷尬到了極致,最后就板著一張臉告辭了,從未被一個女子整得這般無地自容。

    被人看破想法,拉過來警告一番,好在對方安排妥當,選了一個四下無人的地方與他說這件事。

    難道他還要感謝她的體貼?

    花生甚為友好的目送對方離去,完美的忽略對方急切逃離的背影。

    作為一個不擇手段的人,自然不會笑話不擇手段的其他人,大家也莫要笑貧不笑娼,其實差別不大。

    這件事就這么被花生干脆利落的攪黃了,秦若白沒問原因,竟然黃了肯定就是不適合,這點小事她還是不會多問的。

    花生卻將此事告訴了皇上。

    百里御沒做什么評價,元家依舊如同原來那樣,不好不壞,尷尬的杵在一個位置上,不得前進也不能后退。

    秦若白一整天打發時間的事情倒是很多,她給花生找對象的同時也沒忘了另外二人。

    五個月過去,秦若白父親秦筑找到了接替者梁科,當初從常瑾侯手中接替過來的勢力,如今重新送給了好友的兒子。

    梁科是常瑾侯的老來子,所以秦筑與常瑾侯年紀中間相隔正好是一個梁科,沒想到他竟然成了這父子二人中間的過度。

    梁科雖然年輕,大將軍之位不可能直接交給他,可有些位置即便空懸著,也不會隨便交托出去。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這個位置已經就是替梁科留著,畢竟如今他手中處理的事物,已經與大將軍無異。

    可即便發生了這么一件大事,花生的婚事依舊沒個著落,芝麻和酥糖都相繼嫁了出去,花生卻還在教導頂替那二人的宮女。

    “你倒好,便是為了改名,也該努力一把才是,找個人怎么就這么難!”

    秦若白身邊優秀的人不少,可竟然沒一個會是個花生,真是見鬼了一樣。

    酥糖嫁給了青遠侯府的管家二子,也就是秦若白娘家那邊,對了她父親辭退了大將軍的職位,卻還是免不了封侯,畢竟他勞苦功高,這是他應得的。

    芝麻則是嫁給了花生她兄長,這位始終沒有名字的暗衛終于有了一個名字——梅林。

    這會兒秦若白才知道這對兄妹的姓氏,秦若白說精明,其實大多數時候都很心大,花生沒說的事情,她也沒想過特意去問。

    “您不說我還差點忘了,上次我聽見你和小魚說要叫我梅良心來著。”花生一邊替秦若白端上一盅安胎藥,一邊檢查了一下屋內所有的角角落落。

    是的,秦若白終于懷孕了,簡直普天同慶,眾位替皇上考慮來思慮去的大臣們,終于松了一口氣。

    秦若白聽到花生的打趣,開心的糾正道:“這話不對,看來你是沒有聽完全,除了梅良心,還有好幾個來著。”

    花生:“……”

    不過這找對象真的不是很容易,再加上如今她怎么也不放心將娘娘交給新開的幾個宮女。

    秦若白這一胎,說不準就是未來的太子殿下,自然會有那些心氣不平的人看不過去秦若白的獨寵。

    花生每天堅持不懈的檢測也是為了周全,讓她憂心的是,許多藥物普通人吃了沒事,孕婦吃了卻是會出大事的。

    更別提這方面的手段層出不窮,只有意想不到,沒有預料之中。

    秦若白心大的很,畢竟她是百毒不侵,就是有毒藥也毒不死她,喝了安胎藥之后,秦若白用清水漱口之后,就起身逛園子去了。

    外頭景致處處透著精雕細琢的美感,不像外頭的世界,伸展都是自由的味道。

    “文欽真的準備今年就參加科考嗎?”秦若白忍不住問起蘇文欽的事情。

    花生頓了頓,想起了那位目光堅毅的少年,嘴角揚起一道笑意:“他說他有分寸,即便是失敗了,也不會氣餒。”

    秦若白沉默了一瞬,嘆息:“他就從來沒有不懂事過。”

    一個事事聽話的少年,卻更加讓人放心不下,生怕有一天他便是撐不下去了,卻還是死命撐著,然后轉頭卻對她說沒事。

    “他若是不想去也沒事。”秦若白有點后悔當初說的決定,明明是想讓他今年體會學堂生活,好讓他多和同齡人接觸。

    結果他倒好,直接報了科考去了,學堂也有去,只不過卻是直接進了速修班。

    這是科考學子都喜歡的一個班級,里頭講課的皆是名門大儒,可要是沒有基礎,進去了就是什么都聽不懂。

    偏偏蘇文欽別的可能不算擅長,讀書越是讀的不少,那會兒每一本書她都讓他吃的透透的,才會將書本歸納進可售賣的行列。

    她有點怕這小子會被京城的繁華迷了眼,更怕他會在他人的追捧中失了心,變得看不清自己。

    “娘娘不用擔心,有穆先生在,想來是不會有事的。”花生明白秦若白擔心的是什么,便開口勸慰道。

    秦若白詫異的看了花生一眼:“你這是怎么回事,竟然會覺得穆長云可靠?”

    花生以前很憂心的說過穆長云,此人眼中過于不羈不可控,不該讓他擔任蘇文欽的老師。

    蘇文欽若是要參加科考,就不能學的太過放蕩不羈愛自由,否則沒了秩序,進了官場也會極度不適應。

    這世間有才之人很多,但是能夠留在官場的人卻很少。

    花生目光閃了閃,顯然有一瞬的澀然,盡管她反應很快的解釋:“日久見人心,盡管穆先生本身隨性,可是他還是有原則的。”

    本來只是一個打趣,沒想到花生竟然還少有的解釋了,更別提那一閃而逝的驚慌,分明就是小心思被觸碰到的驚異。

    秦若白抿了抿嘴,心下其實不希望花生喜歡穆長云,但是她若是直接說出來,肯定會讓花生覺得很難堪。

    “這倒是,他這人是經歷過事的,為逝去的愛人報仇,可以隱忍多年,本性上就是有情有義之人。”

    秦若白看似夸贊穆長云,實則是將此人的一些信息側面告知。
熱門小說推薦: 時空超市 武道天狼 罪骨 榮耀之宿命傳奇 九霄云涌 蟲雪妃 長安負柳年 孫小空再戰天宮 道天之上 帶著萌狐闖異界 風起九州 白澤憶妖錄 重生神武戰帝 夢云傳奇 戰天血仙
英超直播吧360